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曹操喊我去盗墓起点 > 第十九章 童子尿
    只是因何受伤,吴良暂时还没搞明白……

    那头犼倒地之后,立刻又是一个扑腾站起身来,不过这次却并未再次扑向吴良等人,而是略微有些忌惮的看了陈金水一眼,扭头便又窜回门口,迅速攀上穹顶继续守在那里。

    显然,它并不打算放过吴良等人。

    只是因为受到了些伤害,短时间内也不敢再冲上前来近身肉搏,打算用更加稳妥的尿液攻击将他们困死在墓室之中。

    毕竟,站得高才能尿的远嘛。

    这一系列的细微动作全都被吴良看在眼中,尤其是最后看向陈金水的那忌惮的一眼。

    所以,问题出在陈金水身上?

    吴良再次向陈金水那边看去,只见这个家伙此刻终于颤抖的放下了双臂,露出了一张如同白纸一般的惊恐脸庞,他就那样痴痴的坐在……一大滩自己的尿液之中,两条腿剧烈的打着颤,似乎还没明白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用说,这货肯定又腿软站不起来了。

    吴良哪有心思鄙视这个家伙,依旧仔细回想着刚才的画面……

    与此同时。

    其他兵士终于回过神来。

    那头犼回防速度太快,再加上他们亲眼目睹吴良刚才英勇救人的情景,以至于当吴良喊出那声“你们先逃”时不由的迟疑了一下,因此最终谁也没能逃出这间墓室。

    不过现在,他们竟忽然不再像之前那般惊慌,反倒一个个聚拢到吴良身边,连上挂满了崇敬之色:

    “吴良,我没读过什么书,说不出什么漂亮话来,但你的为人我都看在眼里,只有钦佩二字!”

    “现在军候不在这里,我就直说了吧,从今天开始瓬人军内我只服你一人,就算是军候也得靠边站!”

    “曾与你做过战友,这事我能吹一辈子!”

    “说句丧气话,今日若真是必须死在这里,我也没啥遗憾的了,你是条真汉子,在真汉子面前我也不能做怂蛋,免得被你瞧不起。”

    “陈金水,你他娘的还傻愣着干吗,还不快过来谢过吴良,要不是他舍命救你,你早被那怪物开膛破肚了,哪还有喘气的机会?”

    加上之前咋唬的那次,这已经是吴良第二次触动到了他们。

    只不过上一次只是嘴上功夫,这一次却是真刀真枪的实干,带来的触动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说实话,这些久经沙场的精英兵士早就已经习惯了战争中生离死别,甚至有时被战友的血溅了一脸,也能立刻在一堆尸体中间坐下来吃饭打屁,但生死离别多见,像吴良这样的人却极为少见。

    “啊……”

    听到同伴的骂声,陈金水才终于找回魂来,也终于明白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俺、俺、俺……”

    陈金水只觉得一股子热流钻进脑子里,想要说点什么却又不知该如何表达,最后他竟扶着墙壁强撑着站起来挪到吴良身前,然后“噗通”一声跪了下去:“俺这辈子跪天跪地跪父母,再没跪过旁人,但俺给你跪了,今天要是能活着出去,俺这条命就是你的,你叫俺死俺就死,你叫俺活俺就活,要是今天活不成,那俺就下辈子投胎牛马报答你两次救命之恩。”

    汉朝以孝治天下,人们活的还算比较有尊严,只有父母与当朝天子才当得起跪拜礼……当然,鬼怪神明另算。

    如今陈金水给吴良跪下,便是行了天地大礼,将他摆到了如同父母一般的崇高位置,这已经是陈金水能够想到的最高规格的礼仪。

    “这才说得过去……”

    “知恩图报,这才是汉子该做的事,倒叫我高看你一眼……”

    众人这才满意,纷纷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

    然而,吴良接下来的一句不着边际的话,却又令他们陷入了摸不着头脑的境地。

    只见吴良并未立刻去陈金水起来,而是若有所思的看着这个已经人到中年的男人,脱口问道:“陈金水,你可曾睡过女人?”

    “女人?”

    陈金水一愣,随即面露尴尬之色,吞吞吐吐的道,“倒、倒还不曾睡过,年轻时候家里穷困娶不起妻,后来虽有与村头寡妇眉来眼去,但也不曾得手,再后来世道就乱了,为了混口饭吃又当了兵,这么多年过来俺已经不想女人了,现在只想好好活着。”

    “这就对啦!”

    一听这话,吴良顿时兴奋的拍了下大腿,仿佛听到了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陈金水被拍了个一头雾水,心说:俺虽然活了大半辈子没碰过女人,但这怎么说起来好像都是一件悲伤的事吧,为啥你高兴成这样?

    其他兵士也是一脸疑惑。

    听说陈金水老哥今年已经都三十有九了,打了大半辈子光棍,多惨的一个人啊,你咋还幸灾乐祸上了。

    这可不是我们认识的吴良,该不会是中邪了吧?

    感受到众人异样的目光,吴良终于觉察到自己的反应有些不合时宜,连忙清了清嗓子,正色说道:“诸位莫要误会,我并非是在笑话陈金水,而是终于发现了对付这个怪物的办法,咱们或许有救了!”

    “啊!?”

    “啥办法!?”

    “快说呀,别卖关子了!”

    众人顿时精神一振。

    “尿!童子尿!”

    吴良说道。

    刚才回忆那头犼受伤的细节,吴良注意到,它只有在落地之后刚准备袭击陈金水的时候才表现出了异常,同时还发出一声痛叫。

    而在整个过程中,犼的前爪并未与任何人或任何物件有过接触……除了陈金水屁股下面的那片木板。

    那片木板与墓室内其他木板相比,只有一个不同之处,就是上面流上了陈金水的尿液,一大滩。

    所以问题有很大概率就出在陈金水的尿液上。

    在这个基础上,吴良又联想到了对付旱魃的方法,后世民间传说对付旱魃最有效的方法,就是童子尿与黑狗血。

    如此推断,既然犼是旱魃所化,那么犼身上可能也继承了旱魃的弱点……

    也是因此,犼退开之前才会对陈金水有所忌惮。

    正是想到了这些,吴良才会忽然询问陈金水是否睡过女人,如此方可进一步证实自己的推论。

    一问,果然如他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