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曹操喊我去盗墓起点 > 第二十四章 夹带私心
    天边泛起鱼肚白的时候,吴良等人才终于有了些力气。

    此时他们已经身处军帐之中,曹禀则一直亲自在旁守候。

    这个过程中,通过吴良的口述,他已经大概了解到了他们随后的一系列遭遇,尤其在听到犼的可怕之处之后,更是频频咋舌不已。

    “墓中竟生如此凶兽,当真骇人!看来这盗墓之事并不比领兵打仗容易,今日算是长见识了,回去之后我便向使君请命卸了这门差事。”

    曹禀当即极为真实的表了态,临了却又看向吴良,笑呵呵的说道,“不过有才贤弟与我不同,你乃身怀异才之人,在我看来恰是统领瓬人军的不二人选,回头我定要向使君大力举荐你来接替这个位子。”

    这应该算是恩将仇报了吧?

    众兵士停了后面的话,纷纷面色古怪的看向曹禀,又同情的看向吴良,却不敢多嘴。

    “承蒙军候看得起。”

    吴良则并未推辞,反倒起身谢道。

    从之前的为他求个官职,如今又变成直接让贤让他成为瓬人军老大,这无疑又是个不小的跨度,对于现在还只是个连基本人权都没有的奴役的吴良来说,自然是一件一步登天的好事。

    若果真能成,他便等于瞬间站稳了脚跟。

    而且他知道经过这件事之后,曹操一定会进一步加大对瓬人军的倚重与投入,不然历史记载中比军候军阶更高的“摸金校尉”,还有那个直接封将的“发丘中郎将”又从何而来?

    与之相比,盗墓所遇到的凶险,倒也不是不能接受。

    毕竟这本就是他最感兴趣的事,虽然此前在墓中时担惊受怕,甚至屡次陷入险境,但现在再回头去看,却又觉得有那么点刺激……何况,风险与机遇并存,此行他的收获也是不小。

    比如:那个神秘的小鼓。

    刚才与曹禀口述墓中遭遇时,他便故意弱化了小鼓的存在与作用,并未将曹禀的注意力吸引到这上面来。

    而旁边的六名兵士也不知是因为当时情势危急没有多想,还是因为见吴良没有提及便刻意帮他隐瞒,总之都极为默契的没有插嘴,倒也算是配合了他。

    如此想着,吴良却又将放在身边的小鼓拿了起来,对曹禀说道:“军候请看,我在墓中时见这个小鼓颇为精致,便顺手将其带了出来。”

    “精致倒是精致,可有何奇特之处?”

    曹禀凝神打量着小鼓,有些好奇的问道。

    “倒未发现什么奇特之处,只是初见时便颇为顺眼,觉得与我有些缘份。”

    吴良又道。

    “既与你有缘,又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你便留下自用吧。”

    曹禀听罢便笑了,摆了摆手随即说道。

    “谢军候。”

    吴良微微颔首,果断将小鼓收回,却又抱拳说道,“军候,属下还有一事禀报。”

    “但说无妨。”

    曹禀笑道。

    “都拿出来吧。”

    吴良转脸看向六名兵士,使了个眼色说道。

    “是。”

    六名兵士会意,纷纷将藏在怀中的金器取出,摆在曹禀面前。

    见曹禀面露惊喜之色,吴良这才顺势继续说道:“军候,这些金器都是他们舍命从墓中带出来的,哪怕屡次险些丧命都不肯放手,只为向军候与使君尽忠,我看在眼中也是颇有触动,因此斗胆请求军候将其中的一部分赏赐他们,也不枉他们一片衷心。”

    这些金器完全是额外所得,曹禀心中惊喜之余,果然也不介意慷他人之慨,当即说道:“当赏!你们每人挑上一样,不必上报,剩下的收入册中便是。”

    “谢军候。”

    六名兵士喜上眉梢,谢过之后连忙冲上前去捡最沉的取了一件小心收入怀中。

    这就叫做投桃报李。

    这几个兵士与吴良默契,又在墓中与他共患难,于情于理吴良都不会亏待了他们,如此各自不亏,岂不快哉?

    “这次你立了头功,更应有所赏赐。”

    曹禀则又挑出两样金器递到了吴良手里。

    “谢军候。”

    吴良自然不会与他客气,果断踩扁了收入怀中。

    “哈啊——”

    事已至此,曹禀终于舒畅的伸了个懒腰,意气勃发的道,“如今使君交待的事已经办完,我这颗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下,是时候班师向使君复命了,我已命其他人做好开拔准备,你们也速速收拾一下,半个时辰后我们便离开此地。”

    “且慢!”

    吴良却在这时候忽然又提出了异议。

    “怎么?”

    曹禀奇怪的道。

    “军候,盗墓需有始有终,我们扰了墓主人清净,又借了墓主人黄金,若是就此离去怕是不妥,日后恐遭墓主人纠缠。”

    吴良说道。

    “嘶……你说的倒也有几分道理,那依你所见我应该怎么做?”

    曹禀蹙眉沉思片刻,终于问道。

    “依我拙见,应为墓主人重建金刚墙,再回土填埋。”

    吴良正色道。

    “此举又要耽误不少时日,恐生变数呐……”

    曹禀有些犹豫的道,曹操可还在等着他回去填补军饷呢。

    “不必。”

    吴良早有想法,当即又道,“若军候将此事交付于我,只需一日即可完成,甚至今夜兵士还有功夫睡个囫囵觉养足精神,明日一早班师反倒更加稳妥。”

    “好!既然如此,此事便交由你来负责,有任何需求尽管来找我!”

    曹禀闻言一喜,当即拍板说道。

    然而曹禀并不知道,吴良主动请缨去做这件事,其实也同样夹带了些私心。

    为了增加梁孝王墓中文物留到后世的可能性,他打算就地取材,为梁孝王墓修筑一道具有防盗作用的金刚墙……

    这事听起来很复杂,但其实操作起来非常简单。

    这道金刚墙只需使用瓬人军掘墓时挖出的石块胡乱堆砌起来即可,越乱越好,甚至摇摇欲坠效果更佳,而后便可以回土。

    这种防盗手段早在春秋时期的墓中便有使用。

    倘若瓬人军离去之后再有人来盗墓,挖到这道金刚墙时,只要抽出其中的一块乱石,整片金刚墙便会轰然倒塌。

    大量石块砸落下来,可瞬间将一个小型盗墓团伙埋葬!

    至于更加专业的考古团队,发掘时一向小心谨慎,甚至连一块普通砖石都要小心清理查看,极少冒进,自然很难中招。

    其实吴良也不是歧视谁。

    只是无奈大部分小型盗墓团队眼中都只有利益,不但肆意破坏在他们眼中“不值钱”的重要文物,有些人还会将具有重要意义的国宝卖到海外,实在可恨。

    相比较而言,考古团队虽然也是一种盗墓行为,但至少能够保证文物的历史价值与流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