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曹操喊我去盗墓起点 > 第三十一章 赏你美人十名
    一碗黄汤下肚,曹禀的话匣子便立刻打开。

    随后吧啦吧啦的将瓬人军出发之后、一直到发现梁孝王墓中黄金之前所遇到的事情一件一件的说与曹操。

    期间还数次歪楼,直到曹操无奈打断才重新回归主题。

    如此全部听完之后,曹操再看向吴良时,眼神倒又多了些意外与欣赏,笑呵呵的叹道:“想不到掘墓过程竟如此曲折,更想不到小小的瓬人军中竟还藏了这么一位异士,实乃我曹军之幸啊。”

    “使君谬赞了,小人不敢当。”

    吴良心中早已想好了要如何在曹操面前表现,才能获得这个大枭雄的青睐,于是连忙诚惶诚恐的起身拜道。

    众所周知,曹老板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人。

    他既生性多疑、狠毒残忍,又唯才是举、知人善任。

    狠毒起来的时候,便是自己最宠爱的小妾、亲卫,甚至是才华横溢曾立下大功的谋士,曹操也会痛下杀手。

    但有些时候,他却又对人宽容到令常人无法理解。

    这个人是不是很复杂?

    是不是有那么点伴君如伴虎的感觉了?

    但其实仔细研究过曹操这个人的话,你就会发现他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反复无常。

    吴良觉得,简单一句话便可概括曹操的行为准则:“宁我负人,毋人负我。”,这个准则几乎可以套用曹操一生所有的决定。

    即是说,只要你表现的没什么野心,并且又有足够的才能,对曹老板给予起码的敬畏……总之只要不会令曹操感觉你的存在可能威胁到他的权势与地位。

    那么你就可以好好活着,还可以得到重用,甚至是护短一般的纵容。

    反之,你只有死路一条。

    在曹操杀掉的人之中,杨修就是一个典型的作死案例。

    而在曹操重用的人之中,许褚便是一个典型的成功案例,当然,司马懿也能算其中之一。

    许褚的成功是用实力与性命换来的。

    这个吴良并不打算复制。

    但司马懿使的那一套“示弱”的办法,倒是可以拿来借鉴一下……你越是表现的惧怕曹老板,曹老板反而对你越是放心,因为他觉得他随时都能掌控住你。

    “当得起!”

    曹操当即大声说道,“你不知你出现的有多及时,更不知瓬人军带回来的黄金起了多么重要的作用……总之,这次你立下了大功,我定要重重赏你,来说说吧,你想要什么赏赐?”

    “伯父……”

    曹禀仍记得此前在砀山时对吴良的承诺,当即便要将让贤的想法说出来。

    哪知吴良却已经抢在了他前面,抬头说道:“使君,使君可知我是一个逃兵?”

    绝对不能让曹禀先开口将这个想法说出来,否则以曹操的性子多半会以为曹禀已经与他连通一气,反倒会担心因此失去了瓬人军的绝对掌控。

    “逃兵?”

    曹操听完微微愣神。

    曹禀也是一脸疑惑。

    有才贤弟你到底怎么回事?

    好端端的忽然提这事做什么?

    如此一来我还如何向伯父提让贤于你的事?

    “正是。”

    吴良却点了点头,低眉顺眼的又道,“早年跟随白绕在濮阳做黑山贼的时候,使君大军压境,大战之中我将战友的鲜血涂在脸上躲在尸体下面装死才逃过一劫,后来听闻使君不但不杀俘虏还给饭吃,我又赶紧跑回来投降,自此做了使君麾下的兵士。”

    “后来使君发兵兖州攻打黄巾贼时,昼夜会战不休不止,我又将一支断箭藏在身上,每逢上阵便趁监军不注意时,寻一处有死人的地方,将断箭蘸了血按在胸口躺下装死,待鸣金时再爬起来回营吃饭歇息,那时我先后被编入三什,这三什的什长和兵士都死光了,唯我一人独活。”

    “再后来使君与袁术于匡亭大战时,我又想出个新法子……”

    “罢了,这新法子不提也罢,才使了一次便被抓了现行,还险些被监军执行军法,好在那时的屯长与我是同乡,为我求了情才免于一死,自此我便被谪为奴役干了几个月苦力,最后又归入瓬人军继续做苦力……”

    “哈哈哈哈!”

    听到这里,曹操已经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非但没有责怪,反倒像看个老倒霉蛋似的饶有兴致的调侃道,“装死都能装得如此花样百出,还说的如此清新脱俗,你倒真是个妙人。”

    “使君莫要笑,常言道好死不如赖活着,我也没什么大志向,就是不想死,使君有所不知,如今我家就我一根独苗尚存,我还肩负着为祖宗传宗接代的重任。”

    说着话,吴良又一脸希冀的看向曹操,深鞠一躬请求道,“使君若真要赏我,就请抹去我的奴役身份,再给我安排个没有危险又能养家糊口的闲差,小人便已感激涕零了。”

    “如此一来,岂不埋没了你的才能?”

    曹操终于收起笑容,正色问道,“何况这算什么赏赐?诸将皆知我赏罚分明,如今你立了奇功,我却如此敷衍了事,岂不寒了诸将的心?”

    “这……”

    吴良当即又诚惶诚恐起来,一副坐立不安的模样。

    然而此刻他心中却是暗喜不已,这么问足以证明曹操已经上道,最起码对他这个陌生人放下了一部分戒心。

    既然曹操不想埋没了他的本事,那么他便一定能留在瓬人军。

    至于赏赐,既然不会敷衍了事,那么肯定就不会少……据吴良所知,历史上曹操对有功的部下赏赐起来可是极为大方的,洒洒水便可令他几年衣食无忧。

    “伯父所言极是,当下瓬人军最欠缺的便是吴良这样的人才,有他在瓬人军定可事半功倍。”

    曹禀没想到话锋又莫名其妙的反转了回来,虽然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但惊喜之余还是连忙抓住机会替吴良美言。

    曹操却没有接曹禀的话,反倒又似笑非笑的看着吴良问道:“我方才听闻你想为祖宗传宗接代?”

    这楼歪的……

    吴良隐约觉察有些不对,却也只能拱手称“是”。

    “有孝心是好事!我便赏你美人十名,足够你传宗接代了吧?”

    曹操当即拍板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