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程然白槿兮免费阅读 > 第1000章 一次刺杀
      走出老宅的程然,自然感到很解气,同时也很纳闷。

      “合着您跟我急眼,跑这来以后,您也没忍住啊。”程然打趣道。

      其实他听很多人讲过,程锦东是一个桀骜不驯的人,四大家族中,只有他让人捉摸不透,且还很有实力。

      现在的程然,大概能看透程锦东的实力在二档中阶的水准,当然如果暴走那就另当别论了。

      先前程锦东因为程然大闹程家老宅的事,大发雷霆,冷着脸把程然训了一顿,还带他亲自来道歉。

      可现在怎样?

      他自己都忍不住跟老家伙们干起来了。

      程然这话就有种程锦东是不是后悔之前训自己了?

      然而,程锦东钻进车里后,点了跟烟,却说道:“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程然顺手夺过他老子手里的烟,也掏出一根来叼嘴里。

      “我可以跟他们翻脸,但你不能。”程锦东点燃,深深吸了一口,吐出一串白雾后,说:“就像他们骂我可以,但骂你我不干是一个道理。”

      程然微微有些动容。

      ……

      而此刻的程家老宅里。

      大爷爷黑着一张脸问祖爷:“二叔,这对父子也太嚣张了。”

      祖爷挑了挑眉,看向坐在中间的老头:“小四,程锦东是你儿子,程然是你亲孙子,你怎么看?”

      中间的老头笑呵呵的站起来向祖爷行礼:“祖爷说了算。”更新最快

      大爷爷冷哼一声。

      祖爷笑了笑,说:“年轻人嘛,总是会冲动一点的,你们几个也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不要到时真的因为这件事被血脉左右,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至于这件事,我来安排吧。”

      安排?

      大爷爷听到祖爷的话,眼中不由闪过一丝光芒。

      ……

      ……

      酒店内。

      白槿兮给两个孩子喂了奶,换了尿不湿,就开始收拾家务。

      中午的时候,点了两份餐。

      一份提着去送给杨睿。

      程然没告诉白槿兮杨睿是谁,害怕吓到她,所以,白槿兮一直以为杨睿是程然的司机。

      敲开杨睿的房门。

      “你也没吃饭吧,我点了两份。”白槿兮并没有进屋,而是微笑着把饭递给杨睿。

      杨睿接过后,也对白槿兮微微一笑,说了声:“谢谢。”

      白槿兮的目光透过门开的缝隙,无意间就瞥到房间床上,摆放着一件织了三分之二的毛衣。

      于是她心里不由升起一丝怪异的感觉,看向杨睿的眼神有些诧异。

      杨睿像是察觉到了,于是身子微微一挪,挡住白槿兮的视线,微笑道:“要不要进来坐坐?”

      白槿兮连忙摇头:“不用了。”

      说着,转身就要往回走。

      这时,一名穿着风衣的路人,从他们身边经过,那人手里抱着一个皮箱。

      走到白槿兮面前时,脚下忽热一绊,整个身子就向她倒来。

      杨睿眼疾手快,忽然伸出手把他一扶。

      那名路人顿时有些诧异的看了杨睿一眼。

      白槿兮感到异样,也回头看到这一幕。

      “小心点。”杨睿微微一笑,说。

      “谢……谢谢!”那名路人连忙致谢,抱起自己的皮箱子,慌慌张张的与他们擦肩而过。

      白槿兮也没在意,就回了自己的房间。

      杨睿微微一笑,提着白槿兮送他的食盒,也回到自己的房间。

      然而……

      那名抱着皮箱的路人,快速走进快捷酒店的电梯,等电梯门合上的那一刹那,他却一屁股坐在地上。

      这时,这名路人的脸,就跟洗过似的,挂满了汗珠,抱着箱子的双手也忍不住发抖,抖的像个小马达似的。

      他眼神中,充满了恐惧。

      “神武境……竟然是神武境……”他哆哆嗦嗦的自语道,仿佛嘴唇都不利索了。

      他是在18楼上的电梯。

      电梯下降到9楼的时候,门开,又有一人进入。

      那是一个同样穿风衣,带礼帽的男子。他进来后,看到坐在地上的男子,顿时露出一脸惊讶的神情。

      电梯门合上。

      “怎么回事?”那名后进来的风衣男诧异道问道。

      坐在地上的男子一脸惊惧的颤声说道:“她身边……她身边跟着一名神武境强者!”

      后进来的皱起眉头,沉声说道:“那也就是说,任务失败了?”

      坐在地上的男子苦涩道:“神武境啊,我要成功了,还能逃出来?”

      后进来的风衣男叹了口气,不由蹲在这名男子身前,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没关系,只要你人没事就好。”

      话音落,他的手掌里忽然长出一根手指长短的钉子“噗”的一声,就扎进这坐在地上男子的脖子里。

      坐在地上的男子,眼睛顿时瞪直了,慢慢转头,难以置信的看向自己的同伴。

      “兄弟,程家老祖发话,无论成功与失败,不能留下任何线索,抱歉了!”

      ……

      ……

      一场暗杀,就这样草草结束了,在白槿兮与程然并不知情的情况下。

      当然,这一切杨睿是看在眼里的,他知道,这其实只是一个开始的信号。

      程然回到酒店的时候,拥抱了白槿兮,然后就去逗弄自己的孩子了。

      “爸妈那边怎么样?”白槿兮问程然。

      程然摇摇头,说:“他们没事。”

      “那就好。”白槿兮点了点头,随后问道:“那我们什么时候回辛阳市?”

      程然微微一怔。

      “后天方家有喜酒,我得跟爸一起去一趟。”他说。

      闻言,白槿兮顿时惊讶道:“去方家?你不是……?”

      她想说,你不是杀方青晏吗?去方家不是去找死?

      可程然却微微一笑,起身将白槿兮搂进怀里,对着她紧张的小脸就巧妙的香了一口。

      “放心吧,方家还没人能伤到我。”

      话说这样说,白槿兮还是有些紧张。

      而程然其实可以不用去的,只不过他去,却是另有目的。

      也就在这时。

      房门被人敲响,程然与白槿兮连忙分开,之后他去开门。

      开门,发现站在门外的是杨睿,程然微微一怔:“呃……有事吗?”

      说实话,他对杨睿还是有些畏惧的。

      杨睿指了指自己的房间说:“你来,我有话跟你说。”

      程然不敢不从,就跟着杨睿去了另一个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