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曹操喊我去盗墓起点 > 第三十章 初识曹老板
    走进曹军大营的那一刻,吴良心中不免有些激动。

    “一会就能亲眼见到历史上最著名的大枭雄了,不知道他到底长什么样子,与《魏氏春秋》中的描述是否一致,又是否真的会向曹禀说的那样哭出来……期待ING。”

    其实在吴良生活的二十一世纪,受到《三国演义》的影响,大部分人给曹操挂上的标签都是“奸雄”。

    但真正学过历史、尤其是研究过三国历史的人应该都知道一句话:“不要用正义的标准去读三国史,他们够不上;也不要用正统的标准去读,现在已过时了;要从人性和行为结果的角度去读,这才是真实而永恒的。”

    因此至少在吴良心中,曹操反倒比刘备与孙权更有人格魅力,而且更有一统天下的特质,历史结果便是最好的证明……

    正如此想着的时候。

    “安民!”

    一个颇有中气的声音忽然自前方传来。

    吴良抬头望去,只见一个中年男子正快步向这边走来。

    这中年男子身高不到一米七的样子,体态微微发胖,面容晒得黝黑不说,眼角的鱼尾纹也是十分明显,看起来仿佛随时在笑。

    不过此人的精气神倒很足,两只眼睛虽然不大,但却透出一抹锐利的精光。

    除此之外,此人身后还跟着一队装备齐整的亲卫,亲卫们装备精良训练有素,显然这个中年男子地位不低。

    “这人可能就是曹操……”

    吴良心中猜测,许多特征都与《魏氏春秋》中记载的一样:“姿貌短小,神明英彻。”

    “拜见使君。”

    见到此人,曹禀立刻端正了站姿,躬身冲其行礼。

    果然是曹操!

    “参见使君!”

    通过曹禀的称呼判断出来者的身份,瓬人军众人立刻紧张起来,一个个纷纷低头行礼,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个。

    “自家人便免了这些俗礼吧。”

    曹操来到近前按下曹禀的手。

    但与说着话的同时,他的眼睛却已经骨碌碌的瞄向曹禀身后,在众人之中扫了一眼之后,很快聚焦在了人群中间的几辆马车上。

    见马车上似是拉着重物,曹操目光又是一亮,立刻将曹禀拉到一旁,有些忐忑的小声问道:“贤侄,事情办的如何?”

    “幸不辱命!”

    曹禀挺了挺胸,自豪笑道。

    “好样的,伯父果然没有错付你!”

    曹操顿时难掩心中喜意,重重的拍了下曹禀的肩膀,眼角的鱼尾纹已经快要扯到后脑勺了,眼睛微微眯起仿佛地下接头似的又问,“多少?”

    “还未度量,不过经我预估,应有黄金万斤……”

    曹禀用更加骄傲的语气答道。

    “你说多少!?”

    曹操不自觉的提高了一些音量,眼睛也瞬间瞪大了不少。

    不过很快他便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连忙表情严肃的清了下嗓子,可惜嘴角却又很不配合的向上跳动。

    “好!好啊!”

    索性他干脆将脸扭了过去,对身后的亲卫喝道:“去个人,把曹昂叫来!”

    “是!”

    一名亲卫应了一声,迅速向营内跑去传令。

    此时曹操也终于调整好了表情,又转过身来对瓬人军众人大声说道:“此次瓬人军立下大功,上下将士人人有赏,再去个人好生安排,带将士们下去歇息片刻,稍后我亲自封赏!”

    “谢使君!”

    众人连忙拜谢。

    随后又上来几名亲卫清点了一下人数,将众人带入营内歇息,唯有吴良一人被曹禀留了下来。

    曹操自是多打量了吴良几眼,倒也没与他说什么。

    片刻之后。

    一个与曹禀年纪相仿的年轻将领率人跑着赶来,此人应该就是曹操的长子,曹禀四年后的难兄难弟曹昂。

    曹操与曹昂耳语了几句,曹昂也是立刻面露惊喜之色,不住对曹禀投来赞许的目光。

    不过他倒并未多做停留,甚至都来不及与曹禀说话,只是互相点头示意了一下,便又马不停蹄的安排属下将那几辆马车拉入营中处置去了,看样子应该是从曹操这里得到了新的命令。

    至此,曹操才回身又握住曹禀的手:“安民,你此行受苦了,快随伯父进入帐中,伯父即刻命人备上美酒为你接风,也听你说说此行的经历。”

    “伯父莫急。”

    曹禀终于找到机会,将吴良拉过来对曹操说道,“伯父,瓬人军此行困难重重,若非这位异士鼎力相助,侄儿恐怕便要令伯父失望了。”

    “哦?”

    曹操驻足再次打量吴良,这次已经重视了许多,先是冲其和善一笑,才问,“安民,这位异士如何称呼?”

    “他叫吴良,字有才,伯父有所不知,那墓中十分……”

    曹禀连忙介绍,还想多说些什么,却已被曹操适时制止,“安民!你与这位异士舟车劳顿,想必也是累了,不如先随我回到账中,再将这位异士的过人之处循循道来。”

    曹操不但谨慎小心,反应也是极快,仅仅几句话便将不动声色的曹禀险些当众说漏嘴的话给掩盖了过去。

    到底姜还是老的辣,吴良心中暗叹。

    “伯父……是。”

    曹禀也是终于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连忙红着脸应道。

    ……

    来到帐中,亲卫已经提前备好了美酒与几样简陋的下酒干果。

    东汉时期待客还不流行大桌吃饭,往往都是在每人面前的小几上备好酒菜,自己个儿吃自己个儿的。

    不过此刻,却只有曹禀与吴良面前的小几上摆了酒器,曹操面前不但没有酒器,就连干果都没有一样。

    吴良心中正有些奇怪,却听曹操已经说道:“如今正值出征之际,既有禁酒令我便不饮酒了,你们二人刚出征归来,可不受禁酒令限制,请自便吧。”

    想不到曹操竟如此自律,吴良心中又叹。

    “谢伯父!”

    早在砀山的时候吴良就知道曹禀是个酒鬼,如今曹操特许他喝酒,这货立刻原形毕露,端起酒碗狠狠嗅了一下,接着便一脸陶醉的将整碗酒灌入口中。

    “谢使君。”

    吴良也端起酒碗,向曹操举碗行礼后,轻轻抿了一小口。

    看样子,曹操这次应该是不会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