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啦 > 博古店 > 一百五十二章 样板图纸
    沈静也想不到什么新鲜的办法,但是最老土的方法,往往是最有效的。

    芝兰那么爱漂亮,对于那些好看的衣服,她肯定没有抵抗力。

    想要接近她,用贞贞所做的衣服就可以了。

    但是,要怎么样才能够让她去贞贞那里做衣服呢?那就要靠沈静了。

    沈静很快就想到了一个“坏主意”。

    沈静从古力那里,知道芝兰是在仙乐会里面上班的,她就瞄准了时机,制造偶遇的机会。

    在“偶遇”芝兰的那一天,沈静特意精心打扮了一番,她穿上自己最漂亮的衣服,梳了一个好看的发型,手上还提了一个不便宜的包包。

    像芝兰这种虚荣的女人,如果不打扮得漂亮一点,她根本就不会理你。

    其实沈静自己都还没有察觉到,她打扮得那么漂亮的真实目的。

    那可不是单纯地为了吸引芝兰这么简单...

    沈静知道古力晚上会来接芝兰,所以她只能在芝兰去上班的时候“偶遇”她。

    沈静的手上拿着一支自己动过手脚的钢笔,在遇到芝兰的时候,故意装作不小心撞了上去,然后顺便把钢笔里的墨水洒在了芝兰的衣服上。

    芝兰看到自己的衣服被弄脏了,马上生气地大骂起来。那可一点淑女的风范都没有,真不知道古力喜欢她什么?沈静心里愤愤地想到。

    不过,芝兰的这种反应,也在沈静的预料之中。她的反应越夸张就越好,这样自己就有理由赔她一件新衣服了。

    “真是对不起啊。这支钢笔是我男朋友送的,不小心被我弄坏了,我急着要去修好它,所以走路的时候匆忙了一点,实在是不好意思。”

    芝兰大声地嚷嚷着:“你真是瞎了眼了,你那支烂钢笔算什么?你看看你,把我的衣服弄得这么脏,都不知道能不能够洗干净。”

    “对不起啊,如果真的洗不干净的话。我赔一件新的衣服给你怎么样?”

    “你赔什么赔?我这件衣服很贵的,你赔得起吗?”

    沈静不屑地说道:“可以有多贵啊?贵得过我的衣服吗?”

    这个时候,芝兰才留意到眼前这位女子的衣着。

    看到沈静的衣服,芝兰的眼睛都亮了。那是一套时髦的洋装,不仅款式新颖,就连料子也是顶级的。

    “你这衣服真好看,我从来没有见过,在哪里买的?”

    “是我的一个朋友帮我做的。”沈静想把芝兰引导到贞贞那里去,其实这衣服是沈静的妈妈在国外买回来的。

    “你刚刚说要赔我一件新衣服,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啦。你什么时候有空,我带你去。”

    “明天就可以。”

    “那就行,我们明天见。”沈静说完后,马上扭头就走。

    “慢着。我们明天在哪里见面啊?”芝兰着急地问

    “就在这里吧,明天同一时间,同一地点。在这里见面。”

    “好的。”

    在沈静正准备走的时候,芝兰又喊住了她。

    “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沈静。”

    “你好,我叫芝兰。”芝兰居然伸出了自己的手。

    除了沈静这身衣服是芝兰喜欢的之外,芝兰看到这么一个有钱的小姐,当然要巴结一下。

    沈静可要维持自己的淑女风范,只能伸出自己的手和芝兰握了握。

    事情居然这么的顺利,也有点出乎沈静的意料之外。

    沈静“偶遇完”芝兰以后,直接去到了贞贞的工作室里面。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贞贞。

    “那个芝兰,简直就是草包一个,而且还是那种蛮不讲理的草包,真搞不懂,那个古力到底喜欢她什么?”

    贞贞脸上露出了意义不明的微笑:“怎么啦?你是吃醋了吗?”

    “好端端的,我为什么要吃醋啊?”

    贞贞脸上的笑容更神秘了:“哦,没什么。芝兰这么漂亮,又有这么多男人喜欢她。惹得女人吃醋,是很正常的事情。”

    “这么笨的女人,有什么好嫉妒的。”

    看来,沈静还没有抓到贞贞笑容里面的精髓。

    到了第二天,沈静精心打扮一番后,按时来到了和芝兰约好的地点。芝兰已经在那里候着了,对于漂亮的新事物,女人总是有强烈的好奇心。

    沈静尽量克制住自己,不让自己的脸上露出不屑的表情。

    “等了很久啦?”沈静脸带微笑地问。

    “我也是刚刚才到。”

    芝兰打量着沈静的打扮。发现她今天穿的,又是另一款新式的洋装,她忍不住羡慕地问:“这洋装也是你那位朋友所做的吗?”

    沈静微微有一些小得意:“那当然,我那位朋友的手艺可好了。”

    芝兰兴奋地问:“你现在就可以带我去她哪里吗?”

    “当然可以。你跟我来吧。”

    沈静在芝兰面前,显得十分高傲的样子,这不是她原本的性格,她自己心里也明白,如果想要接触芝兰,还是友好一点比较好,可是,她内心深处的厌恶,实在是憋不住啊。

    沈静把芝兰带到了贞贞得工作室附近。

    为了省钱,贞贞把工作室开到了一个比较普通的地方。

    芝兰看着这那略微肮脏的街道,还有那破旧的楼房,不仅皱了皱眉头。

    “这里真的有会做漂亮衣服的人吗?”

    她的语气里面,透着一股嫌弃的味道。

    沈静没好气地回答:“很多东西都不能只看表面的,空有一副臭皮囊,实际上什么用都没有的人多得是。这里的大师傅可是只做熟人生意的,如果没有介绍就直接走进去的人,她是不会理的。”

    “真有这么厉害吗?”

    “你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刚一进门,沈静就开心地说道:“贞贞,我带了一位客人过来。”

    “欢迎光临。”尽管贞贞已经知道是什么事了,但她还是要装一装的:“请问这位是...”

    “这位美女叫做芝兰。她说想做一套现在最流行的洋装。”

    “最流行的洋装?你想做什么款式的?”贞贞看着芝兰问道。

    “请问,你这里有样板图纸吗?“

    “有的,请你等一下。”

    贞贞从书柜里面拿出了样板,递给了芝兰。

    对于沈静所穿的洋装,贞贞一直认为不太适合中国女性的传统美,所以她会在那些洋装的基础上,加以改良。

    芝兰虽然爱美,但她本人却没有什么审美的眼光。她把样板册子翻了又翻,还是选不到自己想要的款式。

    “还有没有其它的样板册了?”

    “这本已经是最好的了,如果你想看看其它的,倒也还有。”贞贞走到书柜前面,再搬出了几本册子。

    芝兰翻完之后,还是觉得不满意。

    “沈静身上的衣服,也是你做的吗?”

    沈静暗中给贞贞打了一个眼色。

    贞贞只能硬着头皮说:“是的,就是我做的。”

    “那我就要她身上这一款的。”

    “这一款衣服比较复杂,耗时时间长,而且比较贵。”

    “沈静昨天弄脏了我的衣服,她亲口答应说要赔一件给我的。”

    “是的,我赔。”沈静看上去一脸淡定。

    “那就谢谢你了。”芝兰张开双手,向贞贞吩咐道:“替我量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