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绝世丹神 > 第88章 杀人,救人
    秦修武和秦天穹的惨烈现状,如同一记重锤狠狠砸在秦风的心头。

    那一瞬,秦风只觉得心中有一团暴戾的火焰在心底腾地一下蹿起,恨不得把司徒家族子弟全部杀光,以泄心头之恨。

    “修武!”

    “天穹!”

    秦奋在这一刻保持住了冷静,扑到水洼里,然后辗转到秦天穹的身边:“还有气!天穹没死!秦风!!”最后一声歇斯底里地呐喊,总算将秦风从怒火仇恨之中生生拽了出来。

    秦风一个激灵,连忙来到秦奋身边。

    秦天穹平躺在冰冷的地上,全身苍白得厉害,如果不是伤口还在小股小股地往外冒着鲜血,看上去就是一具死尸。

    摸了一下秦天穹的脖颈。

    脉搏跳动得很慢,但是……

    人还活着!

    这就够了!

    秦风别的不敢说,只要人没死,他就有办法让他保住性命。

    一枚《蕴神丹》扔到嘴里嚼碎,就着清水小心灌入秦天穹的口中,强提精气神,吊住其性命。

    ‘刺啦’!

    秦风撕开贴身的胸腹衣物,露出刀伤,冷静地吩咐道:

    “护法!”

    “好!”

    秦奋眼看秦风动作矫健干练地为秦天穹涂抹上了伤药,止血,一颗狂跳不安的也渐渐平稳,只是望向水洼那边的时候还是会掠过浓浓的伤感和悲呛。

    秦修武,救不了。

    秦风全神贯注,迅速帮秦天穹止血疗伤,然后翻看身上是否还有别的伤势。

    背心有一道掌印。

    内伤不轻……

    不过没事,区区淬体五重的掌力,用凝血丹和化淤丹就能解决。

    至于大量流失的鲜血,才是眼下最大的问题。

    失血过多,容易出事。

    “秦奋,找找附近有没有能够生火的地方!”

    “那边有一个山洞,可以生火!”

    秦奋已经打探过四周,发现了秦天穹、秦修武之前挖出的背风山洞。

    “把天穹带过去。”

    秦风一边吩咐一边起身拽动两具司徒家族子弟的尸体,一手一个,扔到山洞口。

    秦奋带着人到山洞里安置好,面露惊诧之色:

    “这是?”

    “天穹失血过度,体温下降很快,得生堆火。”

    “用这个?”

    秦奋目瞪口呆。

    秦风没有解释什么。

    司徒家族子弟跟秦天穹交手的痕迹十分明显,致命伤也是来自这二人。

    秦风对这二人没有丝毫的怜悯之心,吩咐秦奋把该搜罗的东西搜罗出来,然后从一个小瓶子里取了些药粉洒在两具尸体上。

    尸体上很快冒着蓝盈盈的火光。

    火光看上去十分冰冷,但是附近的温度却是快速地攀升起来。

    秦风对秦奋解释道:

    “紫磷粉,遇血发热……武者气血是最好的柴火,不过,这两具尸体只能坚持到天明,在这之前,我们必须找到引火的东西,不然,就只能用别的东西代替。”

    秦修武已经死了。

    秦风无论如何都要保住秦天穹的性命。

    其实他已经暗暗懊悔。

    他虽然早就知道冬季荒原历练十分残酷,但还是错误地判断了其残酷性。

    司徒家族的司徒玄九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有他加入的冬季荒原历练,早就变成一场血腥的屠戮比赛。

    整个司徒家族的人都参与进来,让这次的历练变得更加凶险可怕。

    他应该早点跟秦天穹他们汇合的!

    该死!

    秦风懊悔不已。

    不过现在不是自责的时候。

    秦天穹的伤势暂时是压制住了,但是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生存半个月,难度不小!必须及早做好应对各种危机和突发事件的准备。

    首先是柴火。

    大泽荒原上很难找到干的树枝。

    不过对秦风来说,只要是找到有树的地方,哪怕泡在水里,他也有办法让它燃烧起来。

    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

    山洞口的蓝色火光在大泽荒原的雾气中显得十分扎眼,脚步声从雾中快速响起。

    秦风倏然止步,果断取下置于身后的玄铁弓。

    《化神决》运转到极致。

    六识变得异常敏锐。

    “火光……就在前面……”

    “胆子不小,敢在荒原生活……菜鸟……”

    “别让他们发现。”

    听到这里,秦风大致推断出对方来意。

    双目变得冰冷。

    不管对方是四大家族的人,还是来自秦家,秦风都不打算再手下留情。

    有杀心者,皆可杀!

    崩!

    两千斤的玄铁弓强势爆发。

    箭矢离弦。

    秦风手法极快,第二根破甲箭入弦,再度爆射。

    声音未至,箭矢已是后发先至地钻入了雾中的一名五大家族子弟体内。

    大蓬鲜血泼洒在地。

    尸体败革般抛向后方。

    然后是第二人……

    秦风转身走了过去。

    看着相距不远的两具尸体身上的服饰,微微松了口气。

    玄衣。

    司徒家族的服饰。

    没杀错!

    这下又多了两具柴火。

    秦奋守着山洞,一边照顾观察秦天穹的情况,一边警惕地打量四周。

    眼看秦风这么快去而复返,带回来两具司徒家族子弟的尸体,惊吓之余,咬牙切齿:“杀得好!这些司徒家族的杀手,死有余辜。”

    “可惜碰到的不是司徒玄九……”

    秦风道:

    “能让南宫雪琴留下这东西示警的人,应当是司徒玄九,不然,区区两个司徒家族的普通子弟,不可能让天穹沦落到这等地步。”

    “司徒玄九?”

    “没关系,时间还有得是,只要他没死在南宫雪琴手里,我们终究会在荒原遇到。”秦风目中杀意沸然。

    坐下。

    秦风看来额下秦天穹的伤口,洞内温热干燥,凝血效果不错。

    刺鼻的血腥味终究还是引来了又一波不速之客。

    来的是一头四脚贴地爬行的蜥蜴。

    修长的身体,在特殊脚掌的支撑下,落地无声,悄无声息地靠近到这边,碧绿色的瞳孔冷漠地扫了一眼摆放整齐的三具尸体,然后转往山洞方向,修长猩红的舌头吞吐分叉。

    ‘崩’地一声,破甲箭从蜥蜴的眼睛钉射进去,绞出一团模糊的浑浊物钉入地里;

    脑子都掀了出来。

    尸体倒地!

    秦风默默放下玄铁弓,取了一枚气血丹塞入口中,弥补所耗:

    形势恶劣,已不容许他再保存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