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联盟之影子教练 > 第九十一章 男戴观音女戴佛
    第九十一章男戴观音女戴佛

    “轻雪,这是阿姨送你的礼物。”枫林门口,两家人站在车前,公孙茂的母亲从包里拿出一块精致的玉佛:“男戴观音女戴佛,这是我曾从大师手里为茂儿求来的一对,这另一块佛,你带最为合适。”

    “女儿,快谢过伯母。”苏青山笑呵呵说道。

    “太贵重了,我受不起。”这件事苏轻雪没有妥协,干脆拒绝道。

    “这孩子怎么说话呢。”李香君埋怨道:“你伯父伯母又不是外人。”

    这次苏轻雪干脆不说话了,双手环抱在酥胸前,眼神飘散,对此置之不理。

    饶是这样,公孙茂眼中一闪而过的厉色她还是看在眼底。

    倒是公孙成夫妇仍然笑呵呵的,还自然的把玉佛再次收入怀中。

    “我这辈子还是第一次送人东西被拒绝了。”公孙成对着苏轻雪竖了竖大拇指,像是一句玩笑话,可是苏轻雪觉得怎么都不是那个味道:“既然轻雪不喜欢就算了,年轻人也确实不爱戴这些东西。那我们就先走了。”

    这次苏青山夫妇倒没继续为难苏轻雪,热情的把几人送上车,目送离去。

    然后把目光再度放在身后一言不发的苏轻雪身上。

    两人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思。

    倘若你收下这个佛,这门婚事也就成了一半了不是吗?

    这女儿乖巧了整个饭局,却在最后时间段搞出点事故。

    “你这孩子怎么回事?”苏青山皱皱眉,说道。

    “还有事吗?”苏轻雪抬起头来,眼神直逼苏青山,冷声问道。

    丝毫不像一对父女。

    “不要就不要,你这当爹的想干嘛?”李香君瞪了苏青山一眼,拉住了苏轻雪的胳膊:“我们回家吧。”

    苏轻雪不为所动,瞥了她一眼,玉手挣脱开母亲的怀里,棕色风衣划过一个潇洒的弧度,转身离去。

    只在冷风寒雨和萧瑟的街景旁留给夫妇二人一道俏丽和孤独的高挑身影。

    走过几十米,来到一个岔路口,拉开正靠着路边停放的副驾驶车门,美腿迈了进去。

    “我还以为你们要有下半场呢。”主驾驶位传来一声轻笑。

    苏轻雪美眸直接瞪了过去,几年锻炼出来的冰冷的气场四散开来,让面前见过不知多少场面的苏蕊都不由得心中一颤。

    “躲是躲不过去的,你躲过去了,他们也会找他。”苏蕊收起了俏皮的神色,叹气说道。

    两个都是聪明极了的女人,自从上次在苏家吃过饭后,看到苏青山的异样,两人不可能没思考过这些事。

    只是,思考是一回事,面对是另一回事。

    就比如,苏轻雪能应付得了这种场面。但是——

    他呢?

    苏轻雪收回视线,微微低头,被雨淋散的头发半遮住脸庞,俏脸上划过几滴雨水,却没有去擦掉的意思。

    “这个选择题非常难做——”

    “开车吧。”

    “去办公室?还是我家?”虽然说话被打断了,但是苏蕊也没生气。

    “回家。”苏轻雪抬起头,虽然双眼无神,但是说出的话却很干脆。

    “今晚在我那住吧。”苏蕊劝道。

    “回家,我回家,你回去。”苏轻雪不肯让步。

    她明白她为什么阻止她。

    “那我们先去办公室,谈完你再回家。”

    苏蕊还在做最后的争取。

    她明白,两人回到苏轻雪家中,会看到什么。

    纵使方影没和她说太多,纵使方影根本没告诉苏轻雪什么。

    只是她相信他。

    苏轻雪右手拉开了车门。

    她一刻也不想等。

    “好好好,我送你回家。”苏蕊拍了拍额头,无奈的说道。

    ——

    “啪。”绚丽的灯光将黑的有些诡异的客厅照亮。

    苏蕊确实是送苏轻雪回家了,但是她却没有离开,随着苏轻雪一起进了房子。

    “这小子实在是没有浪漫细胞,弄得也太粗糙了。”苏蕊仔细得透过玄关看过整个大厅,假做随意的说道。

    实际上她自己也明白,这句话确实违心了很多。

    苏轻雪将外套扔在沙发上,看到茶几上方影精心装饰的熟悉的冰淇淋火锅的拼盘上一颗散乱的和其他位置的美感不符的葡萄,把它用葱指捻到了另一个位置。

    “这水果不是很新鲜了。”苏蕊拿起旁边备好的叉子随便叉起一块果肉,抱怨道。

    走到厨房,拉开冰箱,果然有一整排准备好的草莓味的雪糕。

    小心的关上并且拉开另一扇冰箱门。

    另外的冷藏室里还放着一块不太大的蛋糕盒,熟悉而陌生的包装让苏轻雪微微怔神。

    绕过冰箱,琼鼻抽了抽,似乎闻到一股除了菜肴外飘散出来的糊锅味道,慢步磨蹭到灶台旁的垃圾桶前,美眸一眼就看到了那倒掉的菜。

    是番茄炒蛋,她瞬间就认了出来。

    哪怕在垃圾桶里糊掉后的颜色和形状都不是那个样子。

    似乎不想看下去了,从橱柜拿起一个勺子,走到餐桌旁,优雅的坐下。

    即便是胃口很小的她刚吃过饭,苏轻雪还是用勺子将每个已经没有温度的菜送进口中,闭上眼睛慢慢咀嚼,挨个尝遍。

    仿佛比枫林的饭菜好吃很多。

    至少她是这么觉得。

    然后给自己倒上半杯红酒,一饮而尽。

    “味道确实不错。”苏蕊之前一直在枫林的办公室里等着苏轻雪,听着眼线汇报里面的情况,另一边还要对方影一次次的来电拒之不理,所以也没心情去吃什么。

    现在看到方影现在做的一桌子饭菜,虽然冷了,可还是胃口大开。

    在伦敦不舍得让这病没好的臭小子给自己做饭,没那个机会享口福,难道现在还不能蹭他给他老婆做的一顿饭吃?

    苏蕊如是想到,然后吃的很香。

    不得不说,这小子的手艺有继承几分自己的大嫂。

    看到苏轻雪没有说话,苏蕊也放弃了谈话的打算。

    诺大的客厅里只能听到细微的咀嚼声和玻璃杯碰杯的声音。

    其实在苏青山去找苏轻雪前,两人已经算好了这一切。

    就好比哪怕刚刚过来的方旭尧都发现了一点苗头隐晦的提醒方影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