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天降丫鬟要革命 > 100.贺秦大婚2
    “我说姑奶奶们呐,鞋子到底藏哪了?”媒婆累的上气儿不接下气儿一屁股坐在凳子上了,豆大的汗珠从脸上滚落。

    贺彦辰带着人还在辛苦找着,秦府以楚絮为首的几个小丫鬟在一旁可笑坏了。

    “哎呦,楚姐姐你的这个主意可真好,哈哈哈,不行了我肚子疼。”小桃在后面捂着肚子,笑到直不起腰来。

    这会儿最着急的可不是贺彦辰一人,别忘了床上还有一位呢,很显然她没有多大的耐心了,“咳咳,你们差不多得了啊。”用及其小的声音对身边的小丫鬟们说。

    房间里这会儿正热闹着,很是嘈杂,根本没人听见二小姐说的话。

    “喂,你们有没有听见啊??”不想在大婚这日暴露本性,所以二小姐还在咬牙强忍,两只手紧紧的握着。

    屋子里里外外都被找了一遍可就是没找到,贺彦辰摸了摸额头上的汗,依旧是一副文质彬彬的模样,“还烦请姑娘们告诉我,鞋子在哪?”

    “对呀,你们就直接说了吧,否则眼瞅着这吉时都要过了。”媒婆也站了出来,她保了大半辈子的媒,从未见过成亲当日有这样子闹的。

    床上坐着的二小姐直接站了起来,将盖头掀起,指着桌子上一个插着几朵花的青花瓷花瓶,“在那里面!”随后迅速将盖头放下,乖乖坐好。

    “小姐你...”楚絮还没反应过来,秦江雪将底儿都透露出来了。

    贺彦辰笑着将鞋子取了出来,走到床前把鞋子给秦二穿上。

    “哎,我说姑娘们,这下我们可以走了吧!”媒婆笑得眼睛都看不见了。

    “可以了。”

    “哦,哪位是小姐的贴身丫鬟?”媒婆在人群中四下张望。

    “我!”楚絮站了出来。

    媒婆拉着她的手说,“呦,瞧这姑娘出落得多漂亮啊,哪里像是一个丫鬟那,姑娘我给你说,你一会儿得跟着小姐一起去贺府,她蒙着盖头呢看不见,你要多扶着点。”

    “好的,我知道!”楚絮回答的很是干脆。

    秦府门口,秦江城在指挥着忙里忙外的下人们,“快快,小姐一会儿就要出来了,这边不要放东西,都腾出来。”

    “江城!”苏锦书微笑着出现在他身后。

    “锦书,你怎么来了。”秦大眼中没有任何波澜,还有一丝无法顾暇她的感觉。

    苏家小姐笑了笑,“今日是雪儿出嫁,我来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帮上忙的地方!”

    “那你的伤?”自始至终秦大都没有注视着她说话,因为这会儿确实有些忙。

    看着他有些冷淡的样子,苏锦书自当他这是太忙了,虽然内心已不悦却仍笑着回答,“不碍事的,好的也差不多了。”

    院子里吵吵嚷嚷的声音越来越近,想必是迎亲的人要出来了。

    “锦书你就在这儿观礼吧,我得去喜轿旁送雪儿!”秦大说完根本没给苏锦书留回答的机会,一个人急匆匆的走了。

    “哎...”苏锦书转头看着大家就要从里面出来,立马也换上了一张笑脸。

    贺彦辰与秦江雪一前一后被大家簇拥着,楚絮搀扶着秦二,媒婆则在四周一边护着一边说着些吉祥话。

    快走到门槛处,秦二的手腕突然被一个人抓住,吓得她也是一个激灵。

    楚絮抬眼看清楚是谁拉住了二小姐,“还请苏小姐放手,若误了吉时,你可能担待?”看着苏锦书一脸不怀好意的样子。

    “雪儿,今日你就要出嫁了,祝你在贺家顺风顺水,顺心顺意!”苏锦书面容满面,她清楚秦江雪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如今她出嫁了,最好是楚絮也跟着一起陪嫁了,自己与秦江城的事情也能更顺利一点。

    原来是她拉住了自己,吉祥话什么时候说不可,偏在这时候拉住她,这不是作秀给大家看的吗,“谢谢苏姑娘好意,恐怕你就没这么顺心顺意了。”声音极小的回了她一句。

    “此话何意?”苏锦书皱眉。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什么算盘,想嫁给我哥,没门!”秦二将苏锦书拉着她胳膊的手扒拉了下来。

    “跨出门槛另立户,从此夫家护一路!”媒婆高声叫喊。

    苏锦书冷笑一声,“跨出了这道门你就不是秦家人了,秦家的事情你以后少管!”

    “我们走着瞧!”秦二内心愤怒,要不是今日大喜,她非得能和苏家小姐打起来不成。

    “哎呦呦,我说姑奶奶啊,知道你们小姐妹情深,我们等结束了再聊啊!”媒婆和众人还以为两人不依不舍呢。

    秦二在楚絮的搀扶下,走了出去,顺利坐在了轿子上。楚絮在路过秦大身边的时候,秦大小声说了一句,“早些回来。”

    楚絮一时恍神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呢,所以没有回应,回过神儿来之后想想,他这不废话吗,自己还能住在贺府不成!

    “起轿!”

    秦江城眼睛有些热热的,鼻子一酸,才发现咸咸的液体已滑落嘴角,“雪儿,好生照顾自己,莫要再耍小孩子脾气!”

    轿子里的秦江雪泪已经涌出来了,将手伸出轿外,挥了挥手,示意收到。

    楚絮看到这一幕,深有感触,平日里兄妹两个总是斗嘴吵闹,毕竟血浓于水,这种场面还是特别容易飙泪的。

    迎亲队伍吹吹打打已经来到贺府门口了,这一路走的楚絮觉得脚丫子已经麻木了。

    赶紧搀扶着小姐从轿子里出来。

    “新娘跨过火盆去,日子甜蜜又如意!”

    楚絮在策划中还是保留了一些原有的风俗习惯,毕竟是在古代也不好太特立独行。

    下面就是拜天地的环节,秦老爷也在被拜的高堂席中,毕竟是秦老爷一手将秦二拉扯大的。

    拜完之后原本是入洞房的,可是插播了一个新娘子父亲讲话的环节。

    观礼的众人齐鼓掌,弄得秦老爷有些害羞,手有些微微颤抖的拿出写好的手稿,这会儿倒有些紧张了。

    “很感谢大家来参加彦辰和小女的婚宴,也感谢亲家能给我这次讲话的机会哈。”此话一出大家都欢笑一堂,纷纷觉得秦老爷是个和蔼的老实人。

    “雪儿小的时候她娘就染病离世了,我是既当爹又当娘,可是啊我并不觉得苦,雪儿从第一次会走路,第一次喊我爹...”这时候秦老爷的眼眶已经模糊到看不清稿子了,下面的话都是发自内心的。

    “这些都是我印在脑海里的记忆,现在想想好似像是在昨天似的....”

    观礼的人由面脸笑意到沈默不语,而后有人在擦泪。

    “啊....大喜的日子,你看我说这些个干嘛,还是祝小两口和和美美的!”秦老爷发现自己失态后赶紧用衣袖擦了擦眼泪。

    ------题外话------

    庆秦江雪和贺彦辰大婚之喜,评论区凡是发送新婚祝福的一律奖励66XX币

    活动日期:2月14日—2月15日,每人仅限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