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绝世丹神 > 第1239章 入海十万里
    三个月,秦风又往深海深处推进了数万里地。

    频繁的手段,让附近海域的海兽数量大幅减少,不但虚空境的海兽难以瞧见,就连那些宗师境海兽,也频频因为池鱼之殃,不敢再靠近这附近海域,要么就远远地逃开,以致于秦风培养兽卵的海域越来越往深海之中推进。

    在此期间,秦风从一头半步虚神境的海兽手里占据了一座海岛。

    通过报死天蚕,了解到灭妖殿已经从外门招募到一批三千之众的灭妖殿弟子,并且这些人很快就被带出去,四方历练。

    秦风对南宫雪琴十分放心。

    不过。

    秦风也特地打探询问了路小霜的情况。

    自从从火神的口中了解到,路小霜居然不在他看好的范畴以内,秦风就开始格外地关注其路小霜在天啸宫的一举一动。

    路小霜的情况与南宫雪琴不同。

    南宫雪琴身份地位明确,而且是在灭妖殿,在自己手下做事,天时地利人和,行事自然是十分方便;但是路小霜作为四海八荒殿的人,一度被禹神看得十分紧,处处受到掣肘,直到破天宗的关系被几位巨头点名,这才被提拔为四海八荒殿的副殿主,如今处境总算是比以往好了很多。

    但是路小霜依旧行事低调。

    秦风这才意识到,自己对路小霜的关注有些少了。

    这段时间,秦风仔细观察路小霜,这才发现,路小霜已经不知不觉地把影响力渗透到了天啸宫的各大王朝境内。

    通过曾经的月摇星坠的力量,通过天啸宫四海八荒殿副殿主的职权,配合身处灵峰殿的秦翻江,以及几位内门执事、弟子的身份,再辅以灭妖殿的人马,已经不动声色地把许多耳目洒到了天啸宫大大小小的王朝朝堂之上。

    秦风这才明白过来:路小霜已经不动声色地重新拾起往昔手段,在她最擅长的领域,开始布局。

    禹神高高在上。

    但是没有可能执行具体的事务……下边的事情,都是各大机构的执事和弟子负责。

    路小霜利用这一点,瞒天过海地把月摇星坠的力量渗透到了天啸宫全境,如今已经凭借各方机构和优势,组建起了暗面里的一张巨大的情报网络。

    既利用了天啸宫明面上的力量,又利用上了破天宗的力量,然后借助灭妖殿这一其它势力无法渗透介入的力量进行掩护,把天啸宫的几位巨头完全蒙在鼓里。

    南宫雪琴在灭妖殿做得风生水起;但是谁曾想,路小霜已经悄无声息地走到了这一步。

    就连秦风也不得不感佩路小霜的手段之厉害。

    虽然破天宗不存在跟天啸宫有任何冲动,但是路小霜这么做,并非做无用功——至少有备无患。

    雷影部落其实很典型的例子。

    荒古王朝朝堂高高在上!但是谁能想到,一股乱流,如此轻易地重创了荒古王朝!京都遇袭,让荒古王朝朝堂哀鸿遍野,就连颜寺这等身居高位的强者,也不得不白布缠身数日,霜发泪流。

    天啸宫控制两万多个王朝势力,但是对于这些王朝下面,掌控得并不细微。

    路小霜此举,其实也相当于是帮天啸宫,进一步细致地监控了各大王朝。

    秦风乐见其成。

    盘膝运功完毕,秦风睁目,看了一眼在自己的精神神力包裹下振翅欲飞的兽卵,目露疑惑之色地远眺前方。

    兽卵灵动,必是有所发现。

    这三个月,兽卵两次发疯般想冲入海底,被秦风拦截。

    秦风推测海底应当是有天才地宝的。

    但是深海之中,压力巨大,移动困难,一旦涉险,难以逃生。

    在深海海底捕捉天才地宝,虚神都难以成功……但是这一次。

    兽卵异动的方位是在海面远方。

    “是有什么发现么?”

    秦风心动起身,放开对兽卵的禁锢。

    嗖!一道金黄色的光芒划过海面上空。

    兽卵经过三个月的成长,已是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但速度媲美虚空九重武者,而且探索的范围极广,能够嗅到千里之外高品灵药的药香,同时也能对虚神凶兽的靠近进行示警。

    总之,已经从一个无底洞,变得稍有用处。

    秦风不紧不慢地控制速度,跟在兽卵的后面,一路驰骋。

    不多时,兽卵减速,犹豫不前。

    秦风果断一把收回兽卵,凝目锁定了海面远处的一块小舢板。

    “……此地距离最近的海岸超过五万里。”

    “居然有人在此地落难?”

    秦风眼尖,早就看到那舢板上面匍匐着一道人影,随这海水起伏,随时都有可能坠海,当下不无惊奇地喃喃自语,朝那边靠近过去。

    身形一动。

    秦风很快又停止行动。

    因为他嗅到那舢板上面传来非常微弱的心跳,并且同时闻到一股刺鼻的恶臭,比腐臭的死老鼠臭味还要恶心百倍,让人闻之欲呕。

    同时,舢板上的人突然动了一下。

    一条手臂粗的海鱼被一根钩子拉拽到舢板上。

    那装死之人手法利落,快速剖开海鱼,把内脏涂抹到身上,然后把海鱼的鱼肉分割成小块,三两口咀嚼下腹,然后打扫完一切,辨别了一下方向,继续趴在舢板上装死。

    看到这一幕,秦风大感惊诧。

    果真是落难的人?

    不过看身手,很弱啊……对方顶多也就宗师境修为,估计连御空飞行的能力都不具备,竟只身飘荡在深海之中?

    可是看对方解剖海鱼的动作,以及涂抹内脏的手法,秦风又觉得对方好像不是落难之人……落难之人怎么可能提前准备好如此‘精良的装备’?

    那那死老鼠恶臭百倍的臭味,来自于海中的一种水母浮藻,其臭味可以让所有海兽退避三舍,吞噬海鱼内脏后分泌出来的恶臭会掺杂出一丝毒性……这种毒性,能让更多的海兽抗拒和无视这块舢板上的‘腐肉’,远远地避开。

    有这等保障在身。

    只要不碰到恶劣天气,无论强大还是肉小的海兽,都看不上这块舢板。

    秦风只是好奇:对方只有区区宗师境二重修为,是怎么飘荡到这深海之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