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曹操喊我去盗墓起点 > 第五章 拐钉钥匙
        “哦?你有何妙法,快快讲来!”

    曹禀闻言一喜,连忙问道。

    其余众人也是一脸期盼的望向吴良,等待着他将“妙法”展现出来。

    迎着众人的目光,吴良却并未立刻回答曹禀的问题,只是淡然一笑,冲后面一个手持长戈的站岗兵士招了招手:“这位大哥,借长戈一用。”

    “这……”

    兵士面露疑色,兵器可不是能随便借人的东西,于是立刻质询的望向曹禀,见曹禀也是点头许可,这才终于将长戈递上。

    “多谢。”

    吴良点了点头,接过长戈对着两道石门中间的缝隙比划了一下,而后竟顺着缝隙将其插了进去。

    如此长戈探入约莫一米左右的长度,忽听“锵”的一声脆响,似是顶到了什么硬物。

    “果然是自来石!”

    吴良眼睛一亮,嘴角微微勾起。

    “自来石”顶门,在古代是一种较为常规的防盗手段。

    这玩意儿原理其实非常简单:即先在门内地上和门上各挖出一条槽沟,当两扇门关闭时,将立于地上槽沟内的石柱倚在门后,人走出后,石柱随着石门的关闭慢慢倾斜,待石门完全关闭,石柱也随之慢慢滑入两扇门中间刻出的槽沟之中,于是石门得以完全顶死。

    而想要打开石门,便要用到古代建陵工匠的不传之秘——拐钉钥匙。

    这玩意儿听起来很玄乎,但其实只是一截顶端被弯成半个“口”字的金属条,看起来就像一个缺了半边的无底勺子。

    使用时将拐钉钥匙的半个“口”竖起来,顺着门缝慢慢插入,待接触到自来石后,再将“口”字横过来套住自来石上端,如此在杠杆原理的作用下,仅需一人便能够将自来石推立起来,没了自来石顶门,本就设有门轴的石门自然一推就开。

    只不过古时为了保守王陵秘密,向来有完工之后将建陵工匠灭口的传统,一般人根本无从得知门后机关,能破自来石的拐钉钥匙自然也极少有人知道。

    因此这玩意儿一直到了1955年发掘明代定陵时,才被一位考古学家从一段极为隐晦的史料中悟出。

    而如今荒郊野岭,让吴良去制作一把像模像样的拐钉钥匙显然是不现实的,不过前端呈“T”字形的长戈与拐钉钥匙倒有几分相似之处,也算是一件不错的替代品。

    “如何?”

    听到脆响,又见吴良神采奕奕,曹禀连忙凑过来询问。

    “军候请稍安勿躁。”

    吴良笑了笑,慢慢将长戈横过来架住自来石,而后逐渐向上移动,如此直到自来石上端才逐渐用上了一些力气。

    “咔嚓!”

    里面随即传来岩石摩擦的声音。

    有动静!

    曹禀等人瞬间屏住呼吸,静悄悄的观看吴良操弄。

    只见他手中的长戈逐渐向里延伸,似乎在推着什么东西移动,直到长戈后端的木柄几乎全部没入门缝之中。

    “轰隆!”

    门内忽然又传出一声响动。

    曹禀等人吓了一跳,连忙向后退了两步。

    此时吴良却舒了一口气,转头笑着对曹禀说道:“军候,你现在可以命人开门了。”

    “推?”

    曹禀一愣。

    现在他还没搞明白吴良究竟做了什么,因此也不太明白吴良所谓的“开门”是怎么个“开门”法。

    “推。”

    吴良点头。

    闻言曹禀依旧一脸疑惑。

    这石门少说重万斤,刚才推了纹丝不动,现在就能推开了?

    不过见吴良一脸肯定,曹禀还是依言将其余兵士召集过来,分做两组分别去推动两扇石门。

    “开!”

    一声令下,两组人一同用力。

    “轰轰轰……”

    伴随着粗大门轴的轰鸣声,万斤石门竟轰然而开。

    门内随之升腾起了阵阵雾气,回音穿过雾气在深邃幽暗的墓道中回荡,是那么的动人心魄,荡气回肠。

    紧接而来的是一股散发着浓烈霉味的热浪,仿佛一只远古巨兽猛然张开了深渊大口,要将一切吞噬一般,逼得众人不得不后退了几步,才终于稳住身形。

    但这热浪来得快,去也得快。

    仅仅一个呼吸的功夫,一切便又重归平静。

    直到此时,曹禀等人才终于反应过来,脸上随即洋溢起狂喜的笑容,竟如同孩子一般抱在一起欢呼:“开了!门开了!”

    这是发自内心的欢喜。

    瓬人军来到砀山已一月有余,因为经验不足掘墓工作一直以来都不怎么顺利,还做了许多出力不讨好的无用功,否则也不可能直到昨夜才挖到墓门。

    因此积压而来的疲惫与郁闷不止曹禀有,属下的兵士也都或多或少有一些。

    今夜好不容易如此顺利一次,自然便成了负面情绪的宣泄口。

    吴良也去不打扰他们,只是回身自顾自的将竹笼里的野鸡取出,再将叫曹禀提前准备好的绳子绑在野鸡脚上。

    “吴良,接下来咱们怎么做?”

    最先平静下来的还是曹禀,他见吴良正在摆弄野鸡,便一脸期待的凑过来问道。

    “军候稍安勿躁,咱们两个时辰后再进墓。”

    吴良淡然说道。

    “两个时辰?门既已打开,为何不一鼓作气?”

    曹禀仿佛被泼了一盆冷水,十分不解的道。

    其余兵士也是一副“老子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看这个”的表情。

    “军候有所不知,陵墓久居地下,阴气不断积压,久而久之必生邪气,贸然入墓恐有不测。”

    吴良将绑好的野雉抱起来,接着胡言乱语道,“邪气人眼虽不能视,但雉眼可查,因此我们需先将这只野雉放入墓中,令其查探一番再做定夺,免得无端搭上军候与诸位将士的性命。”

    说白了,他其实就是要放这只野鸡进去探查墓中是否有毒气,以及空气中的氧气含量,顺便借助这段时间给墓室通通风。

    只不过之前没有向曹禀科普空气理论,现在自然也就不必科普野鸡的真实用途了。

    不过邪气之说也并非完全子虚乌有。

    上学时一些考古经验丰富的专业导师,便曾讲述过一些不为人知的奇闻邪事。

    虽然那些公之于众的考古报告中,从来不会提及过任何非科学事件。

    但这并不代表那些灵异事件便不存在,甚至有些灵异事件根本无法用21世纪的科学知识来解释,尚且需要借助一些民间传说和历史文献中仅记载了只言片语的古老方法才能解决。

    因此考古与盗墓,并不仅仅只是掌握科学方法就够了,有时候还是不得不信邪……

    “原来如此,便依你所言,可我们现在做些什么?”

    听了吴良的话,曹禀果然不再想“一鼓作气”的事。

    “只需留下几人镇守墓门,不教那野雉逃出即可,剩下的人可以先出去歇息。”

    吴良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