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重生嫡女归来 > 第821章 蓉贵妃之死
    说道这里,蓉贵妃站起来眼眸中都是失去孩子的痛。

    她突然指着皇上道:“还有你,如果不是你的不作为纵容皇后一家独大,我又怎会去借用鬼门势力,儿子又怎会被害死。”

    “所以,我要报仇,虽然那个恶毒的女人不是我杀的可我非常高兴看到她的凄惨下场。”

    “还有你,我要让你的江山落在别人手里,我甚至都想亲自夺了你的江山让你匍匐在我的脚下,去给儿子的亡灵赔罪。”

    说到这里,她仰天长啸:“老天你不长眼,明明我可以按照计划慢慢来,为什么要让鬼夫人带走端王?

    为何要让皇上知晓一切为什么让我的计划落空呜呜呜……”全嬷嬷已经吓得跪在一边,浑身都抖的厉害。

    听完蓉贵妃的话,皇上目色更沉。

    “来人,将蓉贵妃拖出去贬为庶民赶出大月国,从此不许踏入大月国一步。”

    蓉贵妃身上带着枷锁,她低着头没有说话。

    六公主得到消息追在她的身后:“母妃,母妃,母妃……”蓉贵妃当时就停顿,转头就看到六公主。

    她眸中蓄满泪水:“北胭。”

    “母妃你走了女儿怎么办,女儿怎么办呜呜呜……”“北胭,以后照顾好自己,不要任性记住一定要跟翼太子妃好好相处不要惹她,千万不能惹她。”

    六公主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母妃,你别走女儿这就去求父皇女儿这就去。”

    “来人。”

    皇上看到这一幕直接怒道:“将六公主关起来。”

    “父皇您放过母妃吧,女儿求求父皇您放过母妃呜呜呜……”“关起来。”

    “父皇,母亲已经知道错了,您就放了母妃吧呜呜呜……”皇上甩袖离开,侍卫们立刻拖着六公主离开,无论她怎么哭叫祈求都没有用。

    离开皇宫,蓉贵妃就被关在囚车之上送出大月国。

    蓉贵妃看着大街上对着她指指点点的百姓。

    一切都变了,她不再是那高高在上的贵妃了。

    她觉得自己只要有一条命在,就有翻身的机会。

    可看看现在身在囚车中的自己,落魄的连狗都不如。

    这样的她想要重新来过,简直痴心妄想。

    抬头看看天上那刺眼的太阳,仿佛有一个小小的人影在召唤着自己。

    她的执念太深,儿子就是她内心唯一的寄托。

    对呀,她现在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屈辱,落魄,她什么都没有了,都没有了。

    “儿啊,母妃累了,母妃这就去找你与你团聚。”

    她拔出头发上唯一挽起头发的金钗,长发瞬间垂下遮住背后的囚衣。

    她将金钗(插)进自己咽喉,血瞬间喷了出来。

    再看眼光云霞,看到了血染的红色世界。

    一个小小的身影冲着她跑了过来:“母妃,母妃……”她笑了,说不出话却张开双臂。

    抱住儿子的那一瞬间,闭上了眼睛,眼角一滴热泪流出。

    一边的衙役发现时,蓉贵妃已经死透。

    押解人员不敢怠慢,赶紧将这件事上报。

    皇上将自己关在房间里整整三天,不吃不喝也不上朝。

    “去看看父皇吧。”

    半夏手里提着食篮,看着一边看书的月北翼。

    他叹口气:“好,去吧!”

    夫妻来到御书房前,就看到一帮的大臣跪在地上,请求皇上想开些。

    月北翼看向带头的两位丞相道:“都回去吧!”

    京墨与钱少堂两人同时起身,然后率领众官员离开。

    元至公公眼角含泪道:“太子殿下您了算来了,您快去看看皇上吧!”

    月北翼点头,然后推门而入。

    半夏低头,看到元至公公脚下沾染上的泥土微湿。

    她微微蹙眉,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不敢多想,就跟着月北翼一同进去。

    皇上坐在那里一声不吭,整个人都显得老了几岁。

    “父皇。”

    月北翼坐下。

    半夏将食篮里的所以佳肴都拿了出来。

    “父皇,趁热吃。”

    皇上这才抬头:“你们来了。”

    月北翼道:“逝者已矣,父皇节哀。”

    皇上叹口气:“朕是个罪人,对不起的人太多。”

    “父皇,为君者不可多愁多善。”

    皇上看向月北翼:“其实父皇太过优柔根本就不适合当这个皇上,如果不当这个皇上你母亲就不会去。”

    “后宫女人很多,可父皇的心只在你母亲身上,所以负了这后宫之中所有女子,却也负了你母亲。”

    半夏道:“父皇,你也身不由己。”

    皇上突然苦笑:“哈哈哈……身不由己?”

    他看向月北翼:“如果同样的事情发生在翼儿身上,翼儿你会怎么做?”

    月北翼道:“不会有同样的事情,我也不会让同样的事情发生。”

    皇上摇头:“一个是生养自己的母亲,一个是自己心爱的女人,两难啊!”

    月北翼没有说话,他不是父皇所以没有立场去说。

    皇上拿起筷子仿佛想开了一些道:“颁布诏书,凡我大月皇族一生只准一妻子,除非妻亡不孕才可纳妾填妻。”

    说完,皇上就开始吃饭。

    半夏诧异皇上的决断,这样会得罪众多皇族。

    男人哪个不想三妻四妾,左搂右抱?

    月北翼面无表情直接道:“早该如此。”

    半夏嘴角微抽,皇室争夺起源其实来自于女人。

    如果所有的皇子都由一母教养,那感情深后自然不会争抢太多,甚至谦让。

    可大多这争抢的源头都是同父不同母,出生那一刻就注定了将来的纷争。

    家产,权利,心是偏的所以永远都是觉得不公平的。

    皇上吃完饭,让人收拾了一下。

    这才看向月北翼道:“你想知道什么,现在说吧!”

    “端王。”

    月北翼开门见山。

    半夏底下眸子,端王若是被蓉贵妃换掉的孩子,那他的真正身份是什么?

    还有,真正的端王又被鬼夫人弄到哪里去了。

    皇上点头:“知道你会问这个。”

    月北翼不说话,静静听着皇上诉说。

    皇上喝了一口茶,这才缓缓道来。

    “当初父皇跟你说过,皇子中谁都可以继承皇位,唯独端王不可,是因为端王并非父皇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