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曹操喊我去盗墓起点 > 第十四章 黄肠题凑
    所谓“内藏眢”,乃是一种风水形势,也叫作“棺材涌”。

    要说它的出处……其实并没有什么相关史料可以参考,是吴良自前世一部名气很大的盗墓小说中看来。

    那部小说中描写的“内藏眢”风貌与眼前的情景极为相似。

    同样是在地宫中间的地面上,同样是一个水池,水池中央有一个泉眼,泉眼的水流不停向外涌,既不会溢出,也不会干涸,据说这样的地形在风水形势中有器储之象,极适合埋葬女子,可令子孙受到福荫。

    在这个说法的基础上,吴良还进行过一番推演,得出了一个自认为合理的结论:“如果内藏眢极适合埋葬女子的话,那么应该就不适合埋葬男子了,因为国学中男与女分属阳与阴两种相对的属性,此涨彼必消,时间久了是要出现异数的。”

    当然,这只是吴良自己的推测而已,并没有理论可以作为依据。

    何况“内藏眢”这种风水形势是真是假也同样没有定论,反正吴良翻阅过无数史料,都始终没有找到相关的记录。

    甚至为此上研究生的时候,他还特意向导师进行过请教。

    “你现在应该把心思放到学习上,少看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考古经验丰富的老教授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吴良只得就此作罢。

    不过心中却从未忘却这个问题,只是没有那么执着罢了。

    其实他明白,小说中的许多内容都是杜撰出来的,“内藏眢”极有可能就是其中之一,没必要太过较真,但同时也不能完全排除另外一种可能:天朝上尚有许多神秘文化都只口口相传,虽然并未留下可以参考的史料,有些早已在历史长河中消失,但却也有一些在流落民间的少数后人之中流传了下来,并不能全盘否定。

    回到眼前,望着面前翻涌的水池,吴良陷入了沉思。

    遥想前世来到梁孝王墓实地考察时,这个水池已经只剩下了一个比较深的石坑,坑下还有几个不知通往何处的小洞,当初吴良并未在意,现在想来可能那几个小洞便是此时的泉眼所在了……

    “有才哥,那里有些金器玉器……”

    一个声音打断了吴良的思绪,是之前那个滚下钱窖的年轻兵士。

    吴良顺着年轻兵士所指的方向看去,果然见相对干燥的壁龛之内摆放着一些小型的金制器皿,以及一些羊脂玉打磨而成的砚台、笔架等等日常用具,还有一些原始青瓷陶器。

    而在这个壁龛旁边的几个壁龛之内,则存放着大量竹简。

    这些竹简摆放整齐,可惜因为环境与时间的影响,也已经多数已经断了麻绳,不少竹片散落到了地上。

    吴良走上前去拿起几个竹片查看,上面的字迹早已模糊一片。

    “唉,可惜了……”

    吴良无比惋惜的摇了摇头,如果这些竹简保存完好的话,他一定会建议曹禀将其打包装车带回去以供自己研究。

    在他看来,这些竹简的重要性要远超钱窖里的那些黄金,这是所有考古学者的通病。

    “吴良,这些金器玉器当如何处置?”

    见吴良的注意力居然不在那些金器玉器之上,反倒拿着几个一文不值的竹片摇头,一个兵士又忍不住问道。

    吴良回头瞥见兵士们期盼的目光,便知道他们脑子里面在想些什么。

    “金器全部带走,不过不要私藏,此行诸位皆是有功之人,待出去之后我会向军候请命,将这些金器中的一部分拿出来犒赏你们。”

    于是笑了笑,吴良说道,“至于那些玉器,诸位应知宝玉通灵,葬入墓穴的玉器便是葬玉,久居穴中早已吸入不少死气,恐害尔等性命,万不可取……诸位随我一同将那些玉器、还有那些陶器丢入这水池之内,暂时隔绝死气为妙。”

    Emmm……

    这个水池不浅,只要没有干涸,日后就算再有盗墓贼闯入墓中,也没有那么容易发现这些文物,没准儿就有可能留到后世。

    实话实说,也就是梁孝王墓上下左右都是坚硬的岩石,挖掘属实不易。

    否则他一定会让这些兵士原地挖个坑把这些文物埋了,再把地面恢复原状,这样留到后世的可能性绝对要比投入池中更高。

    “好兄弟!”

    “哈哈,还是吴良仗义,没把咱们给忘喽。”

    “下回使君再有掘墓的任务,你可一定要带上俺,俺啥都听你的……”

    一听出去之后可以赏赐黄金,众兵士立刻来了精神,一个个笑得嘴都合不拢,干起活来自然也积极了许多。

    片刻之后。

    满殿的玉器与陶器已经全部被丢进了水池之中,再看这些兵士,每个人怀里都揣着几样金器,兜的那叫一个严严实实。

    吴良则已经借着这个空档依次查看了旁边的几个墓室,最终将目光投向了另外一间主墓室——棺床室。

    众人刚刚来到门前,就闻到了一股极为浓郁的掺杂着腐朽气息的香气。

    这是柏木特有的香气。

    对此吴良并不感到意外,在他上大学的时候就知道,按照西汉的礼制,皇室下葬都会采用一种叫做“黄肠题凑”的特殊墓葬形式。

    这是特权的象征,除了少数经天子恩许的诸侯王和重臣之外,任何人擅自使用这种墓葬形式都是重罪,诛九族!

    而所谓“黄肠题凑”的主要材料就是一种去了皮的黄心柏木。

    梁孝王刘武本就是汉景帝刘启的亲弟弟,七国之乱时又拱卫长安立下不世之战功,无论从哪一方面去看,都绝对具备使用“黄肠题凑”的资格。

    可尽管吴良心中早有预料,迈步进入棺床室时,依旧被眼前的情景震撼到了。

    他早就知道棺床室的占地面积要比殿室大了许多,并且层距也高出许多,但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么大的墓室,居然从地面到墙壁再到室顶全都被切割均匀的柏木板包裹了起来,直接改成了一间规模宏大的木房!

    这在后世可是早已不存在的,吴良实地考察时看到的只是一个空荡荡石室。

    “咯吱——”

    一脚踏入木房,脚下腐败的柏木板随即发出响动。

    与此同时。

    !

    在吴良与众兵士目光所不能及的位于木房顶部的黑暗角落里,一双血红的眼睛蓦然睁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