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曹操喊我去盗墓起点 > 第四章 十人一鸡
    “此话当真!?”

    一听这话,曹禀终于再也坐不住,“嚯”的一声站起身来,一脸惊喜的望着吴良,仿佛在看一件失而复得的宝贝。

    “小人便是有十个脑袋,也不敢欺骗军候。”

    吴良低眉顺眼的道。

    “好!好得很!今夜我亲自与你领兵五十再探梁孝王墓,若你所言非虚,我定重用于你,日后见了使君还要亲自为你请功!”

    曹禀当即拍案说道,果断中透出那么点病急乱投医的味道。

    吴良心中一喜,结果才刚打算躬身道谢,便又被周丰跳出来横插了一杠:“军候三思啊,吴良所言尚无定论不说,军候万不可以身犯险,何况瓬人军如今已不足百人,倘若再折损五十将士,便与全军覆没相差无几了。”

    “用不着五十人,我只要十人即可。”

    不待曹禀做出反应,吴良已经自信笑道。

    盗墓从来不是人越多越好,尤其是这种封闭的墓穴,进去的非专业人员越多,反倒越容易引发危险,对陵墓造成的无谓损坏也越严重。

    而身为一名考古学硕士,吴良自然也受到了“保护性发掘”理念的影响。

    历史上梁孝王墓终究难逃被盗的命运,只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他现在出手相助至少还有机会将一些具有考古价值的文物保存下来,以供后世进行考察研究。

    “十人?”

    曹禀与周丰都是一愣。

    “不过这十人需由我亲自来选。”

    吴良又道。

    “可有什么要求?”

    曹禀想了想,又问。

    “军候与都伯皆武艺过人,若二位肯一同前往,那就再好不过了。”

    吴良故意看着周丰说道。

    “有才兄”了解周丰,此人乃是贪生怕死贪图享乐之辈,定然不肯以身犯险,正好借此机会让他当着曹禀的面出个糗,权当作一次小小的回击。

    至于曹禀,刚才进入军帐之前,他便听到了“不成功便成仁”的豪言壮语。

    所以就算吴良不提他应该也会去。

    最重要的是,吴良已知有人要暗害于他,将曹禀带在身边,便等于带了一道护身符,顺便还可以让曹禀亲眼见证自己的本事,一举两得。

    “混账!”

    周丰果然立即反对,声色俱厉的道,“若军候与我一同入墓,谁来坐镇瓬人军,出了乱子你能负责?”

    “周都伯所言极是,那便请军候坐镇军中,周都伯与我一同入墓吧。”

    吴良故意说道。

    “我?咳咳,军候你是了解我的,我……”

    周丰顿时一脸尴尬,假装咳嗽着又要向曹禀解释。

    “够了!今夜我与你一同入墓,周丰在外策应。”

    曹禀已经懒得再听那些废话,见周丰还想说些什么,当即又摆手道,“我意已决,此事不必再议!”

    吴良顺势又道:“除此之外,我还要军候前几日捉来养在帐外的那只野雉。”

    “吴良,你莫要得寸进尺!便是军候来了砀山之后也不曾进过半点荤腥……我也是!”

    周丰当即又忍不住破口大骂。

    曹禀却十分有趣的看着吴良笑道:“这有何难,待你助我办成此事,我便命人将那野雉煮来只给你一人享用。”

    这分明是以吃货之心度君子之腹啊!

    是可忍孰不可忍!

    吴良愣了愣,只得无奈解释道:“军候误会了,我要那只野雉是像将其一同带入墓中另有所用……不过事成之后,请军候准许我烤来吃。”

    野鸡:WDNMD!

    ……

    东汉末年的人还是比较迷信的,民间普遍认为墓主人的魂魄白天会留在阴宅中休息,只有到了晚上才会出门。

    因此若要开坟掘墓,必须等到日落之后。

    不过吴良认为,这只是瓬人军日夜颠倒的其中一个原因。

    另外一个原因,则主要是出于曹操的立场。

    历史上曹操终身都以大汉臣工自居,臣工公然派人盗掘大汉王族的陵墓肯定说不过去,万一被人知道没准儿就要与董卓一样沦为众诸侯的众矢之的,所以这种没办法放上台面上的事,最好还是晚上偷偷进行。

    后世盗墓小说中摸金校尉那“鸡鸣不摸金”的规矩可能就是这么来的……

    也是因此,尽管吴良心里觉得白天晚上没什么区别,也自觉选择了入乡随俗,在曹禀的安排下暂时在军帐之中歇息,一直等到夜里再开展发掘工作。

    ……

    如此一日无话。

    待瓬人军吃过晚饭之后,一轮明月已经悄悄爬上树梢。

    阵阵秋风吹过山麓不时发出刺耳的啸声,朦胧月光照过枯树在地上留下狰狞的黑影,正是夜黑风高掘墓夜。

    曹禀早早便在墓前集结好了人手,加上他自己一共十人,皆是瓬人军中的精英。

    不过就算是精英,在昨夜刚莫名害死了百余条人命的诡异墓穴面前,心中也是多少有些忐忑,这点通过他们那如临大敌的神情便可看出些端倪。

    “诸位将士,今夜一切事宜由吴良负责,尔等皆听令于他,但有违抗者按军法处置!”

    曹禀是个爽利的人,一上来指挥权交给了吴良,自己反倒做起来甩手掌柜。

    “是。”

    众人心中不安,答应的声音自然有些稀拉。

    “谢军候,我只提两点要求。”

    吴良先是向曹禀行个礼,随后转身对众人说道,“第一,进入墓中需集体行动,任何人不得擅作主张,更不得擅自触碰任何物品;第二,只点一根火把照明即可,倘若火把熄灭,无论任何情况都需立即撤出墓穴,不得有误,听清楚了么?”

    “听清楚了。”

    答应的声音依旧稀稀拉拉。

    “好,大伙带上工具与兵器跟我走。”

    吴良也不介意,极为随意的冲众人挥了挥手,迈着大步向墓**走去。

    经过昨夜的事情,他已经可以确定前面这段墓道中并无毒瘴,再有今天一整天的通风,里面的空气已经与外界完成了交换,自然没什么好担心的。

    望着他潇洒的背影,众人却依旧有些不安,但见曹禀目光扫来时,才连忙壮着胆子跟上。

    如此不消多时。

    吴良已经穿过墓道来到那两道挡路的巨大石门面前。

    这是一座起券的门洞,全部用平整的石条构成。

    券门门楼的檐瓦、脊兽、椽头全部用汉白玉雕刻而成。

    券门下是用大青石雕成的须弥座,上面极其细腻地雕刻着俯仰莲花的纹饰,具有浓厚的道教意味和神秘色彩。

    券门之下,就是两扇辉煌威武的石门。

    石门同样通体由汉白玉雕琢而成,上面除了落有一些灰尘,篆刻出来的花纹依旧清晰可见。

    吴良见过这些花纹,乃是两汉时期流行的“云气纹”。

    “云气纹”这个时期的天界和飞升思想相关,将这种花纹雕刻在墓门上,自是有助墓主人升入天界的寓意。

    此时曹禀也已经跟了上来,想起吴良上午的描述,便将双手按在石门之上用力推了两下,其他的兵士也连忙走上来帮忙。

    果然如吴良所言——纹丝未动!

    除此之外,曹禀还发现两道门之间有一条三指来宽的缝隙,便又拿着火把靠近了向里面望去,结果也是什么都看不到。

    “此门坚固异常,莫非要用撞木不成?”

    曹禀扭过头来,微微皱眉道。

    昨夜百余人都推不开这两扇门,他只带了这么几个人自然也推不开。

    “不必,我有一法,可轻易打开此门。”

    吴良胸有成竹的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