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曹操喊我去盗墓起点 > 第十章 西宫
    “军候此话怎讲?”

    吴良有些奇怪的看向曹禀。

    据他所学,汉代匕首常常与佩剑并用。

    军队中除装备常规兵器外,有的也配备匕首以备急用,而有些官吏除了佩剑也会随身藏上一柄匕首,危急时刻防身自卫。

    这么适合近身肉搏与隐藏偷袭的兵器,怎么就非英雄所用了?

    曹禀毫不掩饰心中的不屑,撇嘴说道:“两军对垒,无非斗将、斗阵、斗兵三种战法,无论何种战法皆需长兵才可赢的光明磊落,这只能用来偷袭刺杀的匕首虽然精致,却是个中看不中用的玩意,就算侥幸赢了也胜之不武,自非英雄所用!”

    “原来如此……”

    吴良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理论,心说这曹禀到底还是太过年轻,嘴上却并未驳了他的面子,顺势说道,“既然这匕首入不了军候法眼,交由我来处理如何?”

    曹禀本就瞧不上匕首,再加上刚收了一批精良兵器心情大好,当即摆了摆手随意的道:“你若有用收下便是,反正是梁孝王的东西,只要他不介怀,我又有什么关系。”

    “多谢。”

    吴良道了声谢,果断将铜匕首拿入手中,又将木盒的蜀锦内衬取出裹住锋刃,别在了后腰裤绳上。

    身为一名奴役,此前他是没有资格持有兵器的。

    此刻却得到这么一件利器防身,简直就是装备大升级。

    而且他很确信,这玩意儿放在这个时代就是神兵,虽受工艺所限未必够削铁如泥,但坚硬与锋利程度也绝非一般铁器可比,哪怕他不是臂力惊人的怪咖,刺穿寻常的锁子甲应该也不在话下。

    只不过具体效果还是等日后无人时再做验证为妙。

    一来是为了给自己留个护身符,毕竟现在还有人在惦记他的性命;二来则是为了防止曹禀看到反悔,那可就亏大了。

    ……

    查探过兵器室,一行人继续深入墓穴。

    不多时他们又来到一处岔路,前方共有三条墓道可选,分别通往左、右、前三个方向。

    “有才贤弟,你看这……”

    曹禀与众兵士已经潜移默化的对吴良产生了依赖,全都眼巴巴的望着他,等他做出最为安全的选择。

    尤其是曹禀,他是这里唯一知道吴良“乩童”身份的人。

    吴良心里清楚,这三条墓道其实是一个“中”字结构的回廊,即是说选择哪条通道都能够到达主墓室,只是远近的问题而已。

    “走这边。”

    略微沉吟了一下之后,他最终还是选择了左侧那条墓道。

    左侧墓道会路过陵墓“西宫”,印象中梁孝王墓的钱窖就藏于西宫之中。

    曹操命瓬人军秘密发掘梁孝王墓主要就是为了筹集军饷,而钱就是军饷,只要有足够的钱,粮食、军械、马匹……什么买不到?

    不过也并非什么钱都能流通。

    据吴良所知,梁孝王刘武生活的年代西汉初期,那时市面上流通的货币是自秦朝沿袭下来的叫做“半两”的铜钱。

    后来历经变革,自“半两”变成了“三铢”,不久又变为“五铢”。

    就算是“五铢”,自西汉到东汉,也经过了多次改变。

    尤其到了董卓掌权时代,为了敛财董卓竟命人融掉了秦始皇所铸十二金人(铜人)中的九个,发行了一种被百姓戏称为“无文钱”的“五铢”,因此引发了极为严重的通货膨胀。

    最后甚至出现了“谷担数万”的情景,老百姓要买一石谷竟要挑一担钱,自此东汉货币系统彻底崩坏。

    也就是说,现在应该连“五铢”钱都已无法在市面上流通。

    老百姓已经基本进入了以物易物的原始交易模式,钱币早就没什么用处了。

    不过有一种东西却是任何时候都能够作为货币进行使用的,那就是——黄金!

    汉代白银还不属于货币范畴,但黄金却早在汉代之前就已经成了所有货币的上位货币,哪怕到了二十一世纪,黄金的地位也不曾被动摇,绝对的硬通货。

    所以曹操派瓬人军发掘梁孝王墓,寻找的应该就是黄金。

    只可惜梁孝王的黄金放在哪里,吴良也无法确定,毕竟后世的梁孝王墓遗址中,可没有一个被标记为金库的墓室。

    这种情况下,自然是从钱窖入手最为明智。

    如此由几名兵士在前面探路,吴良与曹禀跟在后面,走了大约百余米,终于来到一处更加宽阔的墓室前面,这就是西宫。

    前世吴良进入西宫时,这里面就是一个空荡荡的石室。

    除了在岩壁上凿刻出来的一些壁龛、以及岩石筑建而成的基础结构之外,剩下的一切就只能依靠想象。

    但此刻,这里却仍是一座奢华富丽的寝宫。

    寝宫内床、桌、椅、柜等家具一应俱全,虽然都受到环境影响发了霉,甚至有些家具已经损坏,但依旧可以在浓烈的霉气中闻到一股特有的香味,可以判断这些家具皆是使用珍贵的楠木打造而成。

    除此之外,这些家具还都以这个时代同样能够当作货币使用的蜀锦进行了装饰。

    尤其在那张床幔被褥齐全的大床上更是大面积使用。

    只可惜受环境与年代影响,那些蜀锦的损毁也同样严重,有些已经撕裂掉落到了地上,就算还悬挂着的也摇摇欲坠,恐怕连一口气都已承受不住。

    “唉,这些东西也肯定留不到二十一世纪,如果现在有台相机拍下来就好了,随便一张照片拿出去,都能成为考古界的世纪级重大发现……”

    吴良不无惋惜的摇了摇头,随后又将目光投向了桌子与壁龛中的摆件。

    桌上摆有一个茶壶以及一组雕工精细的玉杯。

    茶壶乃是西汉刚刚发展起来的原始青瓷材质,而玉杯则用羊脂玉雕刻打磨而成,并在杯身镶嵌了一圈金箔。

    壁龛中则摆放着一些大小不一形状各异的陶罐,看材质皆为原始青瓷技艺烧制而成,上面印有细细的麻布纹,造型端庄,釉质肥润,开片匀细,以西汉时期的烧制工艺来看,应该均出自大师手笔。

    “这些东西倒是可以保存下来,到了二十一世纪随便一样拿出来都是国宝级的文物,价值连城。”

    吴良已是看的两眼放光,只恨自己不能像某些小说里写的那样,能够在两个时代时空旅行,顺便还带着个随身仓库。

    “有才贤弟,你在看些什么?这地方也就那几个玉杯还有些价值,却也有限的很呐。”

    见吴良神色越来越古怪,曹禀忍不住说道。

    闻言吴良回过神来,冲曹禀笑了笑,径直走向西宫西南角的一处空档,用脚在铺于地面的一块不起眼的石板上重重的踩了两下,确定下面确实是空的,这才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说道:“这下面便是梁孝王墓的钱窖,来几个人打开看看,或许能有所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