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曹操喊我去盗墓起点 > 第三十二章 摸金校尉
    “这……”

    吴良裆下一颤,顿时愣住。

    虽然这种赏赐在一夫多妻制的东汉末年并无什么不妥,但曹老板避重就轻的跳脱思维却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这会不会又是一种试探?

    “怎么,不够?”

    曹操挑眉问道。

    “够!”

    简单的思考过后,吴良决定以避重就轻来应对曹老板的避重就轻,皱着脸为难的道,“只是够是够了,可小人如今居无定所,就算使君将美人赏给小人,小人也无处安置她们。”

    “好说,我再赏你一套大宅子,地方你来选,如何?”

    曹操又豪气道。

    “既然如此,小人想住在陈留,陈留乃是使君的大后方,想来战火很难烧到此地。”

    吴良立刻说道。

    这是事实,就连曹操也将家眷安置在了陈留,此处自然有重兵把守,说是东汉末年最安全的地方也不为过。

    不过这却只是吴良选择陈留的其中一个原因。

    另外一个原因则是。

    历史记载,如今的陈留太守张邈几个月后将会与东郡守备陈宫等人合谋叛乱,将正四处逃窜的吕布迎为兖州牧。

    届时曹操仓皇回救,怎奈又逢蝗灾大起军粮耗尽之苦,自此彻底失去兖州,陷入起势之后最大的低谷,险些投降袁绍,甚至连家眷都做了人质。

    当然,只是险些而已。

    之后仅过了一年,曹老板便又重整旗鼓,三败吕布,重新将兖州夺了回来。

    所以吴良完全不用担心曹老板这条大腿会倒台,他只是想在这次叛乱中发挥一些“积极”的作用,从而进一步增加自己在曹老板心中的分量。

    他要用实力证明:舔狗舔到最后,也是可以应有尽有的!

    Emmm……

    这算是吴良的后招,无论现在能不能执掌瓬人军,都是锦上添花的事。

    另外。

    除了以上两个原因,吴良还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他有意将有“古之恶来”之称的名将“典韦”收入瓬人军,给自己做个贴身护卫。

    如今典韦还只是张邈手下的一员普通兵士,几月后张邈与曹操决裂,典韦才转投了曹操。

    可惜那时典韦依旧没有得到重用,直到后来曹操回救兖州时与吕布发生鏖战,战况危机时典韦应招为敢死队,才因作战勇猛又粗中有细,被曹操任命为都尉,常伴左右日夜守护,俨然已经成了曹老板一生中最信任的人之一。

    曹老板这么多疑都能信任的人,吴良当然更信得过。

    再加上这次盗取梁孝王墓,已经让吴良体会到了盗墓过程中的凶险,他不想那么轻易的狗带,自然最好带上一个十分得力的保镖。

    典韦要战力有战力,要衷心有衷心,自然是个相当不错的选择。

    而且以典韦现在的身份,收服难度应该不会太大,性价比超高。

    至于这么做会不会引发蝴蝶效应,导致曹老板因为没了典韦舍命相救,意外死在张绣手中……

    等曹老板攻打宛城的时候再说吧。

    其实这件事本是可以避免的,只要帮曹老板管好自己的鸟即可。

    “如你所愿便是。”

    曹操又点头应了下来。

    “可还有问题,使君赏我美人十名,一下子多了十张要吃饭的嘴巴,小人如何养活的起?”

    吴良又苦着脸纠结道。

    “再赏你粟米百石,布帛五十匹,可够?”

    曹操终于皱起了眉头,大概他也很少遇到像吴良这种得寸进尺的家伙吧。

    “够了,这下够了,小人拜谢使君。”

    吴良连忙拜道,一副喜不自胜的模样。

    “不过这些赏赐不是白赏,你仍需在瓬人军内任职,闲时如何逍遥快活都随你,但一旦瓬人军召集,你必须立即整装归队,不得有误!”

    曹操接着又道。

    正题来了!

    吴良精神一振,脸上却立刻露出一抹难色,哭丧着脸哀求道:“使君恕罪,可能是小人刚才说的不够清楚,这盗墓之事不但凶险,而且有悖人伦,实在大大损害阴德,小人既要为祖宗传宗接代,若是再去办这种有损阴德的事,只怕生下子嗣没有腚眼啊……”

    “你在与我讨价还价?”

    曹操忽然严肃起来,逼视着吴良道。

    曹禀则是心中疑惑起来,此前有才贤弟还口口声声说只想在瓬人军中过安稳日子,我都已经打算向伯父请命将军候一职让给他了,怎么一扭脸便又死活不愿留在瓬人军了?

    “小人不敢。”

    吴良连忙噤若寒蝉的拜道,一双眼睛惊惧的瞄了曹操一眼,又低下头小心翼翼的道,“只是……只是……”

    “有话直说!”

    曹操沉声喝道。

    “只是小人如今也算是有家室的人了,若在墓中有了闪失,只怕家人又要受苦……”

    吴良身子一颤,早在脑中想好的话脱口而出。

    “汝妻子吾养之,汝勿虑也!”

    曹操也是脱口而出。

    出现了!

    二十一世纪曹老板最脍炙人口的台词终于出现了!

    但这绝不是吴良想要听到的话,他说了这么多其实是想向曹老板表达另外一个意思——得加钱!

    以此来塑造一个贪生怕死又有点小贪财的小人物形象,从而尽可能消除曹老板的戒心,让他觉得自己是一个极容易掌控的人……如此才能放心让他接替曹禀的位子。

    如此想着,吴良连忙纠正道:“使君误会了,这等小事如何敢叨扰使君,小人只是想给她们多留下些遗产,若有一天小人不在了,她们也能活的下去。”

    一听这话曹操都气笑了,当即拍桌瞪眼骂道:“再加百石粟米,你若再敢讨价还价,此前那些赏赐一并收回,你照样留在瓬人军做奴役!”

    “小人不敢,谢过使君。”

    吴良吓得身子一颤,慌忙谢恩。

    言至此处,曹操已自认为对吴良有了足够的了解,又瞪了一眼才终于不再理他,扭头看向曹禀时却已面露赞赏之色,笑道,“安民,这次你当居首功,也应有赏,我欲将提拔你为校尉,你意下如何?”

    “多谢伯父,侄儿早已迫不及待想追随伯父上阵杀敌,建功立业!”

    曹禀惊喜的站起身来,一脸激动。

    “上阵杀敌倒也不急,我要你继续统领瓬人军,此乃我军命脉,比上阵杀敌更加重要,这校尉嘛……”

    曹操沉思片刻,道,“你带回黄金有功,便封你为摸金校尉。”

    出现了!

    传说中的摸金校尉也终于出现了!

    吴良心中激动,但曹禀却像霜打的茄子一般蔫了下来,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曹操也不管他,接着又道:“至于你那军候一职,暂时便由吴良接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