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最强赘婿 > 827:心思诡谲
    “没什么,那么多护卫都用来看大门来浪费了,调一部分过来给你们调遣。”庞飞没有说实话。

    一旁的乐乐冲庞飞做了个鬼脸,却没有揭穿。

    安瑶倒也没多疑,反倒调侃庞飞,“人家皇城来的护卫,竟是被你说成看大门的和仆人了,你可真是够暴殄天物的!”

    “早间新闻报道……昨日凌晨时分,警方在某废弃的厂房内发现一具女尸,该女尸被……”

    电视里播放的早间新闻,引起了庞飞的注意。

    画面上关于女尸的部分,全部被打上了马赛克,就连凶手的作案手法等等,也都被隐藏了,不过庞飞还是从报道的蛛丝马迹中,闻出了这件事和笑面阎罗脱不了干系的气味。

    那个时常一副妖媚样子的男人,背后隐藏着的,其实是阴暗、变态的一面。

    安瑶被这样的人惦记上,可着实不是什么好事!

    “好可怕,换一个台吧……”安瑶全然不知昨晚的事情,只是不想一大早就看到这么血腥暴力的画面,影响一天的心情。

    庞飞直接将电视关掉,“没什么好看的,倒不如下去转转,听老农们说,有些地方的百合花种子已经发芽了……”

    “是吗?那我还真要去看看了。”安瑶兴奋异常,从播种到开花,她都要全程见证。

    在庞飞的陪伴下,安瑶第一次来到这片为她开垦的山间巡视……

    果然,有些地方,百合花的种子已经蹦出了翠绿的叶子,被风轻轻一吹,随风舞动。

    老农们在检查每一个种子种下的地方土质有没有变硬,水分充不充足。

    这些可都是庞飞要求的,这一整片的山头,不能有一处地方空缺,否则他们就将拿不到奖金!

    庞飞给的奖励丰厚,他们自然做的极其细心。

    “你说,这漫山遍野的百合花到时候都开了,会是什么样子啊?”安瑶已经开始在遥想了。

    庞飞揽过她的肩膀,道,“我也不知道,不过很快我们就能看到了,到时候,我陪你一起看。”

    “好!”

    “哎呀,你们两个能不能别老当着小孩子的面撒狗粮,我真是……一大早就被你们喂一嘴。”乐乐一脸嫌弃,带着小灵子走向一边,再也不想和庞飞和安瑶走在一起了。

    不分场合不分地方地撒狗粮,实在受不了。

    安瑶被乐乐逗的“噗嗤”一下笑了出来,“走,咱们去那边看看。”

    “庞先生……”有护卫突然前来报道。

    这些护卫只听命于皇城那边的安排,饶是庞飞,也只有调遣他们在牛头山还是在别墅区的权利。

    护卫有事前来报告,那定是和皇城那边有关系的。

    却不知自己都回到蓉城了,皇城那边又有什么事还能找到自己。

    “你先跟乐乐和小灵子过去,我随后就到。”庞飞对安瑶说。

    安瑶应了声,带着乐乐和小灵子向着远处走去。

    “说吧,什么事?”

    “轩辕少将来了。”

    轩辕流?

    他来干什么?

    “带路吧。”

    别墅内,庞飞见到了轩辕流,那家伙正在打量这座别墅,嘴里发出“啧啧”称赞的声音,“不错……这里是真不错……环境优美、空气新鲜,是个世外桃源的好地方。我都很喜欢这里啊,要是老了能有个这样的地方养老的话,也是不错的。”

    “那还不简单,让皇帝也赐你一座山,搬进去就可以了。”庞飞接了话。

    轩辕流回头,笑呵呵地冲着庞飞道,“可惜不是谁都能被赐山的,整个华夏,也就庞先生一个人有这个待遇啊。好久不见,庞先生的日子,看上去过的很滋润呐。”

    “还行。”庞飞很低调地说。

    轩辕流道,“你也不问问我为何会来这里?”

    “不需要问,因为我知道你会说的。”

    “果然什么事情都瞒不住庞先生的眼睛。其实呢,我这次来江北三省是办些事情的,这不路过蓉城嘛,就顺道来看看庞先生。京都的事情,还望庞先生别往心里去哈。”

    “没有。”庞飞回答的口是心非。

    轩辕流也不计较那么多,有没有的,只要庞飞嘴上还愿意给他这个面子就行。

    冲身后的人打了个手势,便见几名随从抬着两个箱子来到庞飞跟前。

    “知道庞先生什么也不缺,没什么好送的,就买了些礼物,送给贵公子和贵千金。另外,贵千金在幼稚园上学的事情,我也跟幼稚园那边打过招呼了,以后断然不会再出现让小公主被欺负的事情。”

    这个轩辕流,还真是不择手段,庞飞都离开京都了,他竟还是不肯松手,知道用什么也拉拢不了庞飞,便从两个孩子身上下手。

    这样的人,太精明了太会算计了!

    一个将军,不把心思放在军务上,却总是在想着这些小心思,实在让庞飞喜欢不起来。

    “少将的心意,我领了,但这些东西,就不必了,家中的玩具已经够多的了,再买都没地方放了。”

    “我又没孩子,你不要,难不成让我带回去自己玩?再说,这些是卖给孩子的,又不是买给你的,你没资格拒绝。”

    “行了,我也就是来看看你,给孩子买点礼物,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我就先走了啊,你也别送了。”

    他是怕庞飞再次拒绝,故意找了个借口,让这些东西能够留下来。

    等了半天不见庞飞过来的乐乐等人,又返回别墅寻找庞飞,便看到了那两大箱子的玩具。

    “我的天……这么大一个乐高……这得多少钱啊……”

    两大箱子的玩具,可都不是一般地方能买的到的,且不说价格如何,就是这份拢货孩子的心,都不得不佩服轩辕流的心思细腻。

    下午去接囡囡的时候,庞飞特地询问了女老师,得知元熬的儿子果然被调去其他学校去了。

    轩辕流这一招真是高超,让庞飞连拒绝的机会也没有。

    算了,事情已经这样了,想那么多也没用,先接囡囡回去再说。

    “凭什么,凭什么让我儿子转校……你们招呼都不跟我打一声,就直接把我儿子的档案什么的都给转走了,你们什么意思啊?”

    “元先生,这不是我们做的,是……是上面来了人,直接要走了亮亮的档案,你说我们也不可能不给不是……”

    吵吵闹闹的又能有什么结果,亮亮的档案已经被转走了,调去了其他学校,而且还是非常不好的一个私人学校,卫生环境差劲,教学质量更是跟不上,这分明就是有人故意的。

    恰巧这时,元熬看见庞飞抱着囡囡旁若无人地离开,一股怒火,瞬间蹭的一下冒了起来。

    几步冲过去,元熬张开双臂拦住庞飞的去路,“你未免也欺人太甚了吧!你要我全家跟你道歉,我们做了,可你却连面都不肯露,只让个小孩子来打发我们,你当我们是要饭的吗?”

    “两个小孩子打架闹事,这无可厚非,你们就因此将我儿子转到最不好的学校去,简直欺人太甚了!我不知道你究竟有多厉害,可我也知道,你若要这样欺负我儿子,那我也不是吃干饭的。”

    “这件事不是我做的。”庞飞轻描淡写地说。

    元熬却不以为然,不是他做的,那还能是谁?

    “我不知道。”庞飞不可能将轩辕流的事情说出来,这牵扯到皇城的脸面问题。

    他越是这样推卸责任,元熬就越是来气!

    “要走可以,把我儿子的档案转回来!”

    “我说了,这件事不是我做的,我也没那个能耐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庞飞略有些微怒。

    元熬瞧着他想发火的样子,冷笑两声,“我元家能走到今天,不是靠运气来的,是靠我们的真本事!你是个人物,我知道,但我也知道,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现在的你,能不能像以前一样呼风唤雨,还未可知!”

    “你在找事?”

    “不,我在说事。你欺负我元家,我元家不会就此罢休的!”

    “聒噪!”

    庞飞无视元熬的威胁和提醒,抱着囡囡,径直转身离开。

    背后,是元熬滔天的怒火和咆哮,“姓庞的,这件事没完,我元家,一定会和你死磕到底的!”

    “爸比……那个叔叔好凶哦……他在说什么呀?”囡囡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充满了担忧和害怕。

    庞飞轻轻地抚摸着囡囡的脸说,“他在演戏,演一个坏人,是不是吓到囡囡了?”

    “原来是演戏啊……那囡囡就不怕了,那个叔叔演的还挺像的,刚才还真的吓到我了。”

    庞飞笑着捏了捏囡囡的脸蛋,提醒她坐好了。

    回到别墅,将囡囡交给安瑶,庞飞就钻回房间,不知道忙活什么去了。

    庞飞其实是在想一件事情,轩辕流表面上是在帮庞飞拉拢庞飞,可他将元熬儿子贬去最差的幼稚园一事,其实好像不是单纯的报复那么简单……

    莫不是,轩辕流是故意激起庞飞和元家的矛盾,他才从中帮忙,来让庞飞欠他那个恩情?

    如果真是庞飞猜测的这样的话,那轩辕流这个人,也太可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