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曹操喊我去盗墓起点 > 第二十三章 劫后余生
    难道是因为这鼓声?

    吴良很快联想到,犼如此一反常态时,他只是拍响了这个不知名的小鼓,并未做出其他多余的举动,兵士们也是一样。

    但这区区小鼓为何会有如此功效,竟能对犼起到震慑作用?

    吴良轻抚胸前小鼓,心中疑惑。

    说起来,这个小鼓确实有些不同寻常之处。

    首先鼓面数百年不坏,甚至至今柔韧如初,这便是最大的不同寻常之处;

    其次梁孝王刘武身份尊贵家财万贯,棺木内却只放了这么一件“不起眼”的殉葬品,这也从侧面说明小鼓的不同寻常。

    难道……

    吴良忽然想起入墓之前曾与曹禀提到过的那个传说——那头背上长了脚的怪牛!

    当时他还想从曹禀这里探出一些消息,验证这个记载在《史记》中的传闻是否确有其事,可惜曹禀读书不多,甚至连这个传闻都不知道,只得作罢。

    现在想来,这鼓与那怪牛难道有什么联系?

    只是此刻,吴良并没有多余的时间去细细推测分析,见此状况他立刻又第二次拍响了胸前的小鼓,试图证实小鼓的功效。

    “咚!”

    “叽——”

    犼豁然再次受惊,又如临大敌一般向后退了两步。

    是真的!

    这小鼓竟真能震慑到犼!

    虽然还没搞明白究竟是何缘故,但这个发现足以已经令吴良狂喜,或许这次他与这些兵士谁都不用丧命于此了!

    兵士们此刻也是一脸痴呆,他们直到现在也没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何前一秒还咄咄逼人的怪物,现在却忽然变得如此老实。

    “这么好的机会,还愣着干什么,还不速速与我一起逃命!”

    吴良连忙大吼,他也无法确定这种震慑到底能持续多久,必须抓住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

    “这……”

    兵士们还是有些疑惑,他们已经下了赴死的决心,现在又不用死了么?

    “跑!”

    吴良果断以身作则,转身就跑。

    兵士们见状又看了一眼躲在远处不敢上前的犼,总算略微回过神来。

    “跑啊!”

    “虽然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但是跑就是了,莫要再跑到吴良前面便是!”

    “所言极是……”

    这一刻,所有人重拾一丝生的希望,奔跑在希望的墓道中,脚步竟莫名轻快了许多。

    “咿呀——!”

    身后传来犼那心有不甘的嘶吼。

    但这一次,它却并未立即追赶上来,随着吴良等人的远去,逐渐隐入了后方的黑暗之中。

    ……

    近十分钟后。

    吴良等人终于在几十米外的地方看到了一方火光。

    在火光的映射下,两扇汉白玉雕琢而成的石门清晰可见,门内那条粗壮的自来石立在墓道中间,仿佛在等待他们的归来。

    而在石门之外,正有一群人翘首以待。

    为首之人正是曹禀。

    他早已监督手下兵士运完了钱窖中的黄金,见吴良等人仍未归来,又因吴良之前的警告不敢轻易带这些毫无经验的兵士入墓,以免帮了倒忙,只得亲自率领十几名兵士在此等待。

    “来了!来了!”

    随着墓道内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曹禀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一些。

    此刻总算在墓道中看到一团火光,接着又看到吴良与兵士们的奔跑身影,曹禀已是开怀大笑,张开双臂迎接道:“哈哈哈,有才贤弟与诸将均安然无恙,实在是太好了。”

    哪知吴良却并没有一丁点要扑入他怀中的意思,反而大声吼道:“军候,准备关门!”

    “关门?”

    曹禀有些不解。

    吴良接着又喊:“先命人将石门半合,待我等出去之后便立即将门关上,万不可耽误!”

    曹禀心中依旧不解,但见吴良的语气极为严肃,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也是不敢怠慢,连忙对身侧兵士道:“听到了么?还不照有才贤弟说的做!”

    “是!”

    十几名兵士应了一声,当即分作两拨上前施为,将石门推至半合状态。

    做完了这些,吴良等人终于赶到,纷纷一跃跳了出来,只听吴良又喝一声:“关!”

    “嘿——嘭!”

    众兵士连忙退出扳住石门一齐用力,一声巨响过后,石门闭合。

    “长戈借我一用!”

    吴良已经折返回来,二话不说又将一名兵士手中的长戈夺过,探入门缝之中勾住自来石用力一拉。

    “哐!”

    又是一声巨响。

    自来石应声倒下,重重的抵在石门之上,梁孝王墓终于再被封上。

    “有才贤弟,你这是?”

    看着吴良一气呵成的动作,曹禀心中更加不解,再回头看看与他一道出来的兵士,终于挑了个最为直观的问题,疑惑问道,“有才贤弟,你与九人一同入墓,为何只有六人随你一同出来,剩下三人呢?”

    “他们已经牺牲了……”

    时至此刻,吴良心中终于大定,已经消耗到了极限的身体随之开始反噬,双腿发软有些乏力的晃动了两下,喘着粗气说道。

    “牺牲?”

    曹禀微微蹙眉,正要再问,却听石门之内忽的传来两声响动——“咵——当啷!”

    !?

    众人皆是一惊。

    吴良只觉得手上一轻,连忙用最后的力气将还未来得及收回来的长戈抽出。

    但留在他手中的已经只剩下一截不足两尺长的木柄,木柄的顶端切口整齐光滑,似是被什么利器拦腰斩断。

    “有才贤弟,为何如此?”

    曹禀受惊之余,连忙又问。

    “咿呀——!”

    门内蓦的又传出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

    随后。

    “唰!唰!唰!唰!”

    发泄一般的挠门声不断传来,比那尖叫更加慑人,直教人头皮发麻牙根发痒。

    !?

    众人顿时乱作一团,一边不自觉的向后退却,一边攥紧兵器小心防范。

    “呼——!”

    直到此时,吴良才终于舒了口气,紧接而来的便是遍及全身的酸痛与疲惫,双腿一软便不受控制的躺了下去。

    躺着……好舒服啊。

    “哈哈哈,得救了……”

    与他一同出来的六名兵士也差不多,一个个脸上露出劫后余生的笑容,笑着笑着便仿佛全身力气被瞬间抽去了一般,软软的瘫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