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绝世丹神 > 第1056章 佝偻玄参
    “你们真想知道?”

    徐荣、徐角的表情变得格外古怪。

    从秦风的表情、语气和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淡淡的讽刺,二人几乎同时读懂了秦风话里的意味。

    飞虹王朝,没有知悉第五类妖物的资格。

    说得明白点:

    飞虹王朝的实力停留在只能够对抗第三类妖物;

    他们连第四类妖物‘血红君主’这样的存在都无能为力,即便了解到第五类妖物的存在,又能够做什么?

    秦风再一次地端起了茶杯,慢条斯理地道:

    “第五类妖物,是连我们天啸宫灭妖殿都无法应付,不敢触碰的存在,二位就不要好高骛远了……让你们等候在外面的人进来吧,本座已经闻到灵药的芬芳香味,这三种灵药的香味非常独特,即便在我们天啸宫,也是难得一见,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徐荣、徐角,深受震撼。

    秦风的一句话里,让二人两次受到震动。

    前一句提到的是妖物,第五类妖物,连天啸宫这样庞然的存在都无法对付,不敢招惹,小心翼翼……

    二人本能地推测,这必然是远胜断丘鬼螳螂、绿毒血蛭的存在。

    这等妖物,的确不是飞虹王朝能够应对的。

    后面一句,带来的实质性冲击更加清晰,和让他们始料未及。

    皇宫大内侍卫已经护送着宝库里的三株灵药过来,但是用特殊的罩子和马车遮蔽了精神神力的探测,停放在弈星的府邸之外。

    秦风隔着数十丈远,就已经闻到灵药的香味,并且一副已经判别出灵药出处的口吻,让见识过许多炼丹大师黯然折戟的徐角、徐荣,不敢置信。

    “秦殿主,竟然已经知道这三株灵药的底细?”

    徐荣迫不及待地吩咐传令:

    “快!把灵药,送进来。”

    秦风在徐荣、徐角炙热的目光下,缓缓点了点头:

    “它们的气味非常独特,别说这么短的距离,就算是在数里之外,只要开花结果,十里之外,本座都能认得出来。”

    “有这么神奇?”

    徐荣、徐角对视,一脸茫然。

    这时,从外面进来三队人马。

    清一色的虚空境九重武者,各自护送一方灵土,穿过弈星的前院,进入正堂。

    飞虹王朝为了在秦风的面前展示自己的底蕴和强势,也是花费了不少的心思。

    直接从灵地里启出的灵药,连同灵土一起启出,以精神神力屏障包裹的方式,带到了秦风面前。

    随行的队伍里,有多位炼丹大师在旁照顾,悉心保护。

    只不过……

    在灵株之上,用一张细密如蛇皮的金色大网,罩着三株灵药,让外人无法看真切里面的情况。

    也难怪徐荣、徐角不敢相信秦风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已经洞悉灵药的身份来历。

    如此细密的保护遮掩,秦风除非是真的神了,才能看破灵药的情况。

    一时间,殿内之人,都暂时压下他们对第五类妖物的强烈好奇,纷纷等待秦风接下来的品药对赌。

    可惜。

    秦风对这样的品药对赌,已经失去了最初的兴致。

    作为见惯神启大陆所有灵药的神级炼丹师,在察觉到面前摆放的灵药,是后世自己手里药圃里随处可见的配材的时候,这些在徐荣、徐角看来务必珍贵、神秘的灵药,在秦风的眼里,就跟杂草没什么分别。

    秦风不等三队人马站定,已经开口揭晓第一株灵药的秘密:

    “佝偻玄参。”

    “这是一种把根茎和主干几乎都一起埋在土里的灵药,佝偻如即将入土的老人,由此而得名,你们发现它的时候,想必是被那些破土而出,形同人参的果实吸引,才将之移入到药圃的吧?”

    “……秦殿主果然厉害。”

    徐荣忍不住感叹:

    “寡人现在是真的信了,世上真有天才……这佝偻玄参的生长环境和自身特点,您描述得一点没错!但是,我们飞虹王朝和荒古王朝,怎么会一点都不知道,外界已经开始流传此种灵药的信息?”

    “也不算外流,仅限于我们天啸宫的小圈子而已。”

    秦风回答得十分随意。

    护送灵药进来的大内侍卫,以及几位炼丹大师,纷纷露出惊容,这才意识到,端坐大殿的这位年轻人,竟是来自天啸宫的神秘强者。

    一群人的神情变得异常古怪。

    秦风看在眼里,不以为意。

    “佝偻玄参是一种七品灵药,其果实药效惊人,有延年益寿、增强体魄和积累气血的功效,普通人难以吸收和化解……不过既然是到了陛下的手里,也算是功德圆满。”

    “……秦殿主过誉,哈哈哈哈。”

    徐荣心情大好。

    他其实并不清楚佝偻玄参的妙用,如今听说这东西竟是七品灵药,终是压抑不住内心的喜悦,忍不住地面露喜色。

    秦风又移目指向了中间的第二株灵药:

    “其叶如针,其身如绒,冬如白树,夏若桃浆,浆可入药,叶可驱寒,只可惜保存不善,已经失了最初的药性,如今放在不寒不热的均衡灵地,又被人用错误的手法、错误的时间摘取了针叶,导致本体受创,已经失去入药的作用,可惜,可叹。”

    此言一出,徐荣脸色大变!

    之前品评出佝偻玄参的好心情,这一刻破坏殆尽。

    双目如剑地指向了护送这株灵药的炼丹大师。

    噗通!

    那名炼丹大师本就心虚,闻言软倒在地,大声告饶:

    “陛下,臣知罪!求陛下饶命!”

    徐角更是震怒:

    “私自损坏灵药,罪该万死!拖出去,剐了!”

    本想在秦风面前展示国力,结果却被秦风指出他们照顾不周。

    徐角都觉得脸上无光,火辣得厉害。

    话音未落,秦风抬手制止道:

    “言重了,徐将军,陛下……典籍上没有的东西,照顾起来是很难的,本座幼年,手里不知道要折损多少灵药!这并非是什么不可饶恕的重罪!”

    “……既是秦殿主亲自为你说话,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带下去,送入极北寒窟河,打理寒窟河的翡翠鲤,时限一年!”

    “多谢陛下恕罪!”

    “多谢大将军恕罪!”

    “多谢秦殿主!”

    戴罪的炼丹大师,如蒙大赦,迅速告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