笔趣吧 > 曹操喊我去盗墓起点 > 第三十九章 五步产盐法
    当然,有了今天买盐的经历,这洛阳铲和工兵铲吴良自然已经不打算自己去找铁匠打造。

    汉朝“盐铁”不分家,相关法令中都是同时出现。

    而这个时代,铁在士族阶级眼中,无疑是一种比盐更加重要的战略物资,只怕相关方面的手只会生的更长。

    所以,吴良打算这件事委托给曹禀去做。

    以他的身份,想来就要容易多了,而且保质保量,公款消费,简直一举多得。

    画完洛阳铲和工兵铲的草图已是半个时辰之后的事。

    吴良回身再看时,自己这座荒废了有些日子的宅子终于有了那么点样子。

    院子里半人高的杂草已经基本清理干净,露出了下面的青石地面,翻倒在地的石桌石椅都摆到了相应的位置,胳膊伸的太长的老树也被砍去了旁枝,看起来整洁了许多。

    而他的那些“美人”们也都是干活的好手,宅子中明里暗里的地方,都被她们细心清扫擦洗了一遍,焕发出原有的漆色与木色。

    就在这时,去帮吴良采购物资的尹终于回来了。

    他一个人走在前面,身后跟了好几辆马车,都是前来送货的商家。

    别说,这个家伙到底是有家室的人,的确是过日子一把的好手,他这一圈给吴良采购回来的物资异常全乎,大到水缸水桶和被褥,小到锅碗瓢盆与杯具,总之不管吴良提到的没提到的全都给买了回来。

    “嘿嘿,有才兄弟,这居家过日子不比其他,啥东西没有都不行,你这刚要起步,住的人又多,以后要购置的家伙事儿还多着哩。”

    见到吴良,尹健以一副过来人的姿态笑道,还有那么点邀功的意思。

    “还是你最有前途,先把叫人把东西搬进来吧。”

    吴良笑着夸赞一句,待那些商家的佣人将一件件东西抬进来之后,很快便将注意力放到了那口装满了粗盐的盐铁盆上。

    盐行的佣人守在盆边,扭扭捏捏不肯离去。

    “你还在这儿做什么?”

    尹健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叱道。

    此前在盐行有些折了面子,尤其是折了吴良的面子,这个家伙心中也多少有些不满。

    “盆,这盆我还得带回去……”

    盐行的佣人小声说道。

    “住这种宅子的人,难道还能昧下你家的盆不成?回头差人给你送去便是!”

    尹健又道。

    “这……是。”

    佣人想想也是,这才无奈出了宅子。

    尹健回头见吴良仍看着一盆的粗盐出神,以为他还在为之前的事气恼,便又开口劝道,“有才兄弟,这盐的卖相是不怎么样,不过也能将就着吃,我已经吃了二十几年,也吃……没吃出什么事。”

    尹健原本想说“吃不死人”,但这话既不吉利又不好听,临了便又改了口。

    是吃不死人。

    吴良承认尹健的说法,汉代虽然还没有发展出唐朝的“五步制盐法”,也没有掌握提存技术,但这些盐好歹也经过了煮制,并非原始盐矿。

    否则,汉朝的老百姓早就被害死的差不多了,群雄诸侯还拿什么打仗?

    但也只是一下子吃不死人而已……

    这些粗盐里面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太多,有些不好的东西吃的不多,短时间内虽不会致命,但在身体里面积累的多了,开始发作的时候便可瞬间取人性命。

    吴良的好日子才刚刚开始,自然是希望自己活得越久越好。

    所以该讲究的地方,还是得讲究起来。

    “典伍长,你过来一下呗。”

    如此想着,吴良站起身来冲正在忙活的典韦招了招手。

    “什么事?”

    典韦连忙走过来问道。

    刚才尹健回来的时候,典韦就留意到了最后送进来的那一整车生肉与活鸡活鸭,再加上看过这座宅子的规模,心中揣测吴良身份的同时,已经确信吴良没有骗他,今晚他真的可以大饱口福了。

    也是因此,典韦自然不敢再对吴良有小觑之心,言语与行为都略微拘谨了一些。

    吴良则冲典韦笑了笑,问道:“这些盐块你能不能捏碎?”

    “多碎?”

    典韦问道。

    “能多碎就多碎,最好碎如齑粉。”

    吴良道。

    院子里没有磨,只能将典韦当做磨了,正好借此机会更为直观的了解一下典韦的怪力。

    “那能不能先预支一碗,不,三碗酒,喝了酒才好使力气。”

    典韦扭头看向了一起送来的两个未开封的大酒坛子,喉咙涌动了一下,眼中闪烁着期盼的光芒。

    “请。”

    吴良点头。

    典韦一听便喜上眉梢,壮硕的身子瞬间变得轻巧了许多,两三步来到酒坛子前面,轻轻一拍弹飞泥封,拿起旁边的一只新碗在衣服上胡乱蹭了两下,便探入坛中舀起酒来。

    “咕咚咕咚咕咚……”

    三碗酒眨眼下肚,典韦虽意犹未尽,但也恪守本分,有些不舍的放下酒碗重新回来,从盐铁盆中拿起一个拳头大小的盐块。

    只听“砰”的一声脆响,而不是“咔嚓”一声。

    那盐块竟瞬间化作粉末,细沙的杂色粉末自典韦指缝间流了出来。

    “牛!”

    看到这一幕,吴良都忍不住拍了下手,大声叫好。

    不愧是我看中的名将,典韦我必收入麾下,谁来了也不好使!

    “嗷……”

    陈金水等人,也是瞬间瞪大了眼睛,嘴巴张成大大的“o”型,仿佛刚刚吞下了一颗鹅蛋,半天无法合拢。

    ……

    接下来事情就变的简单多了。

    吴良吩咐典韦将盆内粗盐全部捏碎,自己则带了把剪刀去了库房,裁下好几块棉布拿了出来,叠为四层将其罩在一口大缸上。

    而后坐在一旁耐心等待典韦碎盐。

    “这……有才兄弟,你这又是要做什么?”

    陈金水等人自是有些摸不着头脑,奇怪的问道。

    “煮盐。”

    吴良笑道。

    “煮盐?”

    陈金水等人面面相觑。

    这铁盆里装的不就是盐么?

    这些家伙都是普通百姓,连制作粗盐的过程都没见过,自然不明白吴良此话何意。

    而且不只是他们,就算是从事盐业的盐行,现在用的也还是比较落后的四步煮盐法,所谓精盐不过只是将里面一些比较明显的杂质过滤掉了而已,并不能真正起到“提纯”的作用。

    一直到了唐朝初期,才出现了具有“提纯”效果的五步产盐法。

    因此哪怕是那些所谓士族吃的“精盐”,其实也不过是表面上看起来略微干净一些的粗盐罢了,本质上并没有太大的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