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啦 > 博古店 > 二百二十六章魂穿(六)
    蒋先生一无所获地回到博古店内,此时的沈静已经离开了,他可以向安姐说明具体情况。

    “照你这么说,沈静还是要入梦充当淑霞的角色。”

    “我真搞不懂,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安排?”

    安姐说道:“既然解决不了,我们就顺其自然吧。小静已经长大了。我们也要相信她的应变能力。”

    “如果小静是变成其他人,我当然无所谓。问题是,我不能任由自己的孙女沦落风尘。”

    “沦落风尘的淑霞,不是小静。她们完全是两个人,只是相貌相同而已。”

    “问题是,现在小静的灵魂也要在风月场中打滚啊。对于这一点,我绝对不能够同意。”

    “你不同意也没办法了。”

    “早知道会这样,我就不会让小静进入博古店了。”

    安姐安慰着蒋先生:“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尽快帮小静完成这个任务。让她早点离开淑霞的身体。”

    蒋先生忽然想到了什么,他兴奋地说道:“对了,我之前怎么没想到呢?小静入梦去找淑霞的情郎在山,我也可以在外面找啊。如果我提前找到了在山,小静就不用再入梦了。”

    安姐实在不想去打击蒋先生,但有些话还是必须要说的。

    “小静刚刚有回来过,我们都出去了,她就坐在这里等我们。”

    “她为什么又走回来?她是有什么话要说吗?”

    “古力无意中说了一句话,但是,这句话对小静的启发很大。古力那句话的大概意思是,在山或许对小静说过自己会去哪里,但淑霞却没听到。”

    蒋先生马上就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

    他反驳道:“这件事不太可能会发生。刚刚在地府的时候,淑霞已经告诉过我,她的记忆非常好,从来没有失去记忆的情况发生。换句话说,小静入梦后所经历的事情,淑霞都是记得的。”

    安姐思考了一下后说道:“这好像也不太对。如果淑霞是有这些记忆的话,她不会觉得很奇怪吗?小静的所作所为,肯定和淑霞本人有出入。如果这些记忆都被保留了下来,淑霞难道不会觉得奇怪吗?她难道就不会怀疑,我为什么要这样做。”

    蒋先生也觉得安姐这番话很有道理。

    “那淑霞的记忆又是怎么一回事?”

    安姐大胆地猜测道:“会不会是淑霞的记忆被篡改了?小静进入她的躯壳之后所发生的事情,其实她是不知道的,只是她的记忆被其它事情填充了。”

    “谁有这么大的能力,可以填充别人的记忆?”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我只是觉得有这个可能而已。现在我们不能排除一切可能。”

    蒋先生松了松脖子上的领带:“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只是猜想而已。我尽力去试试看,希望可以找到在山的藏身之处。”

    “那小静的事怎么办?”

    蒋先生无奈地说道:“还能怎么办?只能让她继续入梦。希望古力可以好好保护她,不要让她受委屈。”

    第二天,沈静拿着淑霞的笔记回到了博古店,在她眼镜片的后面,眼下的黑青尤为明显。

    安姐关心地问道:“小静,你昨天晚上没睡好吗?你的样子看上去很憔悴。”

    沈静从布袋子里面拿出了一叠纸,说道:“我昨天晚上在研究淑霞的日记,把有用的线索都整理出来了。”

    蒋先生看着日记,心里想道:这本日记既然是淑霞所写,那她肯定是有记忆的。

    安姐问道:“那你在整理淑霞这本日记的时候,有发现什么有用的线索吗?”

    沈静回答道:“这本日记里面有记下淑霞和在山相遇相知相爱的故事。可惜的是,这本日记的最后,并没有记下淑霞和在山的结局。这本日记用完之后,淑霞肯定有用另外一本接着往下写。如果有另外一本日记,我们就可以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了。”

    安姐说道:“这本日记招你入梦,或许就是想告诉你,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沈静苦恼地说道:“我入梦以后,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在山。他是别人的情郎,我如果和他谈情说爱,好像就变成了勾搭别人丈夫的坏人。”

    沈静的关注点,似乎和蒋先生的不太一样。

    蒋先生说道:“你这个时候就不要去担心别人的丈夫了。你现在要考虑的,是去到风月之地之后,该如何保护好自己。”

    沈静看着蒋先生,怯怯地问道:“蒋先生,你不反对我入梦吗?”

    蒋先生摸了摸沈静的头发,温柔地说道:“现在已经由不得我去反对了,我昨天奔走了很多个地方,找了很多人,都没有找到好的方法去帮助你。现在只能靠你自己了,希望你可以尽快找到线索,早点脱离那个苦海。”

    沈静说道:“您放心,我会保护好自己的。古代很多名妓都是出淤泥而不染,我相信自己也可以做到。”

    蒋先生转过头来,对着古力说道:“你一定要保护好沈静,如果遇到什么问题,你要马上带她回来,就算是在别人面前凭空消失也无所谓,出了问题,我自然会担着。只要沈静不出事就好。”

    “我明白了。我会寸步不离地看着她。”

    古力看着蒋先生和沈静之间的亲昵举动,心里面觉得怪怪的,总是有点不舒服。

    看来沈静和蒋先生的关系已经非常稳定了,自己也没必要插只脚进去。不过沈静是个好女孩,自己作为一个朋友,还是要好好保护她的。

    古力暗下决心,这次入梦之后,自己一定要寸步不离才行。

    沈静入梦以后,照例进入到了淑霞的身体里面。

    现在还是白天,有一位丫头在帮淑霞整理衣服。

    看来现在是下午。沈静回忆起了淑霞日记里所写的琐事。

    沈静对着那位丫头问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了?”

    那位丫头回答:“今天是十月初八,过几天就要增添新被子了。”

    沈静说道:“我的被子没用几年,还挺新的,不用添了。”

    那丫头说道:“小姐,你的被子已经用了五年,已经不太保暖了,你身子金贵,赚的钱又多,换新被子是有必要的。”

    “是吗?这被子居然用了五年啦?它是什么时候买的,我都忘了。”

    “这被子是崇祯七年买的,小姐您算算日子,是不是有五年了。”

    “是啊,已经有五年了,时间过得真快。”

    沈静心里暗喜,这么容易就套出现在的日子。

    现在是崇祯十二年,照理说,日记里记录的日子都已然过去了。

    安姐说的对,日记把我带入梦,就是要告诉我接下来所要发生的事情。

    现在一切事物都是未知的,这条路只能靠自己走下去了。

    不对,还有古力陪着我,古力现在在哪里呢?要把他留在身边,只能便宜一下他,让他做淑霞的入幕之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