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曹操喊我去盗墓起点 > 第二章 鬼吹灯
    军帐之内。

    “这可如何是好?”

    都伯(副职)“周丰”焦躁不安的来回踱步,口中不停的念叨,“使君命我二人两月之内发掘梁孝王墓,如今期限已过大半,我们非但没有完成发掘,昨夜还莫名折损了过半人马,回去要如何向使君交代?”

    “回去?这点事都办不好,倒不如死在这荒郊野岭。”

    军候“曹禀”面色凝重的望着旁边的佩剑吐了口浊气,却只觉胸中更加愁闷。

    “军候莫要轻言生死,使君与你乃是伯侄,想来就算此次任务失利,他也不会过分责罚于你,到时还要请军候为我美言几句才是。”

    周丰终于停下脚步,连忙上来劝道。

    “正因如此,我才更加无颜回去面见伯父。”

    曹禀叹气道,“上月徐州陶谦纵容属下害我太公性命,伯父怒而征伐陶谦,我本欲做个先锋领兵手刃仇家,奈何伯父另有打算,偏要命我统领瓬人军前来盗墓以解前线军饷之急……”

    说到这里,曹禀猛的顿住,仿佛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一般,下意识的改口道:“……彼时我还怪伯父大材小用,如今不但损兵折将还一无所获,唉——”

    周丰也假装没有听到前面的话,不动声色的提议道:“这……不如再派些人进墓查探一番,或许能另有所获?”

    “瓬人军本就只有两百余众,如今伤亡过半尚未查明原因,剩下的皆人心惶惶,兵士之中已经传出鬼怪害人之说,谁还肯以身犯险?你么?”

    曹禀抬眼看向了周丰。

    “咳咳!”

    周丰尴尬的咳嗽了两声,连连解释道,“军候你是了解我的,我自幼体弱多病,医师嘱咐不可踏入阴寒之地,否则命不久矣……不过军候不必多虑,只要你一声令下,谁敢退缩便是逃兵,按律可斩。”

    “呵呵。”

    曹禀翻眼冷笑,心说若非你那舅舅在我伯父面前力荐,你何德何能担得起瓬人军都伯一职?

    不过此刻显然不是计较这些细枝末节的时候,曹禀随即重新陷入苦恼之中:昨夜究竟发生了什么,难道墓中真有鬼怪作祟不成?

    良久之后。

    “砰!”

    似乎下定了决心,曹禀忽然一巴掌拍在桌上,咬牙说道:“不成功便成仁,今夜我亲自率人下墓!倘若死在墓中,权当做报效了伯父的信任!”

    “不可!万万不可啊!军候若是遭遇不测,瓬人军谁来统领?”

    周丰吓了一跳,赶忙跳过来苦苦劝说。

    就在这时候。

    “报——!”

    帐外忽然传来一声令报。

    “进来!”

    话题暂时终结下来,曹禀重新坐回椅上,面无表情的道。

    一名兵士快步跑进来,抱拳说道:“报!军候,昨夜入墓的人中尚有一个活口,如今已被带至帐外,请军候发落。”

    闻言曹禀瞬间来了精神,连忙说道:“活口?速速带进来!”

    “是!”

    兵士躬身退下。

    一晃眼的功夫,便有一个蓬头垢面的年轻人跟在兵士后面走了进来。

    “怎么是你?”

    见到这个年轻人,曹禀尚未开口说话,反倒是周丰率先面露惊讶之色,仿佛见到了最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一般。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吴良。

    吴良自然也注意到了周丰的反应,心中疑惑的同时,蓦然想起了一些事情:

    “有才兄”与周丰是有过节的,起因是“有才兄”曾因食物分配不公的事向曹禀举报,导致负责此事的周丰受到斥责,从那时候起此人便怀恨在心,处处与“有才兄”为难。

    好在曹禀为人还算公正,在没有抓住“有才兄”把柄的情况下,周丰倒也不能明目张胆的拿他怎样。

    但暗地里就不好说了,比如指使他人在墓中神不知鬼不觉的干掉他?

    总之,周丰完全有这么做的动机。

    只不过现在吴良还仅仅只是怀疑,并没有掌握确切的证据,因此也不好在曹禀面前说些什么,能做的只是多留一个心眼。

    “拜见军候、都伯。”

    如此想着,吴良低眉顺眼的行礼道。

    “不必多礼。”

    曹禀摆了摆手,急切问道,“你即是昨夜唯一的活口,且说说墓中所见所闻,我们的人究竟因何全军覆没?”

    吴良心思转动,其实通过那些人的死状,以及昨夜发生的一些细节,他已经差不多推测出了这起事故的原因——“入井死”!

    二十一世纪不论是考古人员还是盗墓贼都知道,古墓常年封闭,墓中的空气成分已经发生了变化,其中最常见的就是一氧化碳和二氧化碳过量,这两种气体极易产生又无色无味,前者会让人中毒,后者可令人窒息,简直就是隐形的超级杀手。

    面对这种情况,最好的办法是预先通风。

    但这个最近组建的瓬人军似乎完全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才刚将金刚墙拆除就立刻派人查探,而且一下子进入百余人,还同时携带了数十支点燃的火把。

    这种做法无疑会加剧墓中的氧气消耗,使一氧化碳和二氧化碳激增。

    甚至在查探期间,所持火把一度熄灭,墓中的人也没有丝毫警觉,如此才酿成了这场本可以避免的惨剧……

    但同时吴良也清楚,东汉末年尚且没有空气的具体概念,更不要说什么一氧化碳、二氧化碳之类。

    所以强行科普未必有用。

    在有人对他的性命虎视眈眈的情况下,没准儿还有可能被人咬住不放,最终落得布鲁诺一样的下场。

    与其冒这个险,倒不如先用这个时代的人最容易理解的说法将其唬住,再以高人姿态出手解决问题,从而获得军候的信任与倚重。

    如此,方可将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

    思前想后,吴良终于垂下目光声音低沉的道:“军候可曾听过‘鬼吹灯’?”

    “鬼吹灯?倒不曾听过,何解?”

    曹禀再次蹙眉,眼中划过一抹惊疑之色。

    周丰也是面色怪异,极不自在的变换了一下站姿,以此来掩盖心中的不安。

    其实莫说这个时代的人,就算吴良所在的二十一世纪,当人们同时听到“鬼”与“墓”这两字的时候,也会不自觉的产生许多联想,更何况完全没有盗墓经验又深受封建迷信思想影响的二人。

    “相传‘鬼吹灯’是活人与死人之间的约定。”

    吴良的声音越发低沉,眼睛直勾勾的望着两人,半真半假的说道,“活人进入墓室地宫行盗窃之事,倘若所持明火忽然熄灭,便是尚未往生的墓主人下了逐客令,警告盗墓者不得妄为,盗墓者需速速退去,不可取一物,否则必遭灭顶之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