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召唤万界之神话帝皇 > 第326章 曹正淳:下一位!
    长生殿内。

    李祀望着龙案之上的另一份情报。

    这份情报乃曹正淳昨晚送过来,情报上说的是最近长安城内,出现一种谣言。

    大唐帝国灭亡在即。

    大唐帝国已经惹得天怒。

    不久后,会有千万大军打破大唐帝国的国门,让大唐帝国亲自体验被灭国的滋味。

    这个谣言刚开始让长安城人心惶惶。

    但谣言散布没多久,曹正淳便意识到不对劲,立即发动东厂势力,将这种谣言直接镇压下去。

    曹正淳将这件事呈递给皇帝,也是例行公事。

    毕竟谣言都已经被镇压了,再去纠结也没什么意义。

    随着大唐帝国的愈发强大,今后这种谣言,不用东厂动手,便会不攻自破。

    只是。

    此时此刻。

    李祀望着梁王从吐蕃传回来的密报,在结合这个谣言,立即发现了问题。

    千万大军踏破大唐帝国的国门?

    千万大军?

    不久后?

    造谣的人,究竟是如何知道‘千万大军’这个具体数量?

    是单纯的巧合,还是谣言就是出自诸国之手,用来动摇大唐帝国的后方稳定?

    若是后者,诸国是通过什么手段,在东厂的眼皮子底下,去散布这个谣言?

    李祀神色平静,目光深处却是一片冰冷。

    ...

    近侍太监赵公公恭敬的站在长生殿外,低垂着脑袋,不敢有任何四处张望。

    宫墙之内,规矩森严,哪怕赵公公这样皇帝的眼前人,也不敢有丝毫逾越。

    活的越久,越意识到帝心如渊,深不可测!

    “哼,绣花坊的一个宫女,竟然敢偷瞄陛下,简直不知死活。”

    “陛下的的天颜,也是这群贱婢能够窥视的?”

    近侍太监心里冷笑一声。

    当时他知道这件事后,直接将这位宫女逐出皇宫,哪怕对方再如何哀求,近侍太监也没有通融半分。

    这还是因为当今皇帝仁慈。

    否则,这位宫女当场就会被乱棍打死。

    宫墙之内,地位尊卑有别,随便一句话,一个目光,都可能会万劫不复。

    若没有陛下允许,哪怕近侍太监,也万万不敢直视天颜,更何况是一群宫女?

    就在近侍太监心念起伏之时。

    一个淡漠的声音清晰的从长生殿内传到他的耳中。

    “让曹正淳过来。”

    近侍太监陡然一个激灵,立即毕恭毕敬道:“遵旨。”

    很快。

    曹正淳接到天子旨意,快速赶忙长生殿面圣。

    “参见陛下。”

    “起来吧。”

    李祀摆了摆手,直接将龙案上梁王送来的密报丢给曹正淳:“你看一看。”

    曹正淳心中一禀,立即开始翻看密报。

    “诸国联手,挥军千万?”

    曹正淳立即就联想到刚被他镇压下去的某个谣言。

    “陛下......”

    曹正淳脸色难看至极。

    若两者真的有关联,那就说明,长安城内,有诸国的暗棋。

    只有这样,这个谣言,才能提前流出出来。

    而诸国的暗棋......

    曹正淳当时镇压这个谣言之时,并没有亲自去查,而是交由手下督卫。

    毕竟,东厂每天需要处理的事太多,若是每件事都亲自过目,哪怕曹正淳这样的神魔,也分身乏术。

    但即便如此,曹正淳也清楚,手下当时彻查这个谣言之时,并没有查到与敌国暗棋相关之事。

    也就是说,这件事的根源,是东厂办事不力。

    而东厂办事不力,便是他曹正淳的无能!

    “陛下!”

    曹正淳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冷汗迅速冒了出来。

    对于曹正淳来说,生死都是小事,但若是皇帝认为曹正淳没用,那便是天大的事了。

    “半天时间,朕要知道结果。”

    龙椅宝座之上,李祀淡淡的说道。

    “遵旨。”曹正淳微微松了口气。

    还好。

    还好陛下愿意给他机会。

    曹正淳神色惶恐的退出皇宫之后,脸色浮现浓浓的怒火。

    曹正淳倒要看看,诸国的暗棋,究竟如何躲过东厂的探查。

    ...

    长安城中,再次动荡不安。

    东厂的人宛如疯狗一般,开始接管整个长安城。

    当时负责镇压镇压这个谣言的督卫,直接被曹正淳一巴掌拍死。

    随后。

    曹正淳开始亲自彻查谣言的始末。

    所有接触谣言之人,他们的身份,他们的背景,他们最近半年内曾经去过什么地方,都事无巨细的摆放在曹正淳面前。

    这些人非常复杂,上至皇亲国戚,下至商贩走卒,简直囊括了大半个长安城。

    “所有的人,或多或少,都与望月楼有关?”

    曹正淳眼睛眯了起来,敏锐的察觉到某个关键之处。

    望月楼乃长安城最大的青楼。

    望月楼的花魁,号称人间绝色。

    每日不知道有多少王公子弟,慕名而去。

    “望月楼!”

    “望月楼!”

    曹正淳越想越觉得望月楼有问题。

    因为谣言最开始出现的地方,便是望月楼。

    当时东厂也查了一遍望月楼,但没查出什么,便不了了之。

    “来人。”

    “跟杂家一起,去一趟望月楼!”

    曹正淳直接起身,带着手下督卫,朝着望月楼赶去。

    半个时辰后。

    整座望月楼已经被东厂封锁。

    望月楼这些年也在长安城中积累了一些人脉,认识了不少朝中大员。

    但这些朝中大员在发现是东厂出手之后,纷纷避如蛇蝎,不敢过问。

    开什么玩笑?!

    东厂乃天子耳目。

    他们要是胆敢阻挠,便是与陛下做对。

    望月楼内。

    曹正淳目光阴沉。

    在曹正淳面前,站着一大群神色惶恐不安的人。

    “杂家时间不多,你们只有半炷香时间。”

    曹正淳目光扫过所有人,阴森森说道。

    皇帝只给了他三个时辰,现在已经过去快一个时辰了。

    “那日关于‘千万大军’的谣言,是从你们之中,谁的嘴里传出去的?”

    曹正淳神色阴郁,宛如毒蛇一般望着众人。

    曹正淳话音刚落。

    一位打扮娇艳,楚楚可怜的女子怯生生道:“禀报督主,我们真不知道啊,望月楼每日人来人往......”

    这位楚楚可怜的女子还未说完。

    曹正淳轻轻抬了抬手,她整个人便炸开,血雾弥漫,朝着四周溅射......

    在所有人惊骇的目光下,曹正淳擦了擦右手,语气冰寒宛如来自九幽:“下一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