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猎魔烹饪手册 > 第六十三章 我见证,我记录……
    巴纳姆行走在漆黑的通道中。

    此刻通道内的电力已经随着之前的爆炸彻底切断,整条走廊变得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巴纳姆双眼微眯,完全依靠两耳倾听,一步一步的向前挪着。

    嗖!

    就在他拐过一个走廊时,破空声突然而至。

    巴纳姆一咧嘴。

    壮硕的身躯,灵巧的一挪脚步,手中巨大的狗腿刀,径直向上一撩。

    噗!

    酸臭的液体直接喷散,完整的口器连带着头颅被一分为二。

    这只巨型蜘蛛全身颤抖,锋锐的螯肢四处攀打,将坚硬的水泥地面砸出了一个又一个细小的坑洞,但是,这些都不管巴纳姆的事情了。

    他早已冲向了通道的深处,手中巨大的狗腿刀,就如同是死神的镰刀一般,快速的收割着这处的巨型蜘蛛。

    除去刚一照面就被他干掉的巨型蜘蛛外,这里一共还有三只巨型蜘蛛。

    这些蜘蛛胸腹、螯肢极为坚硬,能够抵挡子弹的射击,但是口器附近却是脆弱不堪,但即使是这样,巴纳姆干掉了剩余的三只巨型蜘蛛后,还是有些喘息的。

    想要躲避这些蜘蛛的螯肢并不简单,要不是他经常被阿拉斯胖揍,恐怕这个时候就完蛋了。

    “感谢‘审判长’大人。”

    巴纳姆这样想着,一手握着狗腿刀,一手摸向了后腰,迅速向前一挥。

    下一刻——

    轰!

    爆炸声中,火光闪现。

    数个赶来的蜘蛛,挤在对它们来说较为狭窄的通道内,顿时,被手雷的弹片所覆盖。

    听着这些蜘蛛的嘶鸣,巴纳姆冷笑连连。

    通过屏幕,他不仅看到了这些蜘蛛的战斗方式,而且还知道蜘蛛的尸体会引来更多的蜘蛛。

    “还有一波!”

    巴纳姆侧耳倾听着,然后,又是一枚手雷扔出。

    轰!

    手雷的爆炸中,又是数只蜘蛛死亡。

    而巴纳姆则是开始后退了。

    他可不是莽夫!

    他来这里就是为了暂时阻拦这些蜘蛛前进,让4-12街区的平民能够安然进入。

    现在已经做到了,自然该返回了。

    巴纳姆面冲着蜘蛛出现的方向,开始一步一步的后退。

    每后退几步,他就会停下侧耳倾听。

    确认没有声响后,他才会继续后退。

    就这样足足走出了上百米,距离身后的庇护所只剩下不到百米时,巴纳姆微微松了口气。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根蛛丝无声无息的缠绕在了他的小腿上,没有等巴纳姆反应,这根蛛丝就开始向后一收。

    扑通!

    突如其来的蛛丝,还有上面巨大的力量,令巴纳姆根本没有反应,整个人就被拽倒在地,然后,被拽向了黑暗中。

    惊慌一闪而逝。

    下一刻,巴纳姆就摘下了背上的枪,冲着蛛丝射来的方向扣动着扳机。

    哒哒哒!

    枪火闪烁,为黑暗的通道带来了光芒。

    借着这样的光芒,巴纳姆看清楚了那只射出蛛丝蜘蛛。

    如果说之前汽车大小的蜘蛛足以称得上巨大,但和眼前这只蜷缩着身躯,依旧占据了整个通道,较小的头部,看起来就好像是火车头般的蜘蛛相比,只能算得上是娇小了。

    叮叮叮!

    弹头激射在这只巨型蜘蛛的头部,溅起了一片火星子。

    尤其是口气、复眼附近,被巴纳姆重点关照,但是根本没有任何的用处。

    这令巴纳姆心底一沉。

    在手中的冲锋枪子弹射光后,巴纳姆没有换弹匣,而是握紧了狗腿刀,另一只手中多出了一枚手雷,他眯着眼看着那黑暗的尽头,全身肌肉绷紧。

    距离越来越近!

    呼吸、呼吸!

    巴纳姆等待着最佳的机会!

    到了!

    当又一次呼吸后,巴纳姆手中的狗腿刀对准蛛丝一挥,手中的手雷向前一扔。

    啪!

    蛛丝一刀二断。

    轰!

    手雷再次爆炸。

    巴纳姆翻滚向后,他没有看爆炸的结果,手中又是两枚手雷扔出。

    轰、轰!

    这是他最后的两枚手雷。

    在手雷炸响的刹那,他爬起来向后就跑。

    但是……

    嗖!

    破空声中,一张蛛网从天而降。

    他就这么的被束缚在了原地。

    不再是蛛丝束缚身躯一部分,这一次的束缚是全身的,仅仅露出了一个头颅,他勉强扭过头向后看去,只见身上还残余一丝火光的巨大蜘蛛正在一点儿一点儿的向他靠近。

    因为,通道狭窄,对方的行动很慢。

    每前进一步,对方都需要硬生生的挤垮一部分通道才行。

    这对对方来说并不是很容易的事情,‘九头蛇’构建的庇护所,足够的坚固,而这给了巴纳姆最后的机会——

    “所有人进入庇护所!”

    “关好大门!”

    他大吼着,然后,面对着即将来到面前的巨大蜘蛛,他握紧了狗腿刀。

    还有机会!

    还有机会!

    他告知着自己,狗腿刀一点点的竖起,割裂着蛛网的束缚。

    但是,这种别扭的姿势,令割裂的速度,远远不及巨大蜘蛛的前进速度。

    在巴纳姆抬起握着狗腿刀的那只手臂的时,巨大的蜘蛛已经冲到了面前。

    身躯不能动单,只有一臂。

    但手中有刀!

    这就足够了!

    “你过来了啊!”

    巴纳姆大吼着,刀尖冲前,他准备给眼前的大家伙致命一击。

    在对方张开口器的时候!

    吱!

    巨大的蜘蛛发出了奇特的吼叫声,径直冲着巴纳姆冲来。

    看着那张开的口器,巴纳姆手中的狗腿刀,直接刺出。

    但,

    刺空了!

    巨大的蜘蛛前冲的姿势一滞,令巴纳姆的刀尖距离对方口器只有不到一拳的距离。

    这让巴纳姆眉头紧皱。

    然后,下一刻,他就发现了不对劲。

    这巨大的蜘蛛似乎不是自行停止的,而是……被人抓住了!

    吱、吱吱!

    巨大蜘蛛的叫声越发的惨烈了。

    然后,巴纳姆亲眼看着这巨大蜘蛛急速的后退。

    不!

    是被人拽了回去。

    接着——

    砰!

    宛如枪声的拳锋破空声,巨大的蜘蛛就这么的被一拳打碎。

    虽然黑暗依旧遮挡着巴纳姆的视野,但是在那拳锋破空声响起的刹那,他身体本能的就颤抖起来,这样本能的直觉告诉着他,来人是谁。

    “‘审判长’大人!”

    巴纳姆惊喜的喊道。

    接着,通道中亮起了光芒。

    阿拉斯开启了随身携带的手电。

    “怎么样?”

    一个豪爽的笑容出现在阿拉斯的脸上,在灯光下分外耀眼。

    “没事。”

    “我不是莽夫。”

    “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

    巴纳姆一边说着,一边开始用狗腿刀斩开蛛网的束缚。

    不过,阿拉斯明显感觉这样做实在是太慢了,一抬手就抓住巴纳姆的后脖颈。

    然后,一用力。

    刺啦。

    巴纳姆直接就被揪出来。

    “巴纳姆你太瘦弱了,要多出多练,才能够变得强壮。”

    阿拉斯很认真的说道。

    对于自己的朋友,阿拉斯一向是诚恳的。

    巴纳姆看了看自己比常人大腿都粗壮的肱二头肌,又看了看貌似再次长高,他需要仰视的阿拉斯,不自觉的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

    “刚刚……”

    滴、滴滴。

    “阿拉斯!阿拉斯!你能听到吗?”

    巴纳姆被通讯器打断了,艾特德蒙的声音从中传来。

    “听得到。”

    “阿拉斯马上支援7-1街区。”

    “那里出现了我之前标注的强大‘异常’!”

    “明白!”

    没有任何的犹豫,阿拉斯转身就向外跑去,看着阿拉斯迅速消失在黑暗中的背影,巴纳姆愣了愣,他下意识看着地上被打碎的巨大蜘蛛。

    这都不算是强大‘异常’吗?

    那……‘夜枭法庭’的人们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异常’?

    巴纳姆猜测着,神情越发的凝重了。

    他捡起枪,转身向着庇护所快步走去。

    他很清楚,地面上既然出现了更加强大的异常,那他这里就不可能再出现‘增援’了,必须要重新调配。

    至少这个街区的庇护所内的平民需要提前转移。

    同时,将这里布置成至少布置出三条防线,以防万一

    以合金大门前为第一条。

    大门后的大厅是第二条

    前往下一个街区的通道是第三条。

    “队长!”

    “刚刚是‘审判长’大人吗?”

    看着返回的巴纳姆,所有‘九头蛇’成员开始问道。

    “嗯。”

    在看到巴纳姆点头后,这些成员的脸上开始浮现出羡慕。

    他们也好像见‘审判长’大人啊。

    传闻中,只要挨‘审判长’大人一拳不死,就能够变强!

    还有,传闻中‘审判长’大人豪迈无双,能够让人感受到真正豪杰的气魄!

    实在是……太让人向往了!

    “好了!”

    “以后会有机会的!”

    “现在开始,在这里埋地雷!”

    看着周围手下的目光,巴纳姆马上说道。

    他已经决定了,在这次‘战争’结束后,就带着所有手下前往‘JJ搏击馆’学习,以前是因为好面子,自认不凡所以没有去。

    而现在?

    他必须要强大。

    不然连他这些手下都保护不了。

    “是,队长。”

    手下们开始行动起来。

    巴纳姆则是抬起头,看向了通道的顶部。

    希望一切都顺利!

    不!

    不用希望!

    一定可以的!

    毕竟,有她在!

    巴纳姆信心十足的想道。

    周围的‘九头蛇’成员,以及地下庇护所内‘九头蛇’成员都是这样想的。

    因为,他们都是阿拉斯用拳头交到的朋友。

    甚至,那些平民们也是这样想的。

    因为,他们通过显示屏,看到了那道高大强壮的身影,横穿整个战场的模样——

    欧拉欧拉欧拉欧拉!

    带着豪迈无双的打击,阿拉斯宛如一个箭头般,直接的冲向了7-1街区。

    没有任何的‘异常’能够阻拦。

    任何阻拦的‘异常’都被打成了粉碎。

    成群的蜘蛛,数量众多的好似爬行生物的‘异常’,而那巨大的两头蛇更是一拳一个。

    十几个呼吸间,阿拉斯就出现在了7-1街区口。

    然后,她看到了一个雕像。

    一个高约两米,完全由混泥土、钢筋构造成的雕像,表面上有着类似黄褐色的涂层,代表着面部的地方有着奇奇怪怪的喷漆,而身躯其他部位,也有着单一青色的喷漆,四肢看起来短小,脑袋其大,几乎有着躯干二分之一,再加上圆滚滚的,站在那就好像是一个花生。

    这个雕像看起来有些滑稽、怪诞。

    但是,阿拉斯却一点都不敢小觑。

    艾特德蒙提醒过,这是一个极度危险的‘异常’。

    必须要一直盯着对方,不能够挪开视线或者眨眼,不然的话,就会被扭断脖子。

    不过,眼前的雕像,并不是艾特德蒙之前标注的‘异常’。

    阿拉斯眉头一皱。

    相较于,眼前的雕像,她无疑更加担心那个随着燃烧而越变越强的‘异常’。

    如果放任那个‘异常’不管,整个昂城都得完蛋。

    艾特德蒙通过探头看到了阿拉斯的处境。

    “阿拉斯,稍等一下!”

    “我马上派人支援你!”

    艾特德蒙说道。

    雕像虽然危险,但是处理的方式却十分简单,找一队人盯着它看就行,期间几个人来回倒班休息,然后,再将其放入一个坚固的收容间。

    只要不出现意外,眼前的雕像可以说是很安全的。

    “等不了了!”

    “艾特德蒙,你看到那火势了吗?”

    阿拉斯面色凝重的看向了7-1街区内,火光早已亮起,还在不断的蔓延。

    一团火焰正肆意的燃烧着街道两旁的树木、灌木丛、椅子,并且,它在不断的变大。

    更加重要的是,它已经瞄准了加油站。

    没有再停留,阿拉斯直接冲向了街区内。

    而就在阿拉斯与雕像擦肩而过,视线没有停留在雕像的身上时,雕像动了。

    咔吧!

    清脆的骨头扭断声响起。

    “阿拉斯!”

    看到这一幕的艾特德蒙惊呼道,但是,阿拉斯却没有倒下。

    “放心吧!”

    “只是骨头错位,爸爸教过我类似的技巧。”

    “没问题的!”

    带着这样的话语,阿拉斯速度越来越快。

    而在这说话期间,她的脖颈被扭断了不下十次。

    那个好像是花生的雕像锲而不舍的跟着阿拉斯,一下一下的扭断阿拉斯的脖颈,然后,阿拉斯毫无所觉的一脚踢开了消防栓。

    噗!

    水柱冲天而起。

    已经来到了加油站前的‘火焰’被逼退。

    然后,阿拉斯冲向了下一个消防栓。

    砰!

    一脚过后,水柱再次出现。

    喷散的水,让‘火焰’抖动不已。

    它直接转换了方向。

    同时,雕像停在了阿拉斯身后。

    它似乎思考了一下,然后,改变了扭断的动作,变为了勒紧!

    犹如是格斗技中的姿势,它伸出了双手,就要勒住阿拉斯的脖颈,但是阿拉斯几乎是本能的抓住了它的一只手。

    紧跟着,就是一个过肩摔。

    “烦人,别跟着我!”

    一声低喝中,雕像被摔在了柏油马路上,砸出了一个深坑,而且,在雕像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阿拉斯上前就是一记大力抽射。

    砰!

    好像是花生一般的雕像直接在半空中翻滚的飞向了远处。

    它脸上的喷漆似乎出现了某种变化。

    那是一种雕生疑惑。

    它不解发生什么。

    事情本不该是这样的。

    更加重要的是……

    恐怖的气息正在袭来,那是一种极度的压迫。

    紧张感泛起,这令雕像脸上的喷漆更加的变幻莫测。

    它想要改变一下飞行轨迹。

    但是它做不到。

    它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距离那个飞射过来的男人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然后……

    它看到那个本该是人类的,男人突然张大了嘴。

    那嘴张开后,比鲨鱼的嘴巴都大。

    它的头,好像对准了那个嘴巴。

    接着,半空中的他们相遇了。

    就如同是老鹰扑击麻雀一般。

    虽然两者从模糊的程度比较,体型是相差不大的,但那仅仅是在还没有相遇的前一刻,在相遇的下一刻——

    嘎吱、嘎吱。

    清脆的咀嚼声就这么响起了。

    钢筋,杰森不是没有吃过。

    但是夹杂着混泥土,杰森还是第一次吃。

    有点塞牙,还有点拉舌头。

    不过,味道还是不错的。

    略微发咸后,是淡淡的甜味,就好像是泡水后的枸杞,回味悠久。

    可惜就和吃甘蔗一样,不能咽下去。

    杰森张嘴将雕像的残渣吐了出来。

    【吞食雕像‘小花生’!】

    【体力、精力大额恢复!】

    【饱食度+33!】

    【饱食度:280】

    ……

    这些残渣从空中跌落,恰好砸在了一堆由鱼钩、鱼线、针、剪刀等尖锐物体组成的奇怪‘异常’上,这个‘异常’呈现出一个大致的球形,半径有2米多。

    在被雕像的残渣砸中时,直接对着从半空中跃过的杰森抛出了鱼线。

    杰森没有反抗,任由这些鱼线将自己拉到了这个满是尖锐物的球形面前。

    尖锐的鱼钩、针、剪刀刺向了杰森。

    然后……

    没有刺进去。

    叮、叮叮。

    一连串清脆的响声中,杰森裂开嘴,露出了强化过的牙齿。

    淡淡的月光下,那牙齿露出了仿佛是利器的寒芒,尤其是当杰森的嘴巴越张越大时,一种恐怖的氛围开始弥漫。

    那团本该展现自己锋锐,将杰森拖入其中的球形微微一颤。

    它,下意识的就要逃离。

    但是杰森抬手就抓住了它,直接将其往嘴里塞。

    嘎吱、嘎吱。

    咀嚼声再次响起。

    片刻后,残渣再次吐出。

    【吞食锋锐刺团!】

    【体力、精力大额恢复!】

    【饱食度+30!】

    【饱食度:310】

    ……

    此刻,杰森的饱食度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足足103条命,令杰森心中的安全感大增,他感受到了久违的安全感。

    呼!

    杰森深吸了口气。

    转过身,他看向了那个丝毫没有打算掩饰自己脚步声的‘人类’。

    从外表上看,对方至少是个人类。

    三十岁左右,黑发、灰色瞳孔,拥有橄榄色皮肤,身高和杰森相差不多,健壮程度却有所不如,不过,在对方的全身有着大量的难以描述的玄奥晦涩的图案。

    对方一脸兴奋的看着杰森。

    “强者!”

    “让我们起舞吧!”

    有些含糊的声音,从对方喉咙中传来。

    对方似乎是处于一种不太清醒的模样。

    靠近杰森,仅仅是因为被杰森的气息吸引而来。

    杰森看着对方,鼻翼不住的抽动着。

    他的眼中,同样露出了某种兴奋。

    “好啊!”

    杰森点了点头。

    满身玄奥晦涩花纹的男子在杰森点头后,就从原地消失了,当再次出现时,对方已经站在了杰森的面前,手中多出了一把利刃。

    直直冲着杰森的脖颈砍来。

    杰森抬起手臂。

    铛!

    足以抵挡炸药级别防御手臂,抵挡住了这样的斩击,但是在刀刃的下滑中,一片火星溅起后,刀刃切入了杰森的小臂。

    但是,杰森根本没有理会,他一把抓住了握刀男子的手腕,另一只手握着宽刃短柄砍刀,不管不顾直接砍向了对方的脖颈。

    铛!

    又一柄利刃出现在了对方的手手中,挡在了宽刃短柄砍刀的面前。

    近距离下,杰森可以肯定对方是从某种‘空间’中抽出这柄刀的。

    未知的储存空间?

    杰森心底想着,动作却没有任何的停歇,就这么用头撞向了对方。

    这个满身玄奥晦涩花纹的男子显然也是这样想的。

    几乎是同一时间,昂头就向着杰森撞来。

    砰!

    毫无花俏,两人的头颅撞在了一切,沉默的响声中,两人在反作用力下,向后退去。

    但是,到了这个时候,杰森的手掌依旧抓着对方的手腕。

    虽然只是刹那间的交手,但是对方消失时的速度,却在告诉着杰森,对方比他快!

    一旦对方利用速度的优势,双方的战斗必然陷入焦灼,在这种满是‘异常’的战场上,速战速决才是取胜的关键。

    至于1VS1时?

    杰森同样选择这么做。

    明明能够用最直接的手段去解决敌人,却非要以己止短攻敌之长,杰森饿得神志不清,才会这么做。

    身躯向后,腿部用力,小腿的肌肉绷紧,大腿的肌肉随后支撑着腰部,就如同是一根反射的弹簧,杰森手腕一用力,将对方扯回来,头颅再次的撞向了对方,手中的砍刀则是提防着对方的利刃。

    男子似乎十分喜欢这样的战斗,利刃没有再次攻击,就这么的和杰森撞在了一起。

    砰!

    又一次。

    接着是,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

    砰!

    砰!

    砰!

    两人所处的街道就剩下了这样沉闷的撞击声。

    而且,速度越来越快。

    一开始还能够听清楚是一声、两声,到了后来连绵不绝间,就犹如是数人敲击的架子鼓般。

    砰砰砰!

    这样的声音持续了数分钟。

    男子的额头、面容早已塌陷,双眼更是早已粉碎。

    仅剩余战斗的意志在强撑着。

    杰森也是类似,甚至,更惨一点。

    他已经感受不到自己的鼻子了。

    但,杰森不在乎!

    他,天赋异禀!

    仅仅是又一次的呼吸后,承受了‘致命伤’的杰森就直接恢复了原状。

    然后,撞击又来了。

    噗!

    这一次没有了闷响,只剩下宛如西瓜破碎的响声。

    眼前的男子头颅破碎了。

    但尸体没有倒下,残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为了一片灰土。

    杰森晃了晃头。

    致命伤可以治疗,但是眩晕感还存在着。

    不过,这并不能够阻止杰森迈步,追寻‘食物’所散发出的香味。

    那个男子身上残余着这样的香味,杰森摇摇晃晃的走到了这个街道的后巷,然后,他看到了一个岩石立方体。

    看起来有点像是棺材,上面雕刻着未知的图案。

    一条锁链缠绕其上,既像是束缚,又像是保护。

    杰森没有迟疑,走近了‘棺材’。

    而就在他靠近‘棺材’后,一抹异样的声音出现在了身后——

    “我见证,我记录。”

    噗!

    随着这样的声音,一只金属的手掌穿透了杰森的胸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