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曹操喊我去盗墓起点 > 第十七章 犼
    “什么烧着了,不是好端端的么?”

    吴良与其余兵士又是一惊,莫名其妙的看向二人。

    几个性格略微暴躁的兵士一惊之后,更是直接骂了起来:

    “嘿,说你俩胖你二人还喘上了!”

    “我警告你们两个,莫要再胡闹,误了事休怪老子不客气!”

    “你们二人欠揍是吧?”

    说着话,有人已经挽起袖子打算上去揍人。

    “慢着!”

    吴良连忙将他们拦住,凝神望着前面两个痛苦扭动哀嚎不断的两人,有些不忍却又有所担忧的道,“这二人的情况有些古怪,倒不像是装出来的,最好不要轻易上前,先搞清楚状况再做定夺。”

    说到这里,吴良忽然想到了什么。

    液体!

    这两个人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同时沾染到了不知名的液体!

    至于那些液体到底是什么,暂时还无法确定。

    只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这个山石之中开凿出来的墓穴中虽然有不少地方都在渗水,但也仅仅只是渗水而已,还没有哪个地方有这么大的出水量,能在一瞬之间在两个人身上留下那么多水渍。

    难道……真是那液体的问题?

    “能有什么古怪?这二人口口声声说被烧着了,身上却连个火星都没见着,分明便是在作怪!”

    一个身形壮硕的兵士骂骂咧咧的道。

    不过听了吴良的话,他倒也没有轻易靠近,而是拨开众人将手中长戈调转过来,用木柄捅咕了捅咕仍在翻滚呼救的两名兵士:“喂,你们两个,别装了,再装我可真翻脸了。”

    就在这时。

    “嗞——!”

    又有一声轻响响起。

    只见一股细小的水柱忽然从天而降,不歪不谢正好射在这名壮硕兵士身上,一直从秃顶浇到了胸前。

    “呸呸!这是什么水,骚味真他娘的重!”

    壮硕兵士没来得及防备,不但嘴里进了水,就连眼睛也没能幸免,一边懊恼的抹着脸一边怒骂。

    然而同一时间。

    剩下的兵士却目光惊惧的望着不远处的穹顶,齐刷刷的向后退了好几步!

    吴良的反应也差不多,瞳孔紧缩望着水柱射来的方向。

    只见在那柏木板封住的穹顶之上,不知何时竟倒吊了一个……怪物!!!

    这怪物浑身布满了漆黑的鳞片,身形与中型犬相差不大,拥有两只修长的耳朵,脖子处长出如同狮子一般的鬃毛,两只前爪却酷似鹰爪,锋利的指甲嵌入柏木板之中。

    而最慑人的,还是怪物那血红色的眼睛!

    那是一对严重外凸的眼睛,眼球几乎已经脱离了眼眶,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掉落出来一般,甚至可以看到位于眼球后方的血管与神经。

    而这一次。

    吴良与兵士们也终于找到了液体的来源,那股水柱便来自这只怪物的两腿之间,竟是它的尿液……

    “娘啊,这是什么玩意儿!?”

    兵士们彻底慌了神,有人声音颤抖的问道。

    “……”

    吴良没有回答,因为他也没有任何头绪。

    紧接着,壮硕兵士的惨叫声同时传来:“啊啊啊!疼死我啦!我全身上下好像被火烧了一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快来救我!救命啊!”

    吴良与众人望去,只见壮硕兵士也已经痛苦的倒在了地上,挣扎扭曲的幅度甚至比先前那两名兵士更加剧烈。

    反倒是先前那两名兵士反而安静了下来,伏在地上一动不动。

    “咣啷!”

    一声脆香。

    其中一名兵士头上的铜盔掉了下来,一张干瘪腐烂的脸庞呈现在众人面前。

    浑浊粘稠的血水正自那张脸的七窍缓慢涌出,一股刺鼻的腐尸臭味在墓室中弥漫,不只是众兵士熟悉这种味道,就算是吴良也并不陌生,因为久经沙场的“有才兄”曾经闻过。

    但问题是……

    就在几个呼吸之前,这名兵士还在他们面前活蹦乱跳的,这么短的时间内,就算殒命也不可能腐烂干瘪到这种程度才是!

    哪怕是最为炎热的盛夏之际,尸体变成这副样子也尚需数月时间吧?

    众人正在恐惧之中疑惑不已。

    却见那名壮硕兵士也忽然没了动静,恰巧他那张死不瞑目的脸正对着众人,竟就这样当着众人的面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变化。

    先是脸上的皮肤松弛下来,这种霉菌正在开始分解皮肤下的细胞。

    紧接着又快速肿胀起来,仿佛气球被吹鼓了一般,进入了传说中的“巨人观”状态。

    接下来随着“巨人观”状态消失,尸体又快速干瘪了下去,混杂着被细菌溶解的器官的浑浊血水自七窍缓慢涌出……

    整个过程,仿佛时间在他身上加速了一般。

    此时再回头去看之前那名死掉的兵士,早已彻底变成了一具干尸,若是没有亲眼看到这番变化,恐怕只会以为他已经死了数年之久。

    “这……!?”

    也正是这一幕,令吴良忽然想到了一些典故。

    《集韵》有云:“犼,兽名,似犬,食人。”

    《偃曝馀谈》又有记载:“狮畏之,盖犼溺着体即腐。”

    将这两个典故中记载的特征结合在一起,面前这只怪物的名字已经呼之欲出:体型像狗,吃人,被它的尿液沾到身体便会立刻腐烂!

    这不就是传说中的“犼”么!?

    除此之外,吴良还有其他的线索加以佐证:

    墓中人的金缕玉衣自内而外被破开,其中的尸骨消失不见,再加上这个陵墓又是不适合男子埋葬的“内藏眢”地形,极有可能发生某种变异……

    《续子不语》曾有记录:“尸初变旱魃,再变即为犼。”

    借此进行推断,吴良得出的结论几乎已经可以被肯定。

    当年梁孝王刘武被葬入墓中,因“内藏眢”地形的影响最终发生尸变,化作旱魃被困于金缕玉衣之中。

    后来旱魃再次变化,最终化作“犼”自金缕玉衣之中逃出,却又被困于墓室之中无法现世。

    如今吴良率领瓬人军破墓而入,撞上便是注定的事情。

    只不过虽然已经推断出了这只怪物的名字,吴良却依旧一筹莫展。

    因为在他所知的那些古籍中,没有任何一处提到了“犼”的弱点,更未言明对付“犼”的具体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