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曹操喊我去盗墓起点 > 第十一章 发财啦
    一听这话,曹禀与兵士们瞬间就来了精神。

    “有才哥,你咋知道那下面是钱窖?难不成你会隔墙视物么?”

    一个不明就里的年轻兵士好奇问道。

    其他兵士闻言也是齐刷刷的看向了吴良,他们对这个问题也很感兴趣,只是还没来得及问出口罢了。

    毕竟,他们与吴良一同进入西宫,一同站在原地感叹墓室之奢华。

    可除了那些摆在明面上的东西,他们什么都没有发现,吴良却能够像回了自己家一般直接找出这个地窖,并一口咬定这是钱窖……

    这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曹禀见兵士们发问,嘴角勾出一抹“这里只有我知道怎么回事”的优越笑容,却并未跳出来言明吴良的“乩童”身份,而是将选择是否回答的权利交给了吴良自己。

    这是一个粗中有细的家伙。

    他觉得吴良是一个隐士,明明有些才气此前却隐而不发,这是一个十分低调的人,所以此刻也未必愿意将自己的身份搞得人尽皆知。

    何况,吴良现在还是瓬人军的秘密武器,秘密武器自然也不是可以轻易示人的……

    曹禀正如此想着,却见吴良已经叉住了腰,一脸臭屁的笑道:“隔墙视物?这位兄弟,你未免也太小瞧我了,我会的可比这厉害的多……不说了不说了,说了你们也不会明白,快点过来搬开这块石板。”

    这就叫原形毕露。

    吴良本就不是什么低调的人,若非之前形势所迫不得不夹着点尾巴,他早就把尾巴翘到天上去了。

    “这……我一向看人很准,难道这次打眼了?”

    看着吴良的臭屁模样,曹禀不由的自我怀疑起来。

    那些兵士虽听的云里雾里,但越是这样反而越发觉得吴良深不可测,见他招呼自然也不敢怠慢,连忙抢着过来搬动石板。

    “一二三!”

    四个人扣住石板缝隙一同用力,只听“咔嚓”一声,那块石板应声而起,露出了一个长方形的黑洞。

    吴良举着火把靠近查看,见黑洞之下是一条倾斜向下的石阶。

    石阶大概只有几米长,火光已经可以照射到钱窖底部,因为地势较低那里有一些积水,水面正反射着火把的光芒。

    不过水应该非常浅,因为前世吴良来梁孝王墓实地考察时曾仔细观察过这个钱窖,对钱窖的大小与深度有所了解。

    “派个人下去查探一下?”

    曹禀适时问道。

    “我去!”

    刚才提出问题的年轻兵士立刻响应,撸起袖子就要往里冲。

    “等等。”

    吴良立刻伸手拦住了他,回身再次将拎在一名兵士手中的野鸡拿了过来,一把丢了下去。

    野鸡既怕人又怕水,进入钱窖立刻扑腾着翅膀向深处逃去,怎奈钱窖就那么大,只能急的在里面打转。

    众人见状也不言语,只是静静地看着。

    几分钟之后,那野鸡终于不再扑腾,却依旧在活蹦乱跳的来回跑动,偶尔从水中跑过,水面仅仅只是没过了它的脚掌一些而已,水确实不深。

    “可以了,下去吧。”

    吴良心中有了判断,扯着绳子将野鸡拽回来,终于点头说道。

    那年轻兵士见他刚用野鸡测了“邪气”,自然更加有恃无恐,迈开大步便兴冲冲的走了下去……这可是钱窖啊,用窖来存的钱得有多少,亲眼见识一下这辈子就值了!

    结果刚走两步,就听“哎呦”一声惊叫。

    这个家伙的脚在湿滑的石阶上打了个出溜,就那么踏踏实实的连人带火把一同滚了下去。

    好在他有些武艺,手上功夫也还算稳当,这么下去竟也没有将火把丢入水中弄灭,反而一个轱辘坐了起来。

    然后。

    “我的娘啊!钱!很多钱!到处都是钱!我长了这么大,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的钱!军候,咱们发财啦!发财啦啊!”

    年轻兵士坐在水中,眼中猛然闪烁起了精光,左看右看激动的有些手足无措,口中兴奋的喊叫起来……说实话,吴良觉得刚才摔那几下应该挺疼的,不过这个年轻兵士好像早就忘了疼痛。

    这就是钱财的魔力啊。

    闻言曹禀与其余众人的表情也是瞬间精彩起来,跃跃欲试。

    不过曹禀还算有些理智,并未忘了询问吴良的意见:“有才贤弟,我现在可以下去么?”

    “可以。”

    吴良刚点了下头,就见曹禀已经纵身一跃跳入钱窖。

    其他兵士也是纷纷跟上,仿佛生怕晚下去一步那些钱就会长出腿跑掉一般。

    “现在有多激动,只怕一会就有多失望。”

    望着他们的背影,吴良暗自摇了摇头,不紧不慢的跟了下去。

    钱窖空间上宽下窄成呈倒置的“凸”字形状,如那个年轻兵士所言,此刻倒置“凸”字肩上堆放着大量铜币,初略估计至少得有数百万枚,合计数量只能以“吨”来统计,看起来确实颇为壮观。

    不过受环境与时间影响,这些铜币自下而上已经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腐蚀,上面呈现出铜器生锈时固有的绿色。

    甚至最下面的有些铜币已经全部被锈迹包裹,如同柿饼一般结出了厚厚的氧化层。

    除此之外,用来串钱的麻绳也已经严重碳化。

    不少铜币在麻绳断裂之后散开,滚落的到处都是。

    不过吴良的注意力并不在这些铜币上面,而是四下打量一下之后,将目光投向了最下层的一座泡在水中的“小山”之上。

    这座“小山”像是由许多切割规整的“小砖块”堆砌而成,表面整体呈熏黑色,同时附着了一些受铜币影响生成的绿色锈迹,看过去并不怎么起眼。

    趁众人都在发呆的功夫,吴良不动声色的来到那座小山跟前,尝试拿起最上面的一块有些松动的“小砖块”。

    沉!

    入手非常沉!

    这块有肥皂大小的“砖块”,吴良一只手居然拿不起来!

    这玩意儿不是绝对不是岩石,任何岩石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密度,也不是一般的金属,一般的金属也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密度!

    吴良的心脏随手一同沉了下来,略微发力用指甲在上面抠了一下。

    一丝金色若隐若现!

    我去!这是……

    这一瞬间,就连吴良也无法再保持淡定,身子轻飘飘的晃了两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