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曹操喊我去盗墓起点 > 第十六章 玉藻前
    见此状况,吴良自然更加不敢大意,连忙对身后兵士提醒道:“诸位聚作一团小心戒备,万不可大意!”

    众兵士均是训练有素的精英,闻言连忙亮出兵器,呈扇形背对吴良展开阵型。

    如此阵型即可互相守护,又可将吴良护住。

    曹禀的待遇也就不过如此,可见经过几个时辰的相处,吴良已经摇身一变从一个无人问津的奴役成了兵士们心中的核心人物。

    “有才老弟,可是发现了什么?”

    一个年纪稍大的兵士压着声音问道。

    “暂时还没有,但这莫名掀开的棺木中,墓主人的尸首已经不见踪迹,有道是‘事出反常必有妖’,虽然我还无法确定具体缘故,但为防意外多一份小心总是没错。”

    吴良并未将金缕玉衣上发现的细节说与众兵士,以免引起过多的恐慌,那样反倒更容易出乱子。

    “所言极是。”

    兵士们听完纷纷点头,互相之间又靠近了一些,屏住呼吸用眼睛和耳朵去感受周围的一切动静。

    这种情况下,吴良也略微安下心来,继续观察棺木内的情况。

    棺木中除了那副破损的金缕玉衣之外,就只剩下一个摆放于玉衣头部左侧的小鼓。

    小鼓呈短圆柱体,两头略小,中间略粗,大小与造型都有些类似于后世陕甘宁地区较为流行的腰鼓。

    不同的是这个小鼓的侧面并未被涂成喜庆的红色,而是被染成了黑色,并在黑色颜料的表面雕上了一些云气纹加以装饰,看起来多了几分贵气与精致。

    除此之外。

    小鼓的两端还装有两个金属环,金属环连接着一条皮带,看长度应该可以套在脖子上,将小鼓挂在胸前或是腋下,这就和后世的腰鼓更像了。

    不过令吴良比较意外的是,历经数百年,这个小鼓的鼓面竟还完好无损。

    古时多以兽皮制作鼓面,虽然比较耐用,但也绝对无法做到留存数百年而不坏,迄今为止后世考古界从未发现一面完整的古鼓。

    所以,这个小鼓的鼓面究竟是用何种材料所制,又或是使用了什么特殊工艺?

    带着这样的疑惑,吴良小心翼翼的爬进棺木之中,将那个小鼓拿在手中细细查看。

    可惜他对兽皮并没有太多的研究,初看之下倒也并未看出鼓面究竟是什么材质,只是用手轻轻按压上去,仍能感觉到鼓面柔软坚韧。

    我了个乖乖。

    历经数百年质感竟还像新的一样,这玩意儿也太稀奇了吧?

    吴良觉得这个小鼓肯定还能用,很想拍一下听听鼓声,但此情此景之下,他最终还是将好奇心按捺了下来,免得搞出什么幺蛾子。

    再看那通过金属环连接在鼓上的皮带也同样完好。

    吴良便将皮带套上脖子,把小鼓挂在了自己胸前。

    他打算将这个小鼓带回去仔细研究。

    毕竟以梁孝王的家底,说是富可敌国也不为过,可以选择随葬的金玉珍宝更是不胜枚数,却单单只带了这个小鼓,这便足以说明这个小鼓的价值绝对在金玉之上,不会只是表面上看起来的这么简单。

    除非……梁孝王就是爱音乐,别叫我停下来。

    做完了这些,吴良又在棺木中仔细查探了一番,见再也没有其他的东西,便又从里面爬了出来。

    结果落地之后,再次瞥见挂在胸前的小鼓,吴良猛然又意识到了什么!

    我这造型……

    要是穿上长袍,再配上一个狐妖面具和几条尾巴,不就是某个知名发际线杀手游戏里的玉藻前么?

    扶我起来,再来一个648!

    就在这时。

    “咯吱吱……咯吱吱……”

    墓室内忽然响起一阵轻微异响。

    这声音好像什么尖利的东西从木头表面划过,令人不自觉的头皮发麻,牙根泛起一股酸意。

    “什么声音!?”

    兵士们的精神立刻紧张起来,四处张望查探。

    吴良也感受到了一丝压力,只可惜刚才的声音很小,他们又只点燃了一支火把,照亮的范围十分有限,很难判断第一时间判断出声音来源,因此也不敢轻举妄动。

    这种状况下,墓室内彻底陷入了寂静,只能听到众人极力压制的微弱呼吸。

    如此僵持了一阵。

    再未听到那诡异的声音,众人才略微安定了一些。

    “吴良,接下来咱们怎么办?”

    有人已心生退意却又不便言明,只得试探性的问道。

    “谁身上还有火把?”

    吴良不答反问。

    “我!”“我!”“还有我!”

    不少人应道。

    这时候的火把均是由油布配合松油制成,燃烧时间最长也无法超过半个小时,因此入墓时每个人都会多带几支备用。

    “人手一支火把点燃,我们准备撤退。”

    吴良又道。

    如今梁孝王墓已经全部探完,吴良本来就已经打算离开,因此已经不必再担心空气的问题。

    再加上梁孝王的尸体莫名失踪,刚才那个声音又太过诡异突然,搞得他有些心神不宁,为了防止发生意外,最稳妥的方式自然便是保证充足的视野,真要有什么问题也能够提前发现作出应对。

    “得令!”

    兵士们也乐得如此,连忙将照做。

    片刻之后,九名兵士人手一支点燃的火把,虽不能将墓室的所有角落照亮,但也照亮了大半,总算令人安心了不少。

    “如此便舒服多了……”

    看着灯火通明的墓室,兵士们笑了起来。

    但话音未落。

    “唉!怎么有水?”

    两名立在最外围的兵士却又忽然怪叫起来。

    吴良与众人连忙循声望去,这两名士兵身上已经沾染了一些不知名液体,看起来湿漉漉的正往下淌。

    “你二人鬼叫个什么,顶上漏几滴水有什么好怕的?”

    “这点胆子还来盗墓,回头叫军候扣下你们的赏赐,再把你二人逐出瓬人军。”

    “走了走了,吓唬人……”

    众兵士看清之后纷纷不以为意的笑道。

    那两名兵士正被笑的有些不好意思。

    但下一秒他们的脸已经变得扭曲起来,猛然倒在地上疯狂的打着滚,两只手如同疯了一般搓揉着自己的身体,口中发出撕心裂肺的痛苦嚎叫:“啊啊啊!疼!疼啊!我好像被烧着了!帮我!救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