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召唤万界之神话帝皇 > 第23章 封锁皇宫
    翌日。

    长生殿。

    李祀伸了个懒腰。

    蜀地传来消息,在几位王爷的主导下,蜀地灾情已经有了很明显的改善。

    至少,蜀地百姓不会出现被饿死的情况。

    李祀心情大好。

    蜀地灾情,一直是李祀的心头病。

    蜀地一日不定,李祀一日难安。

    李祀心里十分清楚,蜀地的问题,一个处理不好,极有可能祸及整个大唐。

    ...

    蜀地。

    梁王等人,亲自主持赈灾,维持赈灾现场的秩序。

    看着灾民们有序领取粮食,梁王微微松了口气。

    事实上,赈灾之所以顺利进行下去,梁王等几位王爷起了极大作用。

    蜀地灾民们看到大唐王爷,竟然亲自来到蜀地,在烈日的烘烤下,给他们分发粮食,心里的怨气不知不觉少了许多。

    毕竟,大唐百姓们有着很重的尊卑观念。

    在他们看来,大唐王爷乃万金之躯,能够不顾危险的亲自前来,已经算是足够重视了。

    王爷亲自主持赈灾,这在大唐历史上,也寥寥无几。

    夜晚。

    梁王等人疲惫的返回太守府。

    “按照现在的进度,年底之前,灾情大概就能平复了,到那时,我们也能回长安,过个好年。”

    徐王感慨一声。

    这段时间,他们几位王爷,早出晚归,几乎没有休息时间。

    大唐王爷向来娇生惯养,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苦?

    只不过,没有一个人提出退缩。

    一是因为,皇帝给他们下了死命令,他们不敢退缩。

    二是因为,梁王以身作则。

    梁王不退,他们这些王爷,要是退了,岂不是丢皇家的脸?

    “梁王,其实我们没必要这么拼命!”徐王看了眼梁王,忍不住说道。

    梁王李真眉头一挑:“你们到现在还不明白?”

    “明白什么?”其他几位王爷微微一愣,满脸不解。

    梁王沉吟片刻,说道:“我这么做,不仅仅是因为皇帝的命令,更是因为自己的前程!”

    “前程?”

    徐王等人更加不解了。

    大唐王侯身具皇家血脉,乃天潢贵胄。

    然而,李氏皇族之中,有一条祖训,大唐王侯不得掌兵权。

    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限制皇族内耗。

    防止王侯们生出不该有的想法。

    并且,大唐王侯们也不得与大臣私交密切。

    因此,大唐王侯虽然看起来高高在上,实际上并没有什么实权。

    至于前程...

    大唐王侯生来便已经站在了身份地位的顶峰。

    不需要什么前程。

    梁王李真深吸一口气,说道:“你们还没意识到,当今陛下,与先帝们有很大不同?”

    “当今陛下,杀伐果断,乾坤独断,上朝短短一个多月,便做了那么多历代帝王不敢做的事!”

    “如果让陛下看到我们的能力,说不定...说不定我等王侯,也有一日,能够如战场上的将军一般,叱咤一方,不用窝在长安城,做一个养老等死的闲散王爷!”

    梁王李真话语刚落,其他几位王爷神色一变。

    如果有选择,身为大唐男儿,李氏子弟,谁愿意当一个笼中鸟?

    只是...祖训如此,谁敢违背?

    加上帝王心思莫测。

    群臣们也忌讳莫深。

    这条祖训一直维持到现在。

    可如果...

    如果真的像梁王说的那样,当今陛下是一位雄主,敢于打破一切条条框框...

    说不定他们还真有可能,如梁王所说的那般...

    一念至此,几位王爷呼吸都急促起来!

    ...

    ...

    东厂。

    曹正淳一掌拍死了数位东厂督卫!

    “已经三天了!”

    “足足三天,魔相派余孽的影子都没找到,你们这些废物,还有脸回来!!!”

    曹正淳怒急攻心,咆哮声传遍整个东厂。

    东厂的督卫们纷纷跪下,任凭曹正淳宣泄着他的怒火。

    曹正淳双眼血红,神魔气息弥漫,宛如一条毒蛇一般,俯瞰着东厂众人。

    在这三天之内,东厂至少一半人死在曹正淳的暴怒之下。

    然而,即便如此,三天过去了,关于魔相派余孽踪迹,仍旧一点影子都没有!

    这些魔门余孽,仿佛都人间蒸发了一般。

    “究竟是什么地方出错了?”

    “整个长安城中,莫非有什么遗漏的地方?”

    曹正淳定了定神,心念疾转。

    这三天以来,不仅东厂的督卫们宛如疯狗一般,彻查整个长安城,他这个东厂督主,也没闲着。

    朝中所有大臣的府邸,以及任何可能会藏人的地方,曹正淳都亲自勘察了一遍。

    只是,并没有什么发现。

    “究竟在出错在哪?”

    曹正淳目光阴寒,不断从跪在地上的诸位督主身上扫过。

    “回禀督主,魔门余孽是否早已经进入皇宫?”跪在地上的一位督卫颤声问道。

    这三天以来,他们搜遍了整个长安城。

    只有皇宫,东厂没权利搜查。

    “不可能!”

    “如果魔门余孽早就进入皇宫,如今三天过去,他们应该已经开始行动。”

    “但这三天以来,皇宫风平浪静,没有听说过哪个人被刺杀!”

    曹正淳眯着眼睛说道。

    若是魔相派余孽真的潜入皇宫,肯定会第一时间动手,否则,拖延的越久,暴露的可能性就越大。

    因此,魔相派的人必然还没潜入皇宫。

    “禀报督主,属下有一个建议,不知道该不该说。”开始说话的那位督主硬着头皮说道。

    “说!”曹正淳皱眉。

    “既然魔门余孽没有潜入皇宫,不妨我们先将皇宫封锁起来,任何进出人等,需要经过严格的身份查实。”

    “这样一来,魔相派余孽进不了宫,他们纵然动手,影响也小了许多!”

    这位东厂督卫咽了咽口水,继续说道:“并且,在封锁皇宫的同时,我们继续搜查长安,时间一长,这些余孽必然会露出马脚....”

    东厂督卫说完,揣测不安的看着曹正淳。

    曹正淳听着督卫的话,陷入沉吟。

    “你叫什么名字?”曹正淳看着这位督卫,脸上挤出笑容。

    “属下...”

    “属下名为杜康!”

    “从今天开始,你便是东厂的副督主,除杂家之外,东厂之中,你地位最高!”

    曹正淳说完这句话,扫视其他督卫:“你们还跪着做什么?”

    “还不给杂家封锁皇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