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召唤万界之神话帝皇 > 第104章 朕限你半月之内,查清这件事原委!
    长生殿内。

    工部尚书豁然站起,怒视曹正淳。

    工部尚书万万想不到,曹正淳如此放肆,竟然敢当皇帝的面胡乱攀咬。

    他工部尚书对皇帝忠心耿耿,对大唐忠心耿耿,又怎么可能将火药外泄?

    工部尚书转头望向皇帝,一字一句道:“陛下,曹正淳陷害老臣,老臣愿意以死明鉴,绝对没有对外泄露半分火药之秘!”

    李祀端坐在龙椅宝座之上,望着满脸愤然的工部尚书,神色没有丝毫变化。

    “爱卿,先别急着激动。”

    “曹正淳刚才跟朕说,在长安城内,发现火药踪迹,朕也非常好奇,火药是我大唐绝密,为何会出现在长安城中?”

    李祀话音刚落,工部尚书脸色大变,如遭雷击。

    工部尚书下意识的想否认,只不过,火药一事,乃他全权负责,除了他之外,只有皇帝知晓。

    长安城外的工部研制场地,也就他工部尚书一人能随意进出。

    工部尚书总不能怀疑是皇帝泄了密...

    “陛下,说不定是曹正淳认错了...”

    工部尚书硬着头皮说道。

    “大人,不知这可是你研制的火药?”

    曹正淳冷笑一声,将黑色粉末递给工部尚书看了眼。

    工部尚书在看到黑色粉末的刹那,脑海中轰鸣一声。

    工部尚书能确认,曹正淳手中的黑色粉末,正是火药。

    只不过,曹正淳是如何拥有火药的?

    难道真的如曹正淳说的那样,火药出现在长安城中?

    还没等工部尚书想明白,李祀的话语骤然响起。

    “爱卿,现在还有什么话要说啊?”

    李祀的声音逐渐冰冷,如果工部尚书真的有出卖了大唐,李祀绝对不会容忍工部尚书活着走出皇宫。

    工部尚书再也站不住,噗通一声跪在地上:“陛下,老臣绝对没有将火药交给任何人。”

    “老臣深知火药对我大唐的重要性,自始至终,老臣从未跟任何人说过此事,并且未将火药带回过长安城.......”

    李祀闻言,望着户部尚书,淡淡的说道:“哦?按照爱卿的意思,这火药,是自己飞到长安城中的?”

    “爱卿,你是不是将朕当成傻子?”

    李祀语气虽然平淡,可工部尚书听在眼里,却感觉天塌了一般。

    自古至今,皇权至高无上。

    工部尚书就算有再大的胆子,也不敢将皇帝当成傻子。

    皇帝之所以这么说,明显是对工部尚书失去了耐心。

    只是,即便工部尚书知道这些,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曹正淳手中的黑色粉末确实是火药。

    铁证如山,就算他工部尚书说破了天,也洗刷不了自己的冤屈......

    “陛下,老臣...”

    “老臣......”

    工部尚书跪伏在地上,脖颈之上,冷汗直如雨下。

    工部尚书有苦难言。

    就算工部尚书再想证明自己的清白,也知道不可能了。

    “陛下。”

    “请给老臣一次机会。”

    “给老臣半个月时间,半个月内,老臣若是还查不出火药为何外泄,老臣自愿领死!!”

    工部尚书颤声说道。

    工部尚书清楚,如今皇帝杀伐果断,眼睛里容不得半点沙子,如今铁证如山,皇帝绝对不会再让自己活下去。

    工部尚书之所以这么说,只是有些不甘心。

    他工部尚书明明什么都没做,却被盖下一个背叛大唐的帽子......

    然而,让工部尚书感到不可思议的是,龙椅宝座之上,李祀突然开口道:“朕准了。”

    李祀话音刚落,工部尚书愣住了。

    他做梦都没想到,皇帝竟然真的给他半个月时间,让他去调查?

    李祀坐在龙椅宝座之上,望着工部尚书:“朕限你半个月之内,查清这件事原委,否则,不光你死,你全家老小,九族之内,都得死!”

    “老臣....”

    “老臣遵旨!!!”

    工部尚书激动的泪流满面。

    工部尚书之所以如此激动,并不是因为能多活半个月,而是皇帝愿意给他机会。

    工部尚书不怕死,工部尚书怕的是,皇帝连一个机会都不给他。

    直到工部尚书离开皇宫,都感觉仿佛在做梦。

    他工部尚书,真的活着出来了?

    工部尚书心里清楚,这一切,都是皇帝大恩大德,给他机会。

    “到底是谁?”

    “是谁将火药私自带到长安?!”

    工部尚书深吸一口气。

    他已经准备回去,将所有参与制造火药的人,都彻查一遍。

    在工部尚书看来,必然是这些人里,出了问题!

    ...

    长生殿。

    工部尚书离开后,曹正淳拱手道:“陛下,您是觉得,工部尚书是无辜的?”

    曹正淳话语之中,透露着疑惑。

    在曹正淳眼里,若是陛下有任何怀疑,绝对不会放任工部尚书离开。

    哪怕真的工部尚书是被陷害的,但至少东厂地牢走一遭,是避不掉的。

    “背叛大唐,他还没那个胆子!”

    李祀微微靠在龙椅宝座之上,开口说道。

    一开始,李祀听到曹正淳禀报这件事的时候,就觉得不可能。

    工部尚书何德何能,敢做出这种事?

    直到见了工部尚书本人,李祀更加确定了心中想法。

    李祀在工部尚书进来之后,就一直在暗中观察工部尚书的反应。

    工部尚书的表现,在李祀眼里,并不是伪装。

    曹正淳闻言,诧异道:“若不是工部尚书所为,那是何人将火药遗漏在长安城中?”

    李祀摇头道:“半个月后自然就清楚了。”

    李祀说到这,望向曹正淳,开口说道:“曹正淳,这半个月中,你也派人去调查这件事。”

    “朕倒是有些好奇,究竟有谁敢在朕的眼皮子低下,动火药的主意!”

    “老奴遵旨。”

    曹正淳闻言,退出长生殿。

    曹正淳离开不久,近侍太监进来禀报。

    “陛下,梁王已经回来了。”

    “此刻,正在外面等着见陛下,向陛下复旨。”

    近侍太监恭敬说道。

    “让他进来吧。”

    李祀摆了摆手。

    很快,梁王进入长生殿中。

    与离开长安时相比,梁王此刻,皮肤黝黑了许多,目光凌厉了许多。

    “臣见过陛下!”

    梁王单膝跪地,高声说道。

    李祀坐在龙椅宝座之上,似笑非笑的望着梁王。

    “这段时间,拥兵自重的感觉如何?”

    李祀话音刚落,梁王脸色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