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曹操喊我去盗墓起点 > 第三十三章 疾速升迁
    想不到绕了一大圈,军候一职居然以这样的方式落入了吴良手中。

    由此可见,吴良刚才的那番表演到底还是起了一些作用,这便算是两根指头已经揪住了曹老板的腿毛。

    当然,曹老板也照样留了一手。

    吴良虽然成了军候,但曹禀也升了摸金校尉,瓬人军依旧掌握在曹老板的自己人手中。

    这种做法倒挺符合曹老板的性格,毕竟瓬人军动辄便要过手万金黄金。

    有道是财帛动人心,这么一大笔资金,莫说是多疑的曹操,便是换了吴良,用人的时候也一定会谨慎谨慎再谨慎,否则一不小心可就成了养虎为患。

    不过想想自己此行的收获,吴良还是颇为满意的。

    如今他不但从奴役摇身一变成了小有地位的军候,还得了美人十名,大宅子一套,粟米两百石,布帛五十匹……

    这要放在二十一世纪,如果没有父母的资助,光是那一套大宅子,恐怕便已经是许多人倾其一生也未必能够奋斗的出来的。

    而他现在,简直是一步登天了有没有?

    还有那美人十名。

    Emmm……这更是后世人无法想象的齐人之福,还是合法的!

    想到这里,吴良已经不自觉的开始憧憬到达陈留之后的生活,啧啧啧,身子渐渐变的充满了干劲呢。

    “对了,安民,怎么不见周丰与你一起回来?”

    封赏完毕,曹操忽然又想到了什么,开口问道。

    “这……小侄正要与伯父说起此事,那周丰私自挪用黄金陷害忠良,如今已经被我拿下,还要请示伯父如何处置。”

    曹禀这才收起那副如丧考妣的表情,抱拳将周丰那晚的所做作为与曹操详细说了一遍。

    听罢,曹操蹙眉说道,“你做的很好,戏志才严气正性,自视甚高,周丰又是他所举荐,若教他知道周丰所为必定羞愧难当,此事便到此为止,不可张扬,不过周丰亦不宜留在军中,将其革职遣回家中吧,若戏志才问起来,你便说是我的意思,我自有说法。”

    曹操说戏志才严气正性,吴良也是认同的。

    当初曹操刺杀董卓失败出逃时,与戏志才一同逃至世交吕氏家中(《三国演义》中说是陈宫,但真实历史中其实是戏志才),夜里听闻刀剑之声,曹操以为吕氏要害他,便将吕氏一家杀了个鸡犬不留。

    当夜戏志才便认为曹操“中怀虎狼之心,残刻少恩”,不愿与这种人品不好的人交往,遂不辞而别。

    后来曹操又找上戏志才,“泪沾袍袖,衣襟尽湿,尊为上客,与之抗礼”,才终于将戏志才劝了回来,全力辅佐与他。

    也是因此,此前吴良才不太担心戏志才会因为周丰的事为难于他,最起码不会耍什么阴招。

    “是。”

    曹禀点头应道。

    “如此一来,你已升了校尉,周丰不能再用,瓬人军便又空缺了司马(校尉的副职)一职……”

    曹操又沉思起来,眼睛正好瞟见低眉顺眼的吴良,当即皱眉又道,“我听安民所言,知你略有些急智,又已与安民相熟,司马一职只能暂时由你来任了。”

    哦吼!

    躺着又升了一级!

    吴良心中自是喜出望外,嘴上却故意问道:“不知司马多少俸禄?”

    做人便要始终如一,将自己给自己设定的形象贯彻到底。

    “年五百石!”

    曹操果然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道。

    “那军候呢?”

    吴良又问。

    “年三百石,还不快快谢过使君?”

    曹禀连忙抢答,曹操与吴良讨价还价的时候他就一直提心吊胆的,此刻真怕吴良再搞出什么幺蛾子来。

    “整整多了两百石呢……谢过使君!”

    吴良这才喜滋滋的拜谢。

    如今轻松出任瓬人军司马一职,他距离摸金校尉已仅有一步之遥。

    这么看起来,与传说中的发丘中郎将之间的距离貌似也没有那么遥远了!

    民间传说,发丘中郎将会得到一方曹老板特制的“发丘天印”。

    印上刻有“天官赐福,百无禁忌”八字,是件不可替代的神物,号称一印在手鬼神皆避,也不知是真是假?

    至于曹老板,别看他一见自己就吹胡子瞪眼,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那其实不过是傲娇罢了。

    倘若真不喜他,司马一职又如何轮的到他?

    由此可见吴良在曹老板面前树立的这个小人物形象,还是颇为成功的……

    ……

    如今曹军正将陶谦围困于郯县,只要粮饷足够又无外援干扰,破城只是时间的问题。

    吴良也不确定局势的改变会对历史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比如:刘备提前带人前来援救陶谦;再比如张邈、陈宫等人提前接应吕布;又或是陶谦真就提前一年被曹操给灭了;亦或是引发了一些其他意想不到的事……

    而这些变化之后,又会产生什么样的蝴蝶效应,都是未知数。

    曹操却认为已经胜券在握,自然用不上已不足百人的瓬人军,便在封赏了一番之后,命曹禀暂时将瓬人军带回陈留修整。

    吴良的赏赐自然也要到了陈留才能兑现,曹禀身上带着曹操的亲笔书信,陈留太守张邈收到书信自会安排。

    于是瓬人军再次开拔。

    吴良本就不打算掺和任何战事,自然也乐于如此。

    ……

    十日之后。

    陈留郡内一处名门望族遗留下来的大宅子内,吴良终于见到了属于自己的十个美人,而后便皱起了眉头。

    “你今年几岁?”

    吴良打量着距离最近的一个一看就知道很有脑子的美人,看着她那张稚气未消的俏脸,忍不住问道。

    “回家主的话,婢子今年十而有三……”

    美人略有些紧张,慌忙红着脸施了一礼,声若蚊蝇的应道。

    “你呢?”

    吴良眉头皱的更紧,又看向下一个。

    “婢子年方二七……”

    “婢子今年年方二八……”

    “婢子今年十而有七……”

    “……”

    一圈问下来,吴良有些失神。

    放在二十一世纪,这些美人还都没有成年好么?

    就算以汉朝的礼制,女子十五便已成年,这十个美人中也仅有四个达到了成年标准……

    不过再想想,古人婚娶本就要早一些,如今又正值乱世,人们的平均寿命进一步被拉低,婚娶年龄自然也会随之再低一些,这么去想便又合情合理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