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啦 > 博古店 > 一百四十三 帮助老徐
    因为缺少线索,在现实世界里是很难找到老徐的。

    但是入梦去找就不同了。只要有足够的念力,就可以在入梦的时候,找到处在那个时空里面的老徐。

    果然,在入梦后不久,贞贞和沈静就在街上遇到了老徐。他看上去好像很落魄的样子。

    沈静直接来到了老徐的面前,诚恳地对他说道:“徐老板,你好,能不能赏一个脸,坐下聊聊呢?”

    老徐警惕地问道:“你是谁?我为什么要和你聊天?”

    沈静不想浪费过多的时间,她直接开门见山地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我是沈大人的女儿,我知道你最近遇到了一些问题,或许有些事情可以帮得上忙。”

    在这个时空里面,以沈静的年龄来说,可不能直说是沈大人的孙女,说出来只会让人疑惑的。

    老徐听了沈静的自我介绍以后,语气稍微柔和了一点:“哦,原来是沈大人的家眷。请恕我刚刚说话无礼。”

    沈静温柔地笑了笑:“没有关系的,你如果遇到什么问题,你直接说就好了。我们都可以帮你。”

    这老徐说话倒也真是直接:“沈小姐,令尊在以前做官的时候,的确是颇有威信,但现在已经是民国时期了,令尊也已经归隐,他真的帮不上什么忙。”

    贞贞听到这里,倒也沉不住气了。

    “诶,我说你怎么这么不领情啊,那么难得沈小姐和沈大人肯出面帮你,你居然还说得出这么难听的话来。”

    “非常抱歉,我和沈小姐非亲非故。实在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帮我。”老徐嘴上虽然这么说,但他的样子看上去,可是一点歉意都没有。

    “你这人也真奇怪,难道帮人也需要什么理由吗?”

    小静所说的这句话,是真心的。真正善良的人,帮人又怎么会需要什么理由?

    可老徐已经被自己所信任的人欺骗过,而且还被骗得很惨,一个受过伤害的人,往往是没有那么容易再次相信别人的。更何况,对方还是个陌生人。尽管这陌生人只是两个看上去柔弱的女孩子,但也不担保她们会没有杀伤力。

    “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就此别过。”

    “徐先生,你等等...”

    沈静追了上去。

    老徐不耐烦地转过头来:“我说沈小姐啊,你到底想做什么?我现在已经是一穷二白,可没有钱了。你一直追着我不放,也得不到什么好处。”

    沈静真诚地说道:“我们真的只是想帮你而已。”

    老徐不耐烦地摔了摔手:“我都说了,我不用你帮啰。”

    “既然他说不用你们帮忙。你们还那么执着做什么?”

    熟悉的声音从沈静的身后传了过来。

    贞贞和沈静一起扭过头去看,原来是古力来了。

    对于古力的到来,沈静和贞贞都觉得很惊讶。

    沈静问道:“古力,你为什么会来这里?”

    “安姐告诉我的,她说你们会来这里找老徐,所以我也跟过来看看。”

    眼看着对方的队伍里面又多了一个人。而且还是姓古的,老徐的警惕性便又加强了几分。

    “你又是谁?”

    由于古力已经再次重启了故事,老徐和古力是没有见过面的。

    古力看着老徐的眼睛,认真地说道:“我的真实身份,你还是不要知道比较好。免得尴尬。”

    “不说也罢,反正我也没有想过和你们会有什么交集。”老徐说完后,再次转身准备离去。

    古力用颇有威严的语气问道:“你是怕了吗?”

    老徐的反应有点出人意料,他好像真的是在害怕什么。

    “我...我有什么...什么好怕的?”

    古力穷追不舍:“你连说话都颤抖了,还说不怕?”

    “我只是有点紧张而已,怕什么?”

    贞贞搞不懂,为什么这老徐会这么慌张。到底有什么东西是值得他害怕的,难道是他的直觉很厉害?已经察觉到古力的身份不简单?

    但是,以老徐的智慧来说,他是没可能猜得出这么复杂的事情。他的害怕,当然是另有原因。

    那就是面子,没错,是关于面子的问题。

    眼前的两女一男,老徐并不熟悉,也不知道他们对自己的过往有多大的了解。

    老徐从一个大高高在上的大老板身份,堕落到如此无家可归的境地,他受够了别人的嘲笑和白眼。

    老徐现在尽量会躲到没有人认识自己的地方。跟那些穷鬼生活在一起,虽然要忍受他们的粗鲁和无礼,但他们都没有见识过高尚的生活,在这里没有人认识曾经风光的老徐,自己也可以凭着回忆,找到那么一丝丝的优越感...

    现在忽然有三个陌生人跳了出来,说是认识自己。不知道他们对自己的过往了解多少,他们会不会把自己的过往告诉邻居们...

    沈静解释道:“徐先生,请您放心,我们真的是没有恶意。”

    “你们的好意,我无福消受,你们还是走吧。”

    老徐说完以后,连忙快步走开,大家都拦他不住。

    “现在怎么办?老徐已经走了。”贞贞失望地问道。

    “还能怎么办。我们先回去商量对策吧。”

    在往回走的过程中,沈静向古力问道:“你为什么愿意过来这里帮我们?你不是一直都在想办法让自己的父亲复活吗?”

    “就算我再想又有什么用?我已经试过很多次,各种办法都用尽了,依然改变不了已经发生的事实。”

    “这样也好,没必要做一些无谓的坚持。”

    贞贞问道:“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和你们一起去完成我父亲的心愿啰。”

    贞贞不解地说道:“但是,如果我们在这个时空里面帮了老徐的话,那古老板的心愿在这一年就已经完成了。那么,这也算是改变了历史啊。真的没有问题吗?”

    沈静停下了脚步:“谁说我们要在这里帮助老徐的?”

    古力也不太明白沈静的说法,他问道:“你没打算帮老徐,那还回来这里干嘛?”

    “回来收集信息啊。人海茫茫,在我们的那个时空里面,想找一个人是多么困难,在这里就不同了,只要念力够深,无论是谁,都可以被我们找到。”

    古力听明白了沈静的意思,他说道:“但是,这一段时间相隔了二十多年啊。二十多年可以发生多少事。你怎么知道二十多年后的老徐还住在同一个地方?”

    “那也只能靠运气了,如果这个方法行不通,那我们就另外再想办法。”

    贞贞说道:“既然如此,我们就不用回去想办法了。在这里找到老徐所住的地方不就可以了。”

    “那也不行。”

    “还有什么问题啊?”

    沈静回答道:“我们单单知道老徐住在哪里,还不够保险。刚刚古力也说过了。二十多年的时间实在是太长,中间会产生很多变数。我们必须想办法。让老徐稳定下来,最好他一辈子都不要搬家。”

    古力否定了沈静的说法:“哪有这么容易?看来你还是不太懂我们这些穷人的生活状况。我们这些没房子住的人,每个月都要额外拿钱出来交房租。只要房租涨了,或者是找到更便宜的房子,就会马上换房子住。反正我们这些穷人的家当又不多,随便捡一些东西就可以马上走人。”

    古力说的这一点,的确不在沈静的考虑范围之中。

    看来这个任务还是挺艰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