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狩魔猎人和他的小屋 > 第469章 和第一骑士的交锋 (二和一)
    “很古怪,不像是在诅咒之地里面的感觉。”

    罗杰一手搂住阿曼达的腰肢,双眼飞快地扫视着周围。

    “管它是什么地方,先让我烧光它!”阿曼达的眼中有火光闪过,她随手一挥,三米多长的火鞭横扫而过,火焰蔓延后的地方都飞快地燃烧起来。

    罗杰并不清楚落在地上会发生什么后果,他凌空一拍,身形再度上扬,而此时周围的火焰已经蔓延了整个房间。

    他们目光所看到的一切虽然像油画一样化掉,但那些家具木材还是在火焰的燃烧下。化成了黑灰。

    紧接着整片空间如同被烧焦的画纸一样,从中间被撕扯开来。

    熟悉的景物出现在面前,两人从空中落下,不远处路易斯正脸色苍白的拿着一张被烧焦的画。

    “果然是你!”

    “装神弄鬼的家伙!”

    阿曼达低喝一声,手中的鞭子甩了过去。

    那个路易斯的身手倒是十分矫健,阿曼达刚一抬手就警觉得跳到了一旁,身后的画架从上至下被阿曼达的鞭子一分为二。

    阿曼达向前追去,之前站在展台周围的几人这时候还处于神魂颠倒的状态,他们挤成一团,阻挡了阿曼达的去路。

    “滚开!!”

    阿曼达的声音中夹杂着一点精神力的震慑,站在前面的一个女人受到冲击,脸色猛的一变,然后抱着脑袋弯腰开始呕吐起来。

    其他人状态也大同小异,阿曼达速度不减再次扬起手中的火鞭子。

    “这次我看你往哪儿跑!!”

    路易斯的身后显然已经没有去路,可就在这时,走投无路的路易斯却突然停住脚步,然后身体横移,一头撞向了远处的一个显示器。

    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路易斯整个人在撞上显示器的同时,竟然飞速的缩小,只是眨眼间便出现在显示器中央。

    “这是什么东西?!”

    这一下就连罗杰也有些惊讶,很快他就发现了异常的地方。

    “这些显示器……”

    路易斯离开之后,悬挂在房间里的显示器却突然改变状态,屏幕上活动的人影逐渐定格,慢慢的,大大小小的屏幕都变成了一幅幅悬挂的画作!

    “这根本不是监控设备!”

    阿曼达气愤地甩出鞭子,挂在墙上的一排画作被她轻易的扯碎,可就在这时罗杰却听到一阵隐约的呼喊声传来。

    他定睛看去。

    扯开的画布上,原本定格的人物又发生了新的变化,仿佛现实世界的房子中凭空出现了一道裂痕,人们惊慌失措地呼喊着,向四周逃离。

    “这家伙的画还真是古怪!”

    想到之前几幅画作主人的死亡,罗杰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一旦注视他的画作足够长的时间,观看者的精气神便会不知不觉地被扯入到画作之中。

    这时候如果对画作进行重新加工或者破坏,相应的一些可怕的事情就会反馈在观察者的身上。

    这看起来像是一种诅咒,但本身却没有任何法术的能量波动,比诅咒更诡秘,也更难以被察觉。

    如果不是因为事件频出,普通的超凡者无论怎么调查,恐怕都不会查到他的头上。

    这时候躺在地上的众人还在狂吐,罗杰拉住阿曼达。

    “如果这个路易斯可以完全自由的在画中世界进行穿梭,那我们恐怕永远都没办法找到他。”

    刚才发生的那诡异一幕也提醒了阿曼达,她不敢再随意攻击,视线飞快地在墙壁上的画作中扫视着。

    “如果我们毁掉这里的画,整座庄园会不会跟着一起倒塌?”

    很难想象,数十上百幅场景画竟然如同监控设备一样将整个庄园囊括其中。

    而路易斯又可以在庄园里的画纸里穿梭。

    这种能力……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阿曼达有些着急,如果在这里被这个路易斯逃掉了,那么她以后想要抓到他,恐怕就太难了。

    “别着急。”

    罗杰一脸平静的安慰道,“冷静一些,别被那个家伙欺骗了,他的能力应该没有那么强。”

    “如果任意一幅画都可以用来穿梭和杀人,这家伙还会像刚才那样小心翼翼吗?”

    联想到最近才发生的几起事件。

    “我猜测这个路易斯的能力一定有我们不知道的限制,这种能力应该不是源于自身,而是来源于某种诅咒物品。”

    “越强大的诅咒物品,有时候使用条件就会越苛刻。”

    “这些画不是那么容易被创作出来的。”

    听了罗杰的话,阿曼达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突然遇到这种情况,她只是一时间有些无措,这时候冷静下来很快别想通了其中的道理。

    “我们分开行事。”

    阿曼达看了罗杰一眼,“你留在这儿,继续监测着所有的画作,我出去找到那家伙的踪迹!”

    “到时候只要清空了庄园里的人,我们就是把这个地方拆掉,也一定要把他找出来!”

    “不用了。”

    罗杰摇了摇头,他心中涌现出了一股莫名的危机感,“这地方很诡异,我们不要轻易分开。”

    一边说着他一边取出了隐藏起来的太阳之剑。

    “有些事不用分开,也一样可以做到。”

    一边说着罗杰一边启动了太阳之剑中蕴含的能量,与此同时脑海中的伊格尼法印光芒大盛。

    他张开双手,额头和双手的掌心处同时闪耀着法印的光泽,3点构成一个全新的一个法印模型。

    双手持剑,三个法印的力量揉杂在一起,再加上太阳之剑的能量,房间里的温度急剧升高,就连阿曼达也忍不住退后几步。

    “我们两个到底谁才是火炎术士?!”

    轰!

    能量喷涌而出,脆弱的墙壁根本抵挡不了这种冲击,一连串的撞击声传来,侧面的墙壁被罗杰直接打出了大洞,而墙壁的后面则通往了一楼大厅!

    “解决了!”

    罗杰拉住阿曼达,可就当他打算迈步走出这里的时候,挂在墙壁上的所有壁画突然融化,所有的颜料汇聚在一起。

    这一次甚至没等罗杰作出反应,如同洪水一样的染料便将二人吞没!

    等罗杰回过神,却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一楼的大厅中间,周围一片寂静,没有喧闹的人群,也没有精心准备的酒水和点心。

    空旷的大厅里除了他,只有站在楼梯上的一道身影。

    罗杰瞳孔微微一缩,瞬间就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怎么是你?”

    “兰斯洛特。”

    他回想起近日以来经历的种种事情,可无论怎么想也没能找到兰斯洛特干预的环节。

    “为什么不能是我?”

    兰斯洛特从阴影中走出,灯光照在他的脸上却让这个英俊骄傲的第一骑士显得有些诡异。

    “你的目的是我?”

    罗杰似乎明白了些什么,他这时候突然意识到一件事,他不是贝德维尔,对所谓的团长位置也没有任何想法。

    另外通过其他渠道,他也洞察了格林的面目,自那以后,他时刻都在寻找着脱离圆桌骑士团的机会。

    可正因为罗杰是一个局外人,他却反而忽略了其他人的真实想法,除了高文,只要没能摆脱枢密会的灵魂禁锢。

    那么无论实力的高低,也只不过是骑士团的傀儡。

    他们根本没有选择,而作为其中最有机会成为团长的兰斯洛特,他自然有目的,有决心去做任何事。

    而此时兰斯洛特出现在这里,罗杰已经想不到其他可能了。

    “什么目的?”

    兰斯洛特的眼中闪烁着意味不明的光泽。

    “如果我说这一切都只是巧合,你会相信吗?”

    罗杰握紧了手中的太阳之剑,“阿曼达在哪儿?”

    他不想再继续废话下去。

    “别担心,我不会把她怎么样的。”

    “只是一个不入流的女术士,只要死在该死的地方就可以了。”

    咔嚓。

    房顶上传来一声轻响,罗杰抬头看去,一颗被冰霜包裹的头颅从大厅的中央落下,砸在罗杰脚下的地板上。

    冰层中是基德惊恐的面庞。

    “是你让玛格丽特改变了主意,然后派阿曼达来这儿,等时机成熟之后,你再跳出来。”

    “不,不是这样的。”

    兰斯洛特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不久前高文曾经找过我,他虽然说了一些蛊惑的话语,但我清楚那只是为了他自己的目的,他希望你的死可以制造出一些混乱。”

    罗杰目光闪动,听到高文这个名字他心中猛的一沉,他总感觉高文教唆兰斯洛特一定还有别的理由。

    “难道他在怀疑我?”

    罗杰没有吱声,却听兰斯洛特继续说道。

    “我不是蠢货,当然清楚这样做的后果,但我也知道,一旦你死了,我就是团长的唯一候选人。”

    “但是想要杀死一名像你这样的传承骑士而又不能被其他人知道,实在是太难了。”

    “我需要一个合适的时间,一个合适的地点,最重要的是给你一个不能逃跑的理由!”

    兰斯洛特眼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贝德维尔,我真想杀了你。”

    他摊开手掌。

    “但我找不到合适的机会。”

    “直到……”

    “你和那个女人来到这儿。”

    他抬起头环顾四周。

    “已经有几十年没有来到这里,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下一秒,兰斯洛特的身形却突然移动,如同瞬移一般出现在罗杰身边,他扬起手掌,一条冰刺脱手而出,直刺罗杰的咽喉!

    “路易斯是我的弟弟,同母异父的弟弟!”

    兰斯洛特眼中杀机暴涨。

    “你说这是不是命运的指引!”

    “不是我要杀死你,是命运!”

    罗杰一直在注意着兰斯洛特,他刚一动身,罗杰便提前做出了反应,身体微微一侧,手中的太阳之剑上扬,挡住了兰斯洛特的攻击。

    罗杰冷笑一声。

    “虽然唐突,但我还是想要赞美一句,亲爱的兰斯洛特,您的母亲不但活的久,身体也真棒。”

    “让我想想,你成为传承骑士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

    “很抱歉,我恐怕没办法算出夫人的真实年纪,但无论怎样,他和路易斯的父亲都应该算得上是真爱。”

    嘴上讥讽着兰斯洛特罗,杰手中的动作也没停。

    兰斯洛特的力量很强,竟然能勉强承受罗杰肉体力量的撞击,要知道他的身体在转换药剂的帮助下,已经被提高到了一个很可怕的程度。

    但罗杰不知道的是,对面的兰斯洛特却更加惊讶,兰斯洛特的血脉特殊,虽然只是地龙中的亚种,但龙就是龙,哪怕是其中血脉最稀薄的。

    “收起这些小把戏来吧。”

    兰斯洛特冷笑一声,“路易斯的外表可以蒙骗那些普通人,甚至那位术士小姐,但作为经常和灵魂力量打交道的我们。”

    “我想你应该早就清楚路易斯的年纪。”

    没有花哨的法术,两人以快打快,并且每一次攻击都蕴含着可怕的力量,二人所过之处地板开裂,周围的家具被轻易的摧毁。

    从看到兰斯洛特那一刻开始罗杰便清楚他此时所在的一定不是真正的庄园大厅。

    联想到分开他和阿曼达的那一道如同颜料一样的洪流,罗杰猜测,他们此时应该身处于一件特殊的诅咒物品所形成的单独空间之中。

    或者是那个画中世界。

    “过去了这么多年,连我自己都忘记了还有这么一个同母异父的兄弟,他只是个普通人,早就应该在时光的侵蚀下死去。”

    “但他命不该绝,竟然无意中得到了一件诅咒物品。”

    “你猜他都做了些什么?”

    兰斯洛特似乎在和罗杰闲聊,可罗杰的心脏却微微一沉,脸上的表情也发生了一点变化。

    在他们这种级别的交锋中,怎么可能会有漫无目的的闲聊。

    因为担心阿曼达,罗杰想要探查路易斯的底细,可兰斯洛特给出的答案却是罗杰最不想听到的那一种。

    “你猜他打算对你的哪个小女友做些什么?”

    兰斯洛特轻笑一声。

    “哦……贝德维尔,真高兴,你的反应让我知道那个女孩儿对你的重要性,这样我就不用担心你会逃走了。”

    “这可真是个好消息。”

    “猜猜看,我和路易斯谁的速度更快一些?”

    “是我先杀了你?”

    “还是他先把那个姑娘……”

    “铿!”

    罗杰身上的力量爆发,将兰斯洛特逼退。

    “说实话,我刚才还在思考着别的可能,毕竟我对团长的位置一点兴趣也没有。”

    “比起团长的位置,我更关心阿曼达的安危。”

    他深吸一口气,脸上的表情变冷。

    “可我现在反悔了。”

    罗杰将太阳之剑交到自己的左手。

    “我现在只想砍死你。”

    “还有你那个杂种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