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曹操喊我去盗墓起点 > 第一章 真·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男人
    东汉末,初平四年秋(公元193年)。

    北风萧萧,落叶簌簌,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亮了肃穆萧杀的砀山,也照亮了摇摇欲坠的大汉王朝。

    后世《水注经》中有云:“砀山有梁孝王墓,斩山作郭,穿石为藏,行一里,到藏中,有数尺水,水有大鲤鱼,黎民谓藏有神,不敢犯之。”

    砀山深处,有一座数百年历史的寝园。

    本该是肃穆幽静的破败寝园内,却蓦然传出几声惊叫——“鬼!鬼啊!诈尸啦!”

    “诈尸?”

    挣扎着从一堆重物中钻出来,吴良看到几名男子正面色惊恐的向远处逃窜。

    这几名男子身着不合时代的麻布衣裳,头上顶着一个蓬乱的丸子头,脚上瞪着一双破烂草鞋,全身上下都是污迹,看起来好像几条狗啊……

    “嘶——我没死?”

    疑惑的挠了挠后脑勺,随之而来的剧烈疼痛令吴良瞬间回过神来。

    他是一名考古专业硕士,同时也是国内一家知名国际旅行社的金牌导游。

    这个职业虽然与自己报考考古专业时憧憬的生活完全是两回事,但日子总归还过得去。

    就在刚才,吴良正带团参观汉墓博物馆,馆内一座重达几百斤的镇墓兽石雕忽然倾倒,眼见石雕便要砸中一位老者,他本能的冲上前去将其推开,结果自己却被压在下面,随后失去了意识……

    这一砸,我即便没死也必定受伤!

    如果还能抢救一下的话,我应该会被送往医院,博物馆和旅行社的相关责任人肯定会第一时间赶来处理此事,如果事迹再被新闻媒体宣传一波的话,评个见义勇为奖肯定没有问题,奖金与鲜花一样都不会少。

    而且按照某些小说的套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那个被我救下老者没准儿刚好有一个亿万富翁的儿子,以及一个貌美如花的孙女,孙女为了谢我通常会以身相许,或者傲娇一番再以身相许也行……

    那样的话,我就可以顺理成章的迎娶白富美,出任CEO,从此走上人生巅峰了。

    可是。

    这荒山野岭绝对不是医院!

    那几个人也绝对不是医生护士和领导记者!

    更不是什么亿万富翁和他那貌美如花的女儿!

    所以……

    我在哪?

    正当吴良还没有搞清楚状况的时候,汹涌而至的记忆狂潮便瞬间将他拉入了怀疑与自我怀疑的混乱状态。

    片刻之后,两个不同的记忆在脑中交织,吴良已经彻底懵住。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

    我居然——穿越了!?

    而且穿越到了东汉末年!?

    现在的吴良虽然还叫吴良,但却多了一个“字”,字“有才”。

    “有才兄”原是东汉末年黑山军将领白绕手下的兵士,两年前白绕被曹操剿灭,“有才兄”便又归降做了曹操麾下的兵士。

    “有才兄”有两个本事,一是装死,二是偷懒。

    依靠这两个本事,他在一场又一场的战争中活了下来。

    但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不久之前“有才兄”装死时终于被抓了现行,临阵脱逃原是要斩首的,好在那时的屯长(百人为屯,设屯长)是他同乡,便为他求了情。

    就这样,“有才兄”被谪为奴役归入曹操最近秘密组建的“瓬人军”。

    瓬,陶簋也,即盛饭用的陶器。

    古时制作陶簋的工匠,便被称为瓬(fang三声)人。

    不过曹操的“瓬人军”并不制作陶簋,又或者说他们制作的不是普通的“陶簋”。

    瓬人军成立之后从曹操那里得到的第一个命令,便是来到砀山秘密发掘西汉梁孝王刘武之墓,盗取随葬品用以填补曹军军饷。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讲,“瓬人军”要制作的是整个曹军的“饭碗”。

    梁孝王刘武在历史上可是个大财主,据《史记·梁孝王世家》记载:“其未死时,财以聚万计,不可胜数,及死藏府余黄金尚四十余万斤。”

    再加上汉朝流行厚葬,墓中陪葬必定相当可观。

    如此经过一个多月的艰苦挖掘,就在昨晚,瓬人军终于拆除了梁孝王墓最外层的金刚墙。

    军候(两百人为一曲,设军候)立刻派大半人马进入墓中查探,结果没多久便被两扇石门挡住了去路。

    石门坚固异常,领头的屯长做了不少尝试依旧无法撼动,只得命手下兵分两路:大部人马继续留在原地尝试,小部人马则分散搜寻是否存在其他的入口。

    “有才兄”便被分到了后者,哪知行至暗处时,同组的那名奴役竟忽然从背后给他来了一记闷棍。

    “有才兄”应声倒下,失去意识前只记得那名奴役口中不断的念叨“冤有头债有主,我也是被逼的,你做了鬼不要来找我”……

    仅是读取着“有才兄”的记忆,吴良心中已经出现了无数个槽点:

    “瓬人军,曹操果然是能写出《龟虽寿》的文化人,名字起的极有内涵。”

    “可惜到底是第一次盗墓的新手团队,哪有挖开墓穴不放活物测试空气也不通风就立刻派人进去的道理,而且还一下派那么多人,就硬送呗?”

    “这个墓我上大学的时候学过,暑假还自费进行过实地考察,梁孝王陵于1992年开始保护性发掘,1994年被评为‘八五’期间十大考古新发现之一,因此作为经典案例记载在专业课本上,墓中曾发现一条断裂的‘自来石’,有这东西在里面抵住石门,便是城门也未必有它坚固……地宫内共有三段甬道、两个主室、前庭、车马室、甬道、东宫、西宫、棺床室、回廊、贮冰室、浴室、厕所、排水系统一应俱全,简直刷新了现代人对西汉年间生活水平的认知……”

    “想不到上辈子进不了考古机构,这辈子却上来就混进了历史上最有名的奉旨盗墓团队之一,这可真是造化弄人啊。”

    “不过说起来,我昏迷前听到的那句‘冤有头债有主’,应该是说那奴役害我其实是受人指使吧?”

    就在这时候。

    “啪嗒!”

    一只手毫无征兆的垂在了吴良眼前,手背上尽是鲜艳的樱红色斑点。

    接着不待吴良做出反应,一个重物又从头顶滚落下来,随即出现在面前的是一张略显肿胀的绀色面孔,以及脸上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睛……四目相对!

    “鬼呀!”

    吴良瞬间汗毛倒立,惊出一身冷汗的同时也不知哪来的力气,竟一下子从重物堆中跳了出来,慌忙向远处跑去。

    如此一口气跑到几十米外再回头张望时,吴良呼吸险些停滞。

    刚才他爬出来的地方,赫然是一座由百余具尸体叠积而成的小山,只不过这些尸体大多裹在破烂的草席之中,再加上刚刚穿越脑子混乱,因此刚才才没有第一次时间发现端倪。

    真·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男人——吴良。

    再回想起刚才那张与他四目相对的死人面容,不正是昨夜率军进入墓穴的屯长么?

    难道……

    昨夜那些人真就如他吐槽的那样,全都送了?

    正当吴良惊恐的时候。

    一队身披甲胄手持利刃的兵士已经将他围住。

    兵士们也是纷纷面露惊惧之色,没有一人敢轻易上前,只有领头的什长站在几丈远的地方冲他大喊:“莫要过来啊!你究竟是人是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