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幻灵之寻墓传奇 > 第537章 小鬼聚会
    丁思诚耐着性子等了一阵,好不容易白杨呼出一口气来,丁思诚赶忙问道:“白杨你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了灵幻宝镜!”白杨开口回答,“那宝镜镶嵌在一道石门上,石门就跟……始皇陵里的那道石闸门差不多,石门上还刻着一些文字跟图画,文字……有未来字体,也有……在始皇陵里看到的那种秦国字,我不认识这些字,也就无法看清那些文字是什么意思。然后我就看见……灵幻宝镜里边有一个人影,是黑衣人!但是黑衣人……我总觉得他在不断地冲我狞笑,就好像……就好像这是灵幻宝镜给我的一种警告一样!”

    “警告?什么警告?”丁思诚追问。

    “我说不清楚,只是有一种……就好像危机迫近的那种感觉!”白杨回答。

    丁思诚点一点头,又忍不住在屋子里来来回回走了几步,这才说道:“不管怎么说,咱们是可以百分百确定这枚玉吊坠就是幻影灵符了,所以你一定要将这枚玉吊坠保护好了,而且这件事情除了你我,再不能让第三人知晓!包括玲玲,你都不能跟她说!提防万一让黑衣人知道所谓的至尊宝物幻影灵符是在你手上,那就是真的很危险了!”

    “我知道,我绝不会跟任何人说,包括玲玲!”白杨郑重点头。

    那玉吊坠原本是白老爷子传给白杨的,白杨一直都极其看重,这会儿更是仔仔细细察看一下玉吊坠上的红线绳,确定还非常结实,这才谨慎小心挂回到脖子上。

    之后白杨退出丁思诚的办公室,铁牛还在办公室外边等着他。

    白杨自然不会跟铁牛说起刚刚跟丁思诚谈的事情,铁牛也不多问,两兄弟直接下楼去找丁玲玲跟红杏去吃饭。

    随后几天,暂时没有其他任务,白杨等人再次去到兵马俑坑,跟着其他考古人员观摩学习。

    直到一周之后,丁思诚把白杨叫回西安,重新交给他一项新的任务。

    “我刚刚得到情报,山西倒斗大派铁锁门的门主莫甘,秘密邀请了几位倒斗界的高手,甚至还有一部分非倒斗界的武功高手,而且这些武功高手基本上都是独行大盗一类,我想着莫甘只怕是有什么非法的大勾当要做,所以想让你去探察探察!”

    “那铁牛要不要跟我一块儿去?”白杨问。

    “铁牛这次恐怕不能跟你一块儿去!”丁思诚摇一摇头,“你跟铁牛最近半年名头太响,几可说是震惊倒斗界!而且倒斗界大部分人都已经知晓你是我的人了,所以你们俩再要一同出动,只怕目标太大了,会让人一眼认出!所以这次我想让玲玲跟你一块儿去,一来可以帮你打个掩护,二来玲玲稍微通晓一点易容术,可以让她帮你改扮改扮!另外你的那柄招牌黑剑,也不能带上使用了,我另外帮你准备了一柄宝剑,虽然比不上你那柄黑剑,但也算是难得的利器了!”

    白杨听说会与丁玲玲同行,不由得心里暗暗欢喜,却又有点担心丁玲玲的安危。

    正在心里暗暗琢磨,丁思诚笑道:“怎么,你怕玲玲跟着你去,会拖你的后腿?”

    白杨抓抓头皮,说道:“以玲玲的机智,应该不会有什么拖后腿之说,只是……我还是有点担心!”

    他不好意思地笑一笑。丁思诚笑道:“以你的本事,这个世上能够胜得过你的,也就只有那个黑衣人而已!可是你也说过,上一次在雷公锤山遇到黑衣人,黑衣人的功力消减不少,跟你已经是不相上下!而据你的推断,黑衣人是在仙人洞受到严重损伤,必须即刻进入沉睡休养才能恢复功力,他会出现在雷公锤山,也正是为此!我认为你的推断非常准确,这也是我放心大胆让玲玲跟着你一块儿去的原因!怎么我放心了,你却这么没有信心?难道你觉得那些江湖大盗武林高手,还能挡得住你三招两式不成?”

    白杨一想也对,遂呵呵一笑,说道:“丁叔叔说的是,是我想得太多了!但不知我跟玲玲以什么身份混进铁锁门比较好,总不能直接打进去吧?”

    “当然不可能直接打进去!”丁思诚微微一笑,“放心吧,我已经帮你们准备好了身份!在我们国内有一个赫赫有名的独行大盗,姓陈,因排行老九,所以就叫陈九。当年陈九可说是犯下无数盗窃大案,而且他每次犯案,都不会在现场留下任何行迹。以至于江湖黑道将他视为神偷,对他可说是五体投地。直到两年前我得到一个消息,知道陈九要对山东的一座市级博物院下手,我联同警方一块儿,总算是将陈九抓捕归案。而在陈九落网之后,他儿子陈向浩带同几个师兄弟主动找政府自首,并将多年攒下来尚未出手的赃物全都上缴。咱们政府参照坦白从宽的政策,只将罪行最严重的陈九跟他两个大徒弟判了刑,对包括陈九儿子在内的其他人网开一面。这些人原本就有正经营生,如今更是再也不敢沾盗窃之事。不过这个消息我们一直封锁很严,江湖黑道到现在并不知晓陈九已经落网,全都以为陈九只是金盆洗手做起了正经营生。也因此这两年我们通过陈向浩通风报信,抓捕了好几个江湖大盗。这一次莫甘也给陈九发了邀请函,陈向浩立刻就将这条消息传到了我这里。”

    “丁叔叔的意思,想让我假扮陈向浩?那玲玲呢?”

    “你不可能假扮陈向浩!”丁思诚摇一摇头,“陈向浩在黑道中名头不弱,而且陈九父子的成名兵器是飞爪,这个你可假扮不了!你要假扮的,是一个籍籍无名、但想依靠这个机会扬名立万之人!所以你随便取个名字,就说你是陈向浩的好朋友,只因陈九父子已经金盆洗手,不愿再招惹江湖中事,所以由你代替赴会。到时候肯定会有一些验证本事之类的,你自然不会过不了关。至于玲玲,就跟你假扮夫妻,反正你们俩正在处对象,也不怕人说什么闲话之类。”

    白杨很是欢喜,嘿嘿笑道:“只要玲玲没意见就好!”

    丁思诚点一点头,又道:“莫甘邀请的既然是惯于盗窃的人物,只怕要商量的事情是跟盗窃有关。不过一般的盗窃手法只要眼疾手快都能做到,等一会儿我教你一些诀窍,再跟你讲一讲这些江湖上的事情,免得到时候你会露出马脚。”

    白杨大喜,赶忙躬身道谢。

    当天白杨就在办公室向丁思诚请教,一直到晚上才跟丁玲玲收拾行李,坐上夜车赶往山西。

    铁锁门的总坛是在山西临汾,距离西安并不太远,所以第二天上午,白杨跟丁玲玲就赶到了临汾。

    临汾地处西安、太原、郑州三个省会交接处,地理优势非常突出,乃是历来兵家必争之地,因之临汾市比之同级别的其他市要显得繁华热闹一些。

    白杨跟丁玲玲在临汾市找了一辆机动三轮车,直接赶往临汾市以东的一座大山脚下。

    这里有一座叫万家畈的村子,据说铁锁门总坛,就藏在这个村子里。

    丁玲玲在白杨嘴唇上黏上两撇八字胡,使他看起来凭空长了六七岁的样子。她自个儿则用深色粉底将皮肤晕黑,也像一个三十来岁俏丽小妇人的模样。

    等到两人下了三轮车走向万家畈村,在村口就碰到一个男人主动走出来,警戒地向着他俩上下打量。

    白杨忙满脸堆笑,跟那人打听莫家大院。

    那人粗声粗气问道:“你们打听莫家大院干什么?莫家老爷子今天做寿不接外客,你们还是从哪儿来回哪儿去吧!”

    “我们就是来给莫老爷子拜寿来了!”

    白杨赶忙拱手,丁玲玲则从身上找出那张邀请函,向着那人递了上去。

    那人接过邀请函翻开看了一眼,面现狐疑打量着白杨跟丁玲玲,说道:“这邀请函是发给陈九陈老爷子的,却不知您两位跟陈老爷子什么关系?”

    “我们是陈老爷子的晚辈,有幸在陈老爷子门下学过两年,算是陈老爷子的记名弟子!”

    “记名弟子?一个记名弟子,就敢代替陈老爷子来赴我们家老爷子的约会?”

    这话已经说得很不客气,白杨眉头微皱,却不发作,只是正颜说道:“就请这位大哥指点路径,容我夫妻前去拜会莫老爷子!”

    那人露出一脸鄙夷之色,向着身后一指,说道:“你们往前走,穿过整座村子,到后边自然另有人出面查问,你们到时候再跟他们解释吧!”

    他苦笑着摇一摇头,再不跟白杨丁玲玲多说废话,而是直接转身又隐入了路边的一排大树之后。

    “早知道咱们应该再打扮得苍老一些,免得人家一见咱们年轻,就对咱们格外轻视!”丁玲玲小声说,冲着白杨做个鬼脸。

    “若再打扮得苍老些,跟咱们想要一举成名的心思又合不上了!况且真要打扮得更老些,你就不怕人家说咱们俩是老夫老妻?”

    后边这句话已经明显带有调笑之意。

    丁玲玲脸一红,轻轻啐了白杨一口,赶紧抢前两步不与他并肩而行。

    白杨呵呵一笑紧追上去。

    (请看第538章《名望之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