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曹操喊我去盗墓起点 > 第九章 铜匕首
    接下来在“精神领袖”吴良神神叨叨的带领下,众人很快便顺利完成了标准的四跪十二叩之礼。

    陈金水壮着胆子顶着满背心的冷汗蹑手蹑脚的向车马室外挪动。

    过程中时不时咽一口口水,回头望上众人一眼。

    看得出来这个家伙紧张的要命,不过为了弥补自己的过错,也为了证明自己是一个有担当有尿性的战士,他依旧强撑着并未退缩。

    众人也同样紧张的屏住呼吸,望着陈金水眼睛眨都不眨一下。

    结果。

    自然是无事发生。

    陈金水走出车马室,一直来到墓道中央都好端端的活着。

    “有才贤弟,陈金水至此仍安然无恙,这是不是说……”

    曹禀松了口气,碰了碰身边的吴良,试探性的问道。

    “恭喜军候!墓主人已感受到我们的诚意,我们得救了!”

    吴良立刻露出一脸喜色,大声说道。

    “真的?”

    曹禀惊喜。

    “噢——得救啦,哈哈哈!”

    “多亏有吴良在,若不是他,我们只怕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盗墓果然是个手艺活儿,哪怕墓中有金山银山,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取走的。”

    “吴良老弟,你此前是干什么的,为何有如此见识?”

    “……”

    兵士们纷纷沉浸在劫后余生的喜悦中,有人欢呼,有人感叹,顺便也终于有人开始关心吴良的身份。

    就在这时。

    “噗通!”

    一声闷响蓦然传来,众人连忙望去。

    却见刚才还能站立的陈金水,此刻却仿佛浑身的力气瞬间被抽光了一般,双腿一软重重的伏倒在地。

    什么情况!?

    众人皆是一惊,莫非高兴早了?

    吴良也是心中一紧,难道自己胡说八道出来的事情,也能打脸?

    结果就见已经倒在地上的陈金水忽然又动了起来,随后竟像条蛆一般仅依靠双手和腰部的力量扭动着身体,僵硬的动作中透着古怪,十分渗人……

    看到这无比诡异的一幕,众人已然紧张到了极点,大气都不敢出一口,有人默默的攥紧了手中的长戈。

    就连曹禀也摸到了腰间佩剑剑柄。

    终于,陈金水扭动着将身体调转过来。

    吴良手中的火把照亮了陈金水那张湿漉漉的脸。

    此刻在火把那不算明亮的火光映射下,陈金水正仿佛发怒的野兽一般不停的喘着粗气,五官紧皱的脸庞显得狰狞可怖,太阳穴处有几条青筋高高隆起……

    “有才贤弟,陈金水这是?”

    曹禀“唰”的一声拔出腰间佩剑,剑尖指向陈金水。

    其他兵士也是纷纷将兵器亮出,小心防备这个莫名“变异”的同伴。

    “……”

    吴良舔了舔嘴唇没有说话,他也没有搞清状况,更不知该如何应答。

    然后。

    他们就听到了陈金水那似哭又似笑的声音:“奶奶个熊滴,谁过来扶俺一把,俺松了口气才发现不知啥时候两条腿已经软的站不住喽,可跌死俺了,哎呦,俺滴波棱盖呦……”

    ……

    又是虚惊一场。

    众人搞清楚状况后又好气又好笑,果断将陈金水拖过来蹂躏了一顿,终于在询问过吴良的意思后继续探索梁孝王墓。

    车马室对面便是兵器室。

    兵器室内陈列着好几排兵器架。

    上面陈列着各种各样的兵器,有环首刀、有长矛、有手戟、有铁胎弓、还有长剑,粗略估计数量过百。

    只不过这些兵器都是西汉年间就已经普及的铁器,又在这潮湿幽暗的环境中存放了数百年,如今自然或多或少受到一些侵蚀,带上了斑驳的锈迹。

    尤其是铁胎弓受损最为严重,牛筋制成的弓弦已经系数老化断裂。

    跟在吴良身后,曹禀细细打量着这些兵器,眼中已经泛起了亮光:“这些兵器质地细腻淬炼扎实,存放百年锋刃犹隐约可见,无疑皆是由百炼精铁铸造而成,都是难得的利器啊!”

    “俺随曹使君攻打匡亭时,擒下袁术手下大将刘祥,那时他手中兵器便是这般质地……”

    “我这破刀若是碰上这样的利器,一合之下恐怕便要卷刃。”

    “如今铸造这批兵器尚要花大价钱,何况数百年前,这梁孝王刘武不愧是皇亲国戚。”

    “……”

    众兵士也是凑近了眼巴巴的看着这些兵器,忍不住议论起来。

    这些兵士生在乱世,又配得上“精英”二字,归入瓬人军之前必定见过血打过仗,因此对赖以生存的兵器也必定有一些了解,就像现代战士对枪械特性了如指掌是一个道理。

    不过经历了刚才的事,他们全都自觉管束住了自己,没有一人私自去触碰这些兵器。

    可惜这些兵器完全入不了吴良的法眼。

    毕竟在他所生活的21世纪,随便一把家用菜刀都是不锈钢材质,如果是特种用途的铁器,那更是一般人说都说不明白的合金材料。

    不过见曹禀与兵士们对这批兵器的评价如此之高,又知这些兵器就算无人偷盗也断然无法保存到后世。

    吴良果断化身舔狗问道:“军候,若我们将这批兵器带回去,使君会高兴么?”

    “那是自然!”

    曹禀当即兴致勃勃的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若将它们带回去打磨一番,赏赐各路将领使用,定可提升我军战力,使君求之不得!”

    “既然如此,待我们探查过墓穴之后,军候便可派人进来搬运。”

    吴良点头道。

    “可是,墓主人肯么?”

    曹禀有些担忧的问道。

    “军候不必多虑,梁孝王乃大汉王室,使君如今为匡扶汉室发兵,向他借些身外之物如何不肯?只是莫要像刚才那般蓄意损坏,扰了梁孝王清净即可。”

    吴良煞有介事的说道。

    这也是个事实,东汉末年将“匡扶汉室”挂在嘴边可不只有刘备,曹操也是如此。

    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之后,权势早已达到顶峰,却终身以丞相自居,从未称帝,众所周知,最终篡汉称帝的是他的儿子曹丕,武皇帝也是曹丕追尊。

    “如此甚好!”

    曹禀当即喜不自胜,喜悦之余却又瞥见最内侧的壁龛中放着一个一尺来长的木头盒子,好奇问道,“那又是什么?”

    “待我查看一番。”

    吴良刚才就注意到了这个木头盒子,只是还未来得及细看。

    受到环境影响,木头盒子的表面已经受到了腐蚀,隐隐可见上面刻有一些花纹,但已无法判断到底是什么花纹。

    吴良走上前去借助火光细细观察,并未发现任何机关禁制,这才站到侧面小心将其打开。

    木盒里面是一层极为柔软的红褐色蜀锦内衬,受到木盒的保护,这层内衬目前为止还未受到较为潮气侵蚀,甚至比想象中的还要干燥。

    而在蜀锦内衬之上,则静静的躺着一柄——匕首!

    匕首只有6寸来长。

    红铜作柄,精铁为身。

    雪白的锋刃在火光的映射下,竟有那么几分璀璨。

    这不是普通的铁?

    看到这抹璀璨,吴良暗自心惊。

    普通的铁以汉朝的工艺无法打造出这抹亮银色的,作为兵器也不可能掺杂质地较软的白银,并且这个时代还没有合金一说。

    那么这匕首的材质可选范围就小多了,很大概率可能是陨铁!

    研究表明,陨铁作为一种天外来物,是一种以铁为主要成分的镍铁合金。

    镍铁合金具有熔点高、硬度强、不易腐蚀的特性,因此在古代可是打造“神兵利器”的珍贵材料。

    只不过在二十一世纪,合金工艺早已充斥了人们生活的每一个角落,比如常用的不锈钢制品,也就是铬镍系不锈钢,其主要成分就是镍铁合金。

    如果真是陨铁铸造而成的话,这匕首倒是个不错的防身武器,至少绝对不会比后世的菜刀差……

    吴良心中正如此想着。

    却听曹禀有些惋惜的评价道:“这兵器倒是精致许多,只可惜是一柄匕首,非英雄所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