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绝世丹神 > 第69章 血气方刚
    咔嚓!

    轻微的器皿碎裂声从炼丹房里传出。

    正在屋子外面护法的是秦翻江,后者耳尖微微颤动了一下,扭头往屋门看了看,然后收回了视线。

    炼丹师的日常他无法理解。

    至少像秦风这样在屋子里一待就是一天的,他是没有见过。

    好容易出现点响动,也是情理之中。

    过了没一会儿,屋子里又传出木头碎裂的声音。

    秦翻江微微皱眉,凝视屋门,自言自语:

    “炼丹失败?”

    然后摇头:

    不像!

    如果是炼丹失败生气发泄,摔点东西好像更有气氛,谁炼丹失败会拿木头出气折断了来玩?

    又过了一阵,声音渐渐变得连贯。

    稀里哗啦仿佛有很多东西被推翻到地上,然后就看到秦风一把拧掉了半扇屋门,一脸头痛表情地出现在门口。

    秦翻江盯着秦风手里的半扇屋门愣愣地看了看,又看了看秦风本人:

    “你拆人家房子干什么?”

    语气,颇为无奈。

    秦风很想说自己不是故意的,但是,最终没有去解释。

    很小心地一脚深一脚浅走到院子里,对秦翻江道:“你会修门吗?”

    “……”

    秦翻江眉头一挑,莫名其妙:

    “秦家养那么多工匠,你让我修门?”

    “不会啊……那就算了,过两天再修。”

    秦风知道自己这是服用了《极髓丹液》,药效发作,但是身体暂时没办法适应的结果。

    突然从普通人变成天生神力,轻轻一握就有千斤之力,换了谁也会不适应,打碎一点瓶瓶罐罐什么的。

    秦风走到院子里,坐到石凳上。

    秦翻江总算瞧出点端倪来:

    “你怎么了?修炼武技了?”

    淬体五重武者,对力量的感知十分敏锐。

    “嗯,侥幸突破到淬体一重。”

    秦风点点头:

    “力量有点控制不住。”

    “是吗?”

    这话骗骗普通人还成。

    秦翻江从未见谁从气血境九重突破到淬体一重,会力量失控。

    秦风的这种情况,倒像是有了什么奇遇。

    最可能的就是吃了什么奇奇怪怪的丹药……

    不过秦翻江也没说什么。点点头,弯身提起秦风放到石桌上的半扇门板,过去收拾残局。

    修门……

    很简单的。

    秦风专心端坐,适应骨髓里激增出来的全新的力量。

    其实《极髓丹液》的副作用没有这么夸张。

    从普通人变成天生神力,也就多五六百斤的气血之力。

    但是秦风一方面修炼了《化神决》,趁着《极髓丹液》的药效突破一个大境界后,实力突飞猛增,如今身具一千八百斤的气血之力,堪比淬体四重武者;这种时候得到骨髓之力,这才导致了力量的严重失控!

    举手投足裹挟出一千到两千斤的力量,谁受得了?

    秦翻江一走开,秦风轻轻松松抓起后者屁股下面的石凳,两百斤的石凳抓在手里轻若无物。

    不够。

    重量不够。

    秦风目测眼前这张石桌的重量应该能有千斤重,但是……

    太夸张了。

    罢了。

    随便锻炼一下,适应一下。

    秦风背对秦翻江,单手托着石凳,轻轻地上抛……

    高了!

    秦翻江回过头,对上秦风平静的眼神,然后收回视线,继续修门。

    秦翻江没有察觉到,石桌附近少了一尊石凳。

    秦风小心翼翼抓着石凳放到身前,只见石凳上面出现了五个清晰的指印……

    摇摇头,秦风倍觉心累。

    这两天绝对不能跟别人动手!

    嗯,一不小心就会出人命!

    “我去跟外面要点材料。”

    秦翻江虽然会点木匠的手艺,但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修补起来的木板跟缝补起来的破布一样难看,不符合秦府的风格。

    秦风总算松了口气:“去吧。”

    待秦翻江一走,就抓起千斤重的石桌桌板和石墩子开始熟悉骨髓之力。

    托举一阵,秦风慢慢开始适应身体里的力量,秦翻江的脚步声从外面传来,秦风连忙把东西归置原处。

    好容易捱过了倍觉心酸的两天,五大家族的联合拍卖会终于开始。

    作为重要拍品的提供者,秦风得到两个入场名额,可以带一人参加拍卖会。

    五大家族联合举办的拍卖会上无需带护卫,秦风琢磨着,最终选择邀请秦天穹参加。

    此次拍卖会,有资格入场的不过区区三百来人,入场券炒到一百金一张。

    秦风在门口领了牌子,跟秦天穹在自己的位置坐下。

    拍卖会场十分宽敞,可以容纳千人,大部分位置哪怕都空缺着,也不会让没有资格的人进来,看上去规格很高。

    在拍卖会场上,秦风看到了几张熟人面孔。

    有几位秦家长老,还有来自三皇子府邸的雷公公,以及有过一面之缘的亲王殿下。

    当然!

    会场上还有很多人秦风都认识,并且清楚他们的底细,但是这些人目前都没有必要接触。

    秦风的出现,也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

    尤其是那位亲王大人。

    叶权!

    后者微微眯了眯眼睛,不动声色地收回视线,对依偎身旁楚楚动人的贵妇道:“那小子就是秦风,弱冠之年,却能在凡儿面前不亢不卑全身而退,非常了不起,据说他还被一位神秘的炼丹大师看中,收为衣钵弟子,以后需要重点关注。”

    “毛头小子一个,最近他太出挑,已经引起不少家族子弟的注意,听说不少人准备在冬季开荒历练的时候对付他,能活着出来再看吧。”

    贵妇附耳软语,仿佛在跟亲王大人说得暧昧的悄悄话,让不少人看着眼热。

    蚊呐般的声音被秦风听得清清楚楚。

    强大的六识再次体现出其逆天之处。

    秦风面色如常,神色淡然地盯着拍卖前台,脑海里却是飞速地搜索那位贵妇的身份。

    跟亲王如此亲近,而且似乎掌握不弱的情报渠道,但是相貌十分陌生……

    不出意外,也是个短命之人。

    这时,秦天穹似是认出了那位贵妇的身份,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对方。

    秦风低声相询。

    后者尴尬地摸了摸鼻子道:

    “你不觉得那妞身材很惹火勾人?”

    秦风顿时气结:

    这家伙居然是在看对方身材。

    亲王大人的女人你也敢盯着死瞧,果真血气方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