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曹操喊我去盗墓起点 > 第三十八章 洛阳铲
    陈留大营内。

    “好!”“好!”“好!”

    阵阵叫好声自围观兵士中传来。

    吴良好奇挤进去一看,原来是一个魁梧壮硕面色黝黑的兵士正在场内练武,一根电线杆子一般牙门旗杆竟被他单手举起,仿佛杂耍一般在人群中走动。

    脸未红气未喘,显得轻松至极。

    “此人便是典韦吧?”

    吴良碰了碰身边的兵士,笑呵呵的证实道。

    《三国志·典韦传》中便曾记载过典韦单手举起牙门旗的事情,想不到刚来就被自己看到,这就是缘分么?

    “你是哪个营的?”

    那兵士回头打量了他一眼,警惕问道。

    “瓬人军。”

    吴良笑道。

    “那就难怪了,我还道咱们这儿当兵的有谁会不认识典伍长。”

    兵士这才终于冲吴良露出笑脸,一边拍着他的肩膀,一边以一副过来人的口吻说道,“我跟你说,典伍长可是咱们陈留守军中有名的力士,举个牙门旗只不过是小场面罢了,前两年征讨董卓的时候,我还亲眼见过他一人撞破十人盾阵的场面呢,厉害吧。”

    “厉害,可这就奇怪了,典韦既然如此厉害,为何只是伍长?”

    吴良又故意问道。

    这也是他研究历史的时候没有找到答案的问题。

    按理说冷兵器时代像典韦这样的猛士,无论在任何阵营中都会如同黑夜中的萤火虫一样闪闪发光,张邈如果不是瞎子或是聋子的话,就不可能看不到或者没有耳闻,又怎么会视而不见呢?

    “这你可就问对人了。”

    兵士自得的挑了挑眉毛,压低声音说道,“怪只怪典伍长吃得太多,性子又太直,因为这点小事曾屡次冲撞军中司马赵宠,而赵司马又是深得张太守信任的人,他要压住典伍长,典伍长怎会有出头之日?”

    “原来如此,多谢大哥指教。”

    吴良听完拱手谢道。

    关于这个赵宠赵司马,吴良的了解倒是不多,因为史书中只提到典韦跟随张邈时,“曾隶属于司马赵宠”,除此之外便再多一句也没有了。

    既然没有介绍,便说明此人应该不是什么重要人物,这辈子也不曾做过什么大事,不必太过放在心上。

    不过好笑的是,这个赵宠心眼儿也未免太小了。

    典韦这样少见的力士能吃是多么正常的事,说起来上战场的时候杀的还多呢,赵宠能因为这点小事屡次惹得典韦屡次冲撞,也真是奇葩。

    不过回头再想想。

    “有才兄”也曾因为“吃”的事惹到了周丰,还屡次换来杀身之祸,倒有那么点异曲同工之妙。

    这或许便是时代的缩影?

    说话间,只听“嘭”的一声。

    典韦已经将牙门旗放回了地上,大步走到一名兵士面前,一把揪住他的脖子伸出大手道:“牙门旗我已举过,是你输了,拿饼来!”

    “好好好,给你便是,莫要动手,我可经不起你折腾。”

    那兵士连忙从怀中摸出两只干饼交到典韦手中。

    “这就对了。”

    典韦这才满意笑道,一边将一只饼丢入口中放肆大嚼,一边扭动壮硕如熊的身体向人群外走去。

    这体格顶两个现在的我,顶四个二十一世纪的我……

    吴良看了看自己的细胳膊细腿,便快步跟了上去搭讪:“典力士,请留步。”

    典韦闻声停下脚步,回头打量着吴良:“怎么,你也要与我打赌?赌什么?饼带在身上么?概不拖欠!”

    “不不不,我不打赌,只是想请典力士帮些小忙。”

    吴良笑道。

    “帮忙?帮什么忙?”

    典韦面露诧异之色,我与你很熟么?

    “我最近搬了新宅子,有些力气活需要人做……”

    吴良笑呵呵的道。

    听到这里,典韦脸上已经浮现了一丝愠意。

    他还是头一次遇上这种敢来军营里招小工的人,而且还找上了他这个伍长,简直活的不耐烦了。

    然后就听吴良继续说道:“典力士要是愿意帮忙的话,今夜肉食管够,酒水也令典力士吃到满意,如何?”

    此话一出,典韦脸上的愠意瞬间消失不见。

    正在下咽的干饼停在了喉咙处,一双牛眼也瞪大了许多,闪烁着奇异的光芒。

    “此话当真?”

    “自然当真,难道陈留郡内还有人敢欺骗典力士么?”

    吴良笑着反问。

    “咕噜!”

    那块干饼终于咽下,典韦依旧有些狐疑的确认道:“这位兄弟,你是不是没见过我的食量?”

    “略有耳闻,不过再多我也供得起,只怕典力士不愿来。”

    吴良道。

    “去,去去去!这就去!”

    典韦反倒还怕吴良后悔,连忙说道,“你前面带路便是,只要酒肉管饱,莫说搬个宅子,便是搬座山我也遂了你的愿,但你若敢糊弄我,可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

    宅内。

    “有才兄弟,你这是从哪找来的怪人,那么大一张石桌,在他手里就像拎小竹凳一般轻巧,这还是人?”

    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自打典韦来了之后,陈金水这几名瓬人军的精英兵士瞬间就失去了光彩,一个个神色惊骇的凑在吴良身边小声问道。

    “此人唤作典韦,以后就是自家兄弟了,你们没事儿与他多说说话,互相认识一下。”

    吴良停下手中的木炭,笑呵呵的说道。

    今天能把典韦请到宅子里来就是一个好的开端,人与人打交道嘛,都是由浅入深的,一开始目的就太明确反而容易招人防备。

    “那是得好好认识,有这么个自家兄弟,出门在外不知道有多安心。”

    众人连连点头称是。

    说着话,陈金水又指了指吴良用木炭在一块刚裁下来的棉布上所画的图案,好奇问道,“有才兄弟,你这画的又是什么东西,看起来好生古怪。”

    “这叫洛阳铲,这玩意儿造出来可有大用,以后兄弟们能不能吃饱饭就全指着它了。”

    吴良也不藏着掖着,大方的展示给几人看。

    此物在1993年由洛阳郊区的一个叫做“李鸭子”的盗墓贼发明。

    自它问世以来,天朝古墓葬最集中的洛阳邙山地区十墓九空,古物大量外流,在考古界可谓恶名远扬。

    不过这玩意儿在盗墓钻探方面确实有奇效。

    以至于后来竟也成了国内田野考古工作者的特备工具,甚至在考古专业的教科书上画出图形,介绍其使用方法,向全国推广使用,并因此而形成了天朝独有的考古钻探技术,也成了天朝考古钻探工具的象征。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哪怕在世界范围内,洛阳铲也是最好的考古工具之一。

    吴良虽然对许多汉代之前的古墓遗址都有了解,甚至还有很多都能够说得上具体位置,但考虑到此时与后世差了近两千年,地形地貌或多或少会有些不同,想要提高盗墓效率,洛阳铲依旧是必不可少的神器。

    除此之外,吴良还打算打造一批工兵铲,作为瓬人军的专用工具。

    这玩意儿一物多用,方便携带,好用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