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曹操喊我去盗墓起点 > 第二十七章 作怪的猴
    自吴良那里出来。

    梁三斗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好似刚做了一场梦一般,一切都是那么的玄幻。

    从头到尾吴良都没有对他说过一句话,甚至连一丝愤怒都没有表现出来,似乎已经将他当做了一个死人。

    梁三斗觉得正是因此,吴良与陈金水等人说话的时候,才没有刻意回避于他。

    越是如此,梁三斗反倒越发觉得心慌。

    “难道我这次在劫难逃了么?”

    梁三斗心中一片凄凉,他自是不想这么轻易的狗带。

    若非吴良点破,他竟没有发现自己几乎已经无路可走。

    此事办成,他难逃丢失军饷的渎职之罪。

    此事没办成,周丰又不绝不会轻易放过他。

    如此想着,梁三斗心中涌现出一股怨恨,咬牙切齿的骂道:“这挨千刀的周丰,心思竟如此狠毒,亏我还尽心尽力为他办事,他竟连我也一起算计了进去!”

    但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设法自救,人死了可就什么都没了……

    然而事已至此,他早已没了多余的选择。

    要么,回去如实向周丰禀报,周丰虽不得不因此将此事暂时搁置,但日后他自己却惶惶不可终日,需随时提防周丰的清理,可这种事又不是他随时提防便能够防得住的。

    要么,谎称事情已经办成。

    虽可暂时骗过周丰一时,但仅仅也只是一时啊。

    若周丰以为事已办成,定会立刻实施下一步计划,到时事情败露,他虽不用给吴良陪葬,却又要给周丰陪葬,照样死路一条。

    无形中,他的生路已被吴良那番话给全部堵死……

    这就是小人物的悲哀,好像二十一世纪许多不明智的小国,两个大国博弈,小国若掺和其中,无论事态如何发展,都绝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等一下!

    想着想着,梁三斗忽然灵光一现。

    如今吴良不能靠,周丰又靠不住,那么恐怕就只有那个人能救我了……

    ……

    片刻之后,梁三斗行至周丰帐前。

    “如何?”

    周丰四下看看无人,这才将梁三斗叫进账内,灯也不点,只是压低了声音急切问道。

    梁三斗的神色略微有些复杂,但到底还是点了点头,给了周丰一个肯定的回答:“办妥了。”

    “没有人看到你吧?”

    周丰又问。

    “没有。”

    梁三斗自是摇头。

    周丰顿时面露喜色,神采奕奕的道:“那就好!你放心,你的功劳我都记着,事成之后定然少不了你的好处!”

    “谢都伯。”

    梁三斗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不屑,拱手谢道。

    “行了,你下去吧,注意不要被人看到,接下来便是我的事了。”

    周丰已经开始憧憬吴良伏法时的情景,很是随意的挥了挥手。

    从周丰帐中出来,梁三斗故意兜了个圈子,转头却又去了曹禀的军帐。

    “来者何人?”

    曹禀帐前有兵士站岗,见有人过来当即喝道。

    “我是梁三斗,有要事求见军候,烦请通报一声。”

    梁三斗抱拳说道。

    “原来是梁什长,请稍等片刻。”

    兵士知道梁三斗职责所在,唯恐误了大事,连忙进去禀报。

    睡梦中被叫醒,一听是梁三斗求见,曹禀还道这批黄金出了问题,连衣服都顾不上整理便连忙叫人将梁三斗叫了进来,屏退左右后问道:“何事?”

    却听“噗通”一声,梁三斗已经跪在地上,将一块金砖摆在面前,苦着一张脸哭道:“军候为属下做主啊!”

    “究竟何事?你速速说来!”

    曹禀不明所以,更加焦急的问道。

    梁三斗来时已经想好了对自己最为有利的说辞,遂言简意赅的道:“夜里周都伯找到属下,逼迫属下偷取金砖趁吴良睡着之际嫁祸于他,属下不敢不从,却又无法对同僚下手,犹豫再三只得将金砖带来,请军候为属下做主。”

    “竟有此事?”

    闻言曹禀蹙起眉头,但也并未武断决定,而是略微思索了一下之后,又问,“除了你之外,可有其他人参与此事?”

    “没有了。”

    梁三斗摇头。

    “即是说此事除了这块金砖与你的说辞之外,再无其他人证物证可以证明?”

    曹禀审视的盯着梁三斗,此事事关重大,绝不能只听信一面之词。

    “这……”

    梁三斗作犹豫状,却是早已想好了应对之辞,又拱手道,“军候明鉴,周都伯如今以为我已将金砖放在了吴良草甸下面,想必很快便会发难,到时即可证明属下所言是虚是实。”

    ……

    一刻钟之后。

    “当当当当!”

    一阵嘈杂的锣声忽然在寝园内响起。

    “遭贼了!”

    “出来集合!”

    “所有人速速出来集合,违令者依军法处置!”

    更加嘈杂紧迫的叫声传来,惊散了瓬人军兵士们的美梦。

    大部分人都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但听到锣声与喊声,依旧只能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以最快的速度翻身起床。

    紧紧几个呼吸的功夫,集结完毕。

    曹禀此时早已穿戴整齐,迈着大步走出军帐,然后便看见了提前候在门外的周丰。

    “扰了军候歇息,请军候恕罪!”

    见到曹禀,周丰连忙施礼致歉,又面露慌张之色焦急道,“卑职方才例行夜巡,竟发现库内少了一方金砖,此事非同小可,卑职不敢耽搁,不得已只能命人紧急集合,以便尽快查明金砖下落。”

    “呵呵。”

    锣声响起的那一刻,梁三斗的那番说辞已经得到了充分证实,然而此刻曹禀却并未立刻揭穿周丰,只是冷笑了一声,说道:“好,你查吧,我看你查。”

    “得令!”

    周丰不疑有他,随后又回身来到众人面前,大声喝道:“你们听着!昨夜军中遗失了黄金,此事非同小可,我给你们一次机会,若是谁动了歪念下了脏手,现在主动站出来认了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否则若是被我查出来,定斩不赦!”

    “哗啦——!”

    此话一出,众兵士立刻议论起来,到底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连军饷都敢偷。

    “有才兄弟,你糊涂啊,刚才若是我们将梁三斗送到军候那里,周丰哪还有机会在这大呼小叫,现在你说咋办?”

    陈金水碰了碰吴良的胳膊,有些郁闷的道。

    “你不懂,现在陈金水才真的死定了。”

    吴良却只是淡然一笑,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自看到曹禀穿戴整齐从军帐中走出的那一刻,他就已经知道梁三斗上了道,否则这时的甲胄穿戴起来极其麻烦,曹禀哪来的时间整理仪容?

    现在的他、曹禀、梁三斗等人都是等着看猴戏的观众,而周丰就是那只作怪的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