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重生之瓶安是福 > 第556章 转风向
    听那满满的尽是嘲讽的话,很显然最后说这样话的人,显然是与这大婶是相识的。虽然这识得这婶子的人知道她家不容易,可是这年月,这谁家过得又容易了?!你贪小便宜,你雁过拔毛,那么那些占了便宜,被拔了毛的人谁又当真一点都不介意。

    除非是像刚才那个年轻人那样,发现了那小老头儿的身份只怕不简单,惹了这样的贵人,一个不好,说不得就会将自个的小命给折进去,否则的话,谁会带管的?

    让这大婶儿丢个几十文,好好肉痛肉痛,也能让大家伙出出这平日里堵在心口的那股子闷气不是!

    这认识的,想给这抠货点教训,这不认识的,那就是纯看热闹,指不得这看热门的同时,心底暗暗叫好,觉得该着呢!一时间,这笑声,起哄声,连成一片,但就没有一个是帮这大婶说话,给她解围的声音……

    “哇……”

    突然间,大婶膝盖骨一弯,人一瘫,直接就坐地上嚎开了……

    “钱啊,钱啊,我的钱啊…………”这一边嚎着,大婶还一边捶着胸口,“栓啊(大婶男人的名字),我对不起你啊,我把你看病吃药的钱给丢了啊……,爹啊,娘啊,媳妇没用啊,这连个钱也拿不住啊……,我的钱啊,我的钱啊,我这还不如死了算了啊……”

    跟之前那干打雷,不下哭不同,这回这位这哭的那是真的伤心,眼泪,鼻涕一把一把的,那张本就跟只花猫般的脸给这么一整,更不成样了。

    这回这又是又是个什么鬼?!不过是几十文钱而已,至于让她哭成这样吗,这知道的明白这位是这讹诈不成,倒蚀了本儿,这不知道的人,说不得还以为大家伙这是将她给怎么了呢,不然的话这位至于表现得如此伤心吗?

    不过,这人心吧,总是那么让人难以捉摸,而且这人本能总是多同情弱者,这大婶这么真情实意地一哭,反倒让大家伙有点不好意思了……

    “这,人家也不容易……”这第一个转风向的人开口了。

    “对啊,我听说这妇人家里很是困难……”有知道点这大婶底细的人开始给旁人科普了。

    “不是吧,她这么命苦?!真是可怜见的……”听了这大婶的二、三事,这感情丰沛一点的,已经忍不住开始跟着抹眼泪了。

    “这么说,这位倒还真是个孝顺人儿……”

    “可不嘛~,夫家都成这样了,她还不离不弃的,比我们屯里那谁谁谁家娶的媳妇那可强百倍了,我们屯的那个啊,不过是男人跟人跑船一时断了音讯,有那好事的闹了点流言,那小媳妇就守不住了,包裹一打,丢下一七老八十的老太太还有那没断奶的娃儿就跟人跑了。要不是咱屯里人心善良,瞅不过眼帮扶了一把,等那家儿子回来,他老娘稚子只怕早活不了啦……”

    然后周围人跟着又是一阵唏嘘的,只是,亲,难道你们没注意到,你们这已经歪楼了吗?

    这么说来,虽说这回这事做差了,但这也只是小节不是,说不得人家只是想着给家里填补点,这才一时想茬了路的。

    这猜测一出来,众人更是开始朝那大婶一面倒过去了。

    接下来,和事佬就出来了。

    这个说,瞅着这小老头还有凤弘霖这打扮,他们也不是差这两钱的,何苦去为难人家一妇道人家。(小老头与凤弘霖:亲,这是我们为难人家吗?)

    那个说,不过是三十文钱的事,至于将人给逼成这样吗?(小老头与凤弘霖:咱们这啥时候逼人家了?丫这些耍嘴炮的,之前这大婶撒泼对他们不依不饶的时候,怎么又不见他们出来?合着这是欺负他们两老实人是吧?)

    总而言之,如今大家伙议论的这些话,话里话外的意思倒像是小老头儿跟凤弘霖难为人了。

    丫丫得,听听,听听,这有天理吗?!

    合着是你穷你有理,你惨你大爷是吧?!

    如果说这刚开始的时候,听着周围的人议论这大婶的身世,知道她家过得如此艰难,确实是起了几分恻隐之心的。可是这随着周围的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出的那些话,以及那位大婶由刚开始确实是真心伤心掉泪,到后来,看到周围人对她一面倒的维护后,这位由真哭,变成假嚎,小老头儿这心就有些不乐意了。

    别说只有三十文,就是这大婶口中的二百文,对于小老头儿而言,那都不是啥数目,说难听着点,这点钱那都还不够他上酒楼点盘菜的钱!甚至于他给身边的小厮儿的一次打赏都不只这个数了。

    可是,这自个愿意给,愿意抬手放,跟被别人拿这舆论逼着不得不这样做,那可是两码子事。这旁人不说话那还好,这被周围人这一逼,小老头儿这犟性子上来,还就真不愿就这么算了~

    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所为已经开始事得其反,那大婶注意到周围的人已经是一面倒地开始支持她之后,这已经由真情流露变成假嚎的大婶开始嚎得更起劲儿了。不仅如此,她还无师自通地开始卖起了惨,而且是怎么惨她就说,不将大家伙说到见者伤心闻着流泪,再次一齐朝小老头儿与凤弘霖施压她就不罢休!

    嘿嘿,有这些人傻啦叭叽地给她冲前头,说不得今天自己不单能失得复得地拿回荷包,自个之前想借机讹的那点子小钱钱同样能到手,说不得还能得得更多点。毕竟你没看到那小老头儿的那侄子那身穿着打扮吗?一看就是个不缺钱的,他指缝漏点儿,就不是自己要的那个数了。

    这越想越美,自然也就越嚎越大……

    只是这位大婶并没有注意到,她越是如此,那小老头儿的小眼神就越冷,淡淡的风暴已经开始在他的眼底聚集……

    不好,这情况不对!唯一注意到小老头儿表情凤弘霖眼皮一跳,急忙站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