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曹操喊我去盗墓起点 > 第二十二章 我用鼓声为你们践行
    但现在童子尿已经耗尽,犼已经可以为所欲为。

    吴良等人唯一能够做的就是逃。

    如果拼命去逃,或许还有人可能拥有一线生机,尽管机会十分渺茫。

    但如果在此刻放弃希望,那么所有人都必将葬身于此,全军覆没。

    这笔账吴良算得清楚。

    他不想坐着等死,也不想让身边的人丧命于此,所以不到最后一刻,他都会尽自己所能为哪怕极为渺茫的生机拼尽最后一口气。

    “真的!?”

    “跑!”

    “快跑!”

    吴良这番话果然起了一些作用,原本已经放弃希望开始留遗言的兵士们终于又提起了一些精神,转身使尽全身力气向石门所在的方向奔跑。

    “卧槽,这群畜生不愧是精英战士,跑起来这么快?”

    吴良此刻才终于见识到了这些兵士的极限实力。

    虽然没有条件掐表,但吴良觉得他们此刻的百米冲刺速度绝对都有资格去参加亚运会,身子素质是真的强,仅仅一个晃眼的功夫便冲到了十几米外。

    若非陈金水在前面举着火把照亮,吴良恐怕已经找不到他们了。

    当然,吴良也没闲着,他也在奋力逃窜。

    只是心中不自觉的划过那么一抹悔意:“玛德,早知道就不管这群畜生了……”

    他很清楚,现在他们其实并不完全是在与犼赛跑,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在与战友赛跑,谁比自己战友跑得慢,谁就是最先被犼追上的人。

    而目前跑得最慢的,就是吴良。

    天地良心,老子也不想死啊……

    “唰!唰!唰!”

    身后传来犼追来的声音。

    吴良等人开始不顾一切的逃窜之后,犼反应过来自然也加快了速度。

    它的速度显然要比吴良等人更快,如今没了童子尿限制,竟窜出了破风声,与吴良之间的距离正在快速拉近……

    甚至,吴良都能够清晰的听到犼那尖利的爪子触碰地面时,发出的刺耳声音。

    这声音越来越近,他的心也是越来越凉。

    “这他娘的都什么事啊!好不容易像小说里的主角那样穿越一次,才刚过来第一天就凉了,我怕是要成为史上死的最快的穿越者了吧?”

    吴良很不喜欢“最快”这两个字。

    心凉之余,他终于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只见那头犼与他已经只有不到两米的距离,这距离对它来说恐怕只是一个纵跃的事,而如果使用尿液攻击的话,他现在已经凉了……

    也是这一回头,吴良的奔跑速度略微受到了影响。

    犼见状立刻一记纵跃高高跳起,自上而下向他面门袭来。

    “完了……”

    吴良心中划过这两个字,他已经看到了自己的结局,但却始终不肯闭上眼睛,甚至抓紧机会狠狠的吸了一口气。

    这恐怕是他在这个世界看的最后一眼,也是他在这个世界吸的最后一口气了……

    就在这时。

    “呼——”

    一团火光猛然自身侧闪过。

    “轰!”

    火光狠狠的砸在犼的身上,强行将其挡了下来。

    “大兄弟,你咋还骗俺们嘞,十丈早就已经到了,俺咋还没见着石门?”

    身旁随即传来陈金水上气不接下气的声音。

    这个两次吓到腿软站都站不住的家伙,此刻竟折返了回来,并在千钧一发之际用火把挡下了犼的致命一击,强行将吴良从鬼门关给拉了回来。

    说话之间,又有几道熟悉的身影顺势挡在了吴良前面。

    “我这辈子就这样了,死在这里和死在战场也没什么不同。”

    “你肚子里有东西,军候也赏识你,活着回去肯定能做官,死在这种地方就太可惜了。”

    “我妻儿就托付给你了,你和他们几个不一样,你若活下来必须得纳我妻养我儿,我知道你肯定有本事带他们过好日子,这事就这么定下了,否则我做了鬼也会去找你。”

    “吴良,临死前能与你并肩作战,我这辈子值了……”

    “快跑吧,你比我们更值得活下去,我们给你殿后!”

    “啊?真活不成了?那、那、那俺也一样……”

    六名兵士居然全都折返了回来,将他护住在身后。

    此刻他们脸上挂着前所未有的轻松,这是一种绝然,视死如归的绝然。

    这一刻,他们决定不再依靠吴良,而是选择成为吴良的依靠,用生命去反哺这个才熟识了一天,却屡次触动他们内心的人。

    战乱年代,人命如草菅。

    吴良,是第一个比他们自己更尊重他们生命的人,只是这种尊重,便值得用生命去守护。

    “你们……”

    听着这些话,吴良只觉得一股热流涌入胸腔,竟有那么点窝心。

    只是此情此景之下……

    “咿呀——!!!”

    犼发出一声暴怒的嘶吼,面对这几个顽强的人类,它已经失去了所有的耐心。

    “兄弟们,大恩不言谢,我用鼓声为你们践行!”

    吴良并未说多余的废话。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现在绝不是互相谦让的时候,否则最终的结果便是全部葬身于此,反倒辜负兵士们的好意。

    若有人活下来,还有可能通过入伍的记录找到他们的家人信息,让他们的亲人活得好一些,这便是最好的报答,远胜此刻的千言万语。

    “唰!唰!”

    话音未落,犼已是两个折跳,轻而易举的窜到了墓道顶端。

    即使在尽是坚硬石壁的墓道之中,它依旧能够做到如履平地……它又准备使用尿液攻击了!

    “快走!”

    兵士们如临大敌。

    “咚!”

    吴良后退两步,转身之前默然拍响了胸前的小鼓。

    这一刻,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再次发生。

    “叽——叽——”

    只见不知为何,原本已经准备行凶的犼竟似受到了惊吓一般,身体猛然一僵,一边发出诡异的惊叫,一边又从墓室顶端跳回了地面。

    “这是!?”

    看到这怪异的一幕,吴良再次愣住。

    此刻的犼就像一只受惊的小狗,夹着尾巴惊惧的望着他这边,甚至就连炸起的鬃毛都伏了下去,不敢再上前一步。

    吴良有些摸不着头脑,这又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