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猎魔烹饪手册 > 第六十四章 癫狂的‘兄长’!
    拥有着能够抵御炸药级别防御的杰森,面对着这只金属手掌的穿刺,竟然毫无抵抗之力。

    皮肤、肌肉、骨骼,就如同是豆腐一般,被人轻易穿透。

    啪!

    金属手掌的主人一挥手,杰森就被甩在了一旁的墙壁上,而他也终于看清楚了,这个男子的模样,对方皮肤黝黑,年龄三十出头,身高在普通人中算是高的,也足够的健壮,拥有黑色的头发和蓝色的眼眸,令杰森在意的是对方的上肢、下肢、脊椎及肩胛骨已被金属代替。

    杰森看到那金属,双眼就升起了一种刺痛感,似乎从那金属上反射的光芒,就已经伤害到了他的双眼一般。

    下意识的,杰森眯起了双眼。

    然后,手中的宽刃短柄砍刀向着对方的脖颈砍去。

    宽刃短柄砍刀准确的砍在了对方的脖颈上。

    但是,对方的脖颈根本没事。

    不仅皮都没有破,而且没有出现任何遭受斩击的痕迹。

    甚至就可以说是毫发无损。

    可并不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噗!

    杰森的脖颈断裂大半。

    他的头颅耷拉在肩膀一侧,脸上带着诧异。

    反伤?

    杰森残存的思维想道。

    而挨了一道的对方则是脚步微顿。

    他扭过头看向了杰森,那在杰森看来极为陌生的目光,却好像是在看着一个极为熟悉的人。

    “我愚蠢的弟弟!”

    对方这样开口了。

    随着这句话,对方额头上一个十分特殊的符号开始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光芒照射下,对方的面容变得模糊,甚至是出现了一点扭曲感。

    然后,对方没有再理会杰森,就这么的向着好似棺材板,有着锁链缠绕的岩石立方体走去。

    越是靠近,对方额头上的符号就越是绽放出刺眼的光芒,那面容也越是模糊。

    而‘复活’的杰森则是毫不犹豫的一刀捅出。

    这一刀是对准了对方的背心。

    但与之前的一刀一样。

    这一刀不仅没有伤害到对方,杰森的背心上反而出现了一刀狰狞的伤口。

    噗!

    鲜血喷散间,杰森摔倒在地。

    男子扭头看了杰森一眼,似是回忆,又似是回味,然后,轻轻的笑了,他弯下腰,抬手抚摸着杰森的脸颊,声音飘忽的说着:“真是可爱。”

    然后——

    砰!

    手掌变为了拳头。

    一拳砸下,杰森的头颅宛如西瓜一般的炸裂。

    通过屏幕,艾特德蒙看着这一幕,当看到杰森的头颅碎裂时,他的心跟着一颤。

    他知道杰森是不老不死的,但是这样的一幕实在是富有冲击。

    他的呼吸不由自主的出现了一丝紊乱。

    ‘他们’的状态立刻出现了起伏。

    冷静!

    冷静下来!

    迅速发现这一点的艾特德蒙马上通过调整呼吸,让自己冷静了下来,脑海中的‘他们’,也迅速的恢复了正常。

    但是,他却在脑海中搜寻着有关眼前这个人形‘异常’的资料。

    然后得出的答案是:没有!

    他所知道的。

    他所听闻的。

    都没有!

    很显然,这个‘异常’并不是之前‘圣殿’袭击‘收容所’基地后,带走的‘异常’,应该是‘圣殿’本身就拥有,且从未显现过的‘异常’。

    最糟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艾特德蒙眉头一皱。

    ‘圣殿’从‘收容所’带走的‘异常’,虽然诡异强大,但是对于熟知它们特性的艾特德蒙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以对付的事情。

    ‘异常’真正可怕的地方,在于未知!

    你根本不知道它们有什么能力,能够做到什么样的事情。

    有些能力就是玩笑。

    但玩笑也很可能致命。

    更不用说,一些完全就是‘灭世之力’了。

    想到这,艾特德蒙眉头皱得更紧了。

    他迟疑了仅仅一秒钟后,就拿起了连接杰森耳麦的话筒。

    “杰森能够听到吗?”

    似乎是因为之前的一拳,属于杰森的那个特制耳麦变得迟缓。

    过了足足两秒钟后,才传来了杰森的声音。

    “能。”

    “拖住他1分钟。”

    “我帮你找到应对他的办法!”

    艾特德蒙马上说道。

    “好!”

    听到杰森给与了肯定的回答,艾特德蒙再次扫视了一眼眼前上百块大屏幕,在一瞬间他下达了数道命令,然后,整个人就呈现出了一种茫然的姿态。

    而他的大脑中开始构筑着一个个模型。

    以那个人形‘异常’出现开始,与杰森的对话,行为举止,攻击方式,乃至是对方的微表情,包括对方奇特的外貌为基础。

    一点一滴,一丝一毫。

    ‘上百人’的脑力开始在这一刻前所未有的集中起来。

    鼻血开始再次流出。

    艾特德蒙却根本不在乎。

    或者说,这个状态下的艾特德蒙,根本是看不到自己发生什么的。

    而在那条小巷内,杰森再次对着那个男子挥刀了。

    这一次,杰森没有选择致命要害,而是选择了对方的四肢。

    叮!

    宽刃短柄砍刀与金属胳膊接触后,直接发出了脆响。

    然后,杰森的手臂上出现了一道口子。

    在劈砍时,杰森特意留了力道。

    “比以前聪明了一点,但还是不够……”

    呼!

    男子似是夸奖一般的说着,但是还没有等对方说完,杰森就直接一抬手。

    呼!

    长达8米的锥形火焰喷涌而出,就好似是一头成年巨龙的吐息一般,整条后巷都陷入了这样的火海之中,然后……

    杰森感受到了焚烧的灼热感、疼痛。

    不光是斩击能反射,烈焰也能够反射!

    杰森迅速后撤了两步,表情凝重的看着对方。

    而男子则是完全停下了脚步,转过身,用一种‘有趣’‘好玩’的目光看着杰森。

    “你什么时候会用‘火’的?”

    “是在放牧的时候吗?”

    “为了驱赶‘狼’……”

    “原来如此。”

    对方盯着杰森,自言自语的说着。

    然后,那目光中就出现了一种极度厌恶的神情。

    “你还在讨好祂!”

    “真的是无知!”

    “难怪祂对你有所偏爱!”

    “真是让我……想要再一次的杀死你啊!”

    男子这样说着,也是这样做着。

    当话语声落下的刹那,男子的手臂再一次的刺穿了杰森的胸膛,看着杰森迅速黯淡的目光,男子笑了,那是一种略显病态的笑容。

    “羊的油脂,美味?”

    “受到祂的偏爱?”

    “那你就继续展现这份偏爱啊!”

    男子凑到了杰森的耳边低低的说着。

    他抽出了手掌,他要看着杰森无力跪倒在他面前。

    但是,就在他手掌抽离的刹那,杰森的双眼中再次焕发出了生机。

    看到这一抹浓郁的生机。

    男子眼中的厌恶、恨意越发的浓郁了,他额头上的符号开始了闪烁,他的面容开始扭曲。

    他抬手就要再次刺穿杰森。

    杰森的手臂出现在了对方的金属手掌前,虽然,下一刻,这条手臂就被斩断了,但是对于杰森来说,这却是足够了。

    Yi!

    【防护邪恶】的力场直接覆盖在了对方的身躯上。

    男子一怔。

    那扭曲的面容似乎都要凝固。

    下一刻——

    嗤嗤嗤!

    宛如是烧热的油脂中,倒入了冷水般的响声中,男子全身冒出了阵阵青烟,开始踉跄的后退。

    有效!

    【防护邪恶】的力场没有被反射!

    杰森双眼一亮,毫不犹豫的比划出了【防护邪恶】的两个手势,对准对方一指。

    sI oT Yn!

    'i!

    【防护邪恶】的力场再次笼罩对方。

    而杰森的体力开始大幅度的下降,但是这并没有阻碍杰森再次施展【防护邪恶】。

    又是连续两击【防护邪恶】后,杰森整个人的生气再次消失。

    脚步踉跄的男子看到了这一幕,先是一愣,随即笑出了声。

    “这就是偏爱的代价!”

    “我愚蠢的弟弟!”

    “你永远不知道,你所得到的,早已在暗中标明了价格——就如同我在第一次杀死你的时候,你所遭遇的,和我所遭遇的一样。”

    “看看祂是怎么做的?”

    “流放了我,然后……”

    “给了你一口棺材吗?”

    男子几乎是咆哮般的吼道。

    愤怒彻底扭曲了对方的面容与心灵,对方额头上的符号,在这个时候,绽放着前所未有的光芒。

    光芒下,对方扭曲的面容上浮现了另外一张面容。

    面色青白,尖牙利齿,双眼嗜血且无情。

    但是,这样的面容,仅仅是一闪而逝。

    可就是这样的一闪而逝,男子身上的伤痕瞬间痊愈了。

    然后,对方看向了那个好像是棺材一般的岩石立方体时,这副面容消失了,只剩下了一种嘲笑,一种讥讽,一种发自心底的幸灾乐祸。

    “看看这口棺材。”

    “你猜,它上面的锁链是为什么存在的?”

    “我愚蠢的弟弟!”

    对方再次的说着,然后,彻底的扭转了身躯,面对着这口棺材。

    而在他的身后,又一次复活的杰森,抬手又是一记【防护邪恶】。

    力场出现,笼罩男子。

    杰森再次气息全无。

    “啊啊啊!”

    痛苦的吼叫中,男子感觉自己似乎是被杰森愚弄了。

    不!

    是被祂愚弄了!

    “你以为我这样就会屈服吗?”

    “我把他碎尸万段。”

    “看你怎么复活他!”

    男子吼着,冲向了杰森。

    然后,被复活的杰森又是一记【防护邪恶】击退。

    当【防护邪恶】的力场消失,对方再次冲向杰森时,杰森再次复活,就再次一记【防护邪恶】。

    如此循环了不下十次后,男子看向杰森的目光早已不是厌恶、恨意了,而是憎恶与杀意。

    “你为什么受到祂如此多的偏爱!”

    “为什么是你!”

    “不是我!”

    对方狂吼着,又一次的冲向了杰森。

    对方似乎是放弃一切,也要杀掉杰森。

    但是,当【防护邪恶】的力场出现时,对方再次痛呼的后退了。

    只是能够逼退对方的【防护邪恶】,根本不能够对对方造成致命伤害,只是一些轻微伤,这样的伤势,随着对方的呼吸而痊愈。

    一次不行就十次!

    十次不行就百次!

    杰森坚持着自己的信念。

    毕竟,这个时候的他,可是‘百命’杰森。

    而在这个时候,艾特德蒙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响起——

    “弱点找到了。”

    “是……”

    “棺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