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曹操喊我去盗墓起点 > 第十二章 从心
    这是黄金!

    众所周知,黄金是一种化学性质非常稳定的贵金属,不会像其他金属一样发生氧化。

    即是说,即使在这种潮湿恶劣的环境下,黄金也能够十分完好的保存千万年,也是因为这个特性,黄金才从诸多金属中脱颖而出,成为历朝历代乃至整个世界的货币本位,哪怕到了二十一世纪也不曾改变。

    而这座“小山”表面之所以会呈现熏黑色。

    则大概是因为日积月累的污垢在湿气的作用下附着在了上面,又或者是因为这些地下水中含有少量的酸性物质,对黄金表面造成了一些轻微腐蚀所致。

    当然,也仅仅只是表面那薄如发丝的一层,否则吴良仅凭指甲去抠,又怎能轻易抠出藏于下面的金色?

    “有才贤弟,这些铜钱当如何处理?”

    曹禀不明所以,依旧望着面前的海量铜币,有些出神的问道。

    吴良稳定了下情绪,不动声色的回过头来问了一个扎心的问题:“军候,当下铜钱还能在市面上流通么?”

    “这……”

    曹禀闻言一愣,随即面露扎心之色,很不情愿的证实了吴良所学,“长安洛阳一带百姓受董贼小钱所害,早已无人肯收铜钱,多以物易物,在偏远一些的地区或许尚可流通,但也有限的很。”

    “你说的是五铢钱,如果是秦半两呢?”

    吴良又问。

    “半两?”

    曹禀没读过《史记》,对数百年前流通的钱币也没什么概念,又面露诧异之色。

    吴良也不废话,弯腰从钱堆中拿起几枚铜钱递到曹禀手中,借着火光将铜钱上的两个篆体小字指给他看:“军候请看,右为‘半’左为‘两’,这些都是西汉初期沿袭秦制流通的半两钱,这些钱放到现在还能流通么?”

    “这……”

    曹禀的心已经凉了半截,皱眉看着那两个小字,甚至还有些不甘心的用力搓了几下,但半两就是半两,他也不是赌神,怎么搓都不可能将那两个字变成五铢。

    何况就算是五铢钱,放到现在也极难用来补充粮饷……

    那些兵士虽然文化水平不高,但同样能听明白吴良在说些什么。

    大家你看看我我望望你,兴奋的表情也逐渐凝固在了脸上。

    此刻在场每一个人的心情都无比凄凉。

    难道熬了那么多夜,费了这么大劲,死了那么多人,最终就掘出来这么一堆毫无价值的破铜烂铁,图个什么?

    见曹禀与众人已然一副要死的表情,吴良再次偷笑。

    现在情绪已经铺垫到位,这时候再让他们绝处逢生,惊喜便可加倍,如此他的价值也将更加充分的体现出来。

    如此想着,吴良又指着身后的那座“小山”说道:“军候,你再看这是什么?”

    “什么?”

    曹禀有些艰难的将目光从手心中的几枚半两上移开,看向吴良所指的地方,声音沉闷无力的问道。

    吴良咧嘴一笑,拿出之前别在后腰的铜匕首,在“小山”上轻轻一刮。

    表面那层黑色物质被刮开的同时,藏于其中的金色立刻在火光的照射下令人眼前一亮。

    “这、这、这、这是……”

    曹禀瞳孔猛地一缩,不由自主的抬起手臂指着那座“小山”,张着嘴巴“这”了半天却连一句话都无法完整说出,甚至双脚还在难以置信的向后退却。

    众兵士也是瞬间瞪大了眼睛。

    有人虽然还不太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但那抹扎眼的金色与曹禀的反应却是他们有目共睹的,那下面的东西绝对不容小觑。

    “黄金。”

    吴良淡淡的道。

    “!!!”

    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所有人的身体都不由自主的僵直了一下,仿佛不慎踩到了电门。

    黄金!

    一座由黄金堆砌而成的小山!

    这岂不就是传说故事中才会出现的金山!?

    毫无疑问,贫穷不仅能限制现代人的想象力,东汉末年的人也是一样,普通老百姓通常都很难想象的出“大老虎”家的地下室里是一副什么样的情景。

    吴良看着众人,决定给他们一些接受的时间,并未出声打扰。

    实话实说,先前发现这竟是一座金山、而曹禀等人还完全没有意识到的时候,吴良并非没有产生将其占为己有的想法。

    但略微斟酌过后,他最终还是决定上交曹操,先抱上这条大腿再说。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以史为鉴,在乱世之中,一个普通人拥有大量资产还真就未必是什么好事。

    这批黄金留在他手中,只要稍微走露出一点风声,立刻就会被各路豪强找上门来,巧取豪夺各种手段层出不穷,稍有不慎命就要丢,甚至连家人也要受到牵连,一丁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当然,他也可以选择用黄金来招兵买马,不求与各路诸侯逐鹿沙场,只求明哲保身。

    但“树欲静而风不止”,有些事情一旦开始,可就不是你想明哲保身就能明哲保身的了,一定会有人将你卷入战乱之中,还是不死不休的那种。

    而纵观东汉末年历史,诸如吕布、诸葛亮、关羽、张飞、庞统、周瑜、典韦……之流的英雄豪杰不胜枚举,这些人哪个不比他聪明,哪个不比他勇猛,可结局又是怎样?

    就算是曹操这样举世闻名的奸雄,不也有败走华容道的时候?

    所以人最重要的是看清自己。

    和平年代而来他既不会兵法阵法,又没有天下无敌的武功,甚至连死人都没怎么见过……很多方面的差距都不仅仅是熟知历史就能够弥补的,真要让他跑去带兵打仗可能还不如历史上最有名的键盘侠赵括,最后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所以,好好发挥自己的专业特长,做个成功男人背后不可或缺的男人,过上前世最向往的奉旨盗墓的冒险生活难道它不香么?

    最重要的是……

    据吴良所知,砀山之中可并不只有梁孝王刘武墓,而是藏了一整个汉梁王墓葬群。

    其中后世考古界最为著名的“天下石室第一陵”梁孝王王后墓就藏于隔壁那座山麓之中,还有梁共王刘买墓也在附近,这些墓直到九十年代左右才被考古专家发掘,并且均未受到严重的盗墓损坏。

    即是说,历史上曹操就只找到了梁孝王刘武墓,并未发现其他陵墓。

    如此说来,那些陵墓中的宝藏不就是专属于他一人的么?

    这么一想将这批黄金交给曹操即可换取一个身份与一份庇护,从此在这乱世之中过上相对安稳的日子,也就没有那么心疼了不是?

    正当吴良“从心”的想着这些的时候。

    “呜呜呜……”

    旁边忽然传来沉闷的呜咽声。

    吴良连忙回身望去,只见曹禀不停的耸动着肩膀,一行清泪正顺着他黝黑的脸庞悄然滑落。

    见吴良与众兵士看来,曹禀慌忙擦了一把脸,尴尬的解释道:“我这是高兴,我长了这么大从未见过这么多黄金,我爹也是!我伯也是!我太公也是……我与你们打包票,就算是他们见了也要高兴的落泪。”

    是么?

    吴良顿时来了兴致,曹丞相哭起来的样子倒确实有些令人期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