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啦 > 博古店 > 一百三十 寻找真凶(四)
    古力根据沈静所教的方法,在翻开账本之前,先和它“沟通一下”。以便可以获得更多有用的信息。

    沈静和贞贞则躲在门的后面,认真听着外面的声音,以防止古老板的到来。

    古力翻开账本后,很快就找到了“特别之处”。看来换人看账本是真的没有错。

    “小静,你能不能过来一下?”

    小静和贞贞互换了一下眼神后,她来到了古力的身边。

    “怎么啦?”

    “你看看这里。”古力指着账本上所写的一个地址。

    沈静也觉得这个地址很眼熟,但想不起来,到底是在哪里见过。

    古力看到沈静苦苦思考的样子,干脆直接告诉了她。

    “这就是我家的地址。”

    “哦~对了。这就是古家大宅。”沈静恍然大悟地说道。

    古力认真再确认一遍之后,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他父亲现在所住的大宅,也是通过放高利贷的形式,从一个姓徐的人手里夺过来的。

    沈静心里明白这件事不能当面说破,只好拍了拍古力的肩膀,以示安慰。

    古力默默把账本合上:“我们还是先回去吧。找蒋先生他们商量一下再说。”

    古力看上去十分平静,平静得有点异常。

    “好。”沈静没有多说。

    她找到门口,叫上贞贞,三人一起回去了。

    在博古店里面,安姐听到沈静的述说后,并没有露出惊讶的表情,好像一切都在她的预料之中。

    这也难怪。以安姐和蒋先生的能耐或许早就知道真相了。

    那名姓徐的男子因为向古老板借高利贷,不仅丢了房子,那房子居然还被古老板霸占着,并且安逸地住了下来。

    这种打击往往是致命的。

    为了顾及到古力的面子,今天大家都没有多说话。很快就散了。

    到了晚上的时候,古力一个人来到了博古店。

    他对蒋先生说道:“麻烦你带我进去一趟幻境里面。”

    蒋先生和安姐都没有马上答应。

    古力看见他们都没有反应,接着诚恳地说道:“你们曾经说过,幻境里的一切,都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所以,我想亲眼去见识一下,我爸是如何去放高利贷的。”

    安姐向古力确定:“你想看,当然没有问题。但是,你考虑清楚了吗?那些事情对于你来说,打击还是挺大的。”

    古力眼神坚定地说道:“没关系的,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可以承受得住。”

    蒋先生问道:“你是想现在马上过去吗?”

    古力点了点头。

    蒋先生爽快地答应了:“好。你只需要像平常入梦一样就行了。我会带着你走。你必须紧跟在我后面,不要走丢了。”

    “我明白。”

    古力像往常一样,手握着连接梳妆台的绳子,斜靠在沙发上,闭上了眼睛。

    在入梦以后,古力进入到一个山洞似的地方。前后都看不到出口。

    他看到蒋先生就在前面不远处,他连忙跟了上去。

    虽然那“山洞”看上去很长,但两人很快就到达了“洞口”。

    出了“山洞”以后,古力来到了父亲放高利贷的暗室里面。

    这暗室看上去,和古力入梦时所见的没有任何区别。

    这就是幻境吗?

    古力心里想道:难怪他们会说,这幻境里的东西,都是真实存在过的。

    “怎么样?看上去和真的没什么区别吧?”

    古力点了点头。

    “等一下看到你父亲进来了,也不用紧张。他看不到你的。”

    古力没有说话,再次点了点头。

    过来没多久,古老板真的进来了。还带着一个垂头丧气的中年男子。

    古老板招呼那名男子在办公桌旁坐下。

    古老板带着可惜的感觉,用略带亲热的语调说道:“老徐啊,对于你的遭遇,我十分同情。我们已经是多年的朋友了,我实在不忍心看着你遭遇这样的不幸。”

    “真没想到。我也会遭遇这样的事情。”

    “老徐。你就是为人过于宽厚。太容易信任别人了。要知道防人之心不可无。”

    老徐丧气地说道:“现在说这些都太晚了。”

    “不会吧?老徐,你这样就放弃了?”古老板装作不可思议地表情说道。

    “那还有什么办法?我已经一无所有了。”

    古老板皱起了眉头:“这的确是有点难办。想要重新开始,必须要有本钱才行。”

    “我现在就是为本钱发愁。实在不行的话,我只能出去当苦力赚钱了。”

    “还没有严重到这种地步吧?况且苦力的工资那么低,你要存到什么时候才可以用来当本钱?”

    “我已经别无选择了。”

    古老板用试探性的语气问道:“老徐...你家不是还有一座大宅子吗?”

    老徐听明白了古老板的意思,连忙摆了摆手:“不行不行。那可是我们徐家祖传下来的老宅。那是绝对不能卖的。”

    “不过是解燃眉之急罢了。等你把钱赚回来以后,还可以把房子买回来。”

    “万一赚不到钱呢?岂不是连房子都没有了。这房子绝对不能丢。”

    “你要给自己多一点信心。人往往都是这样的,在被逼到绝路的时候,潜能才会发挥出来。”

    “可我还是不敢拿老宅去冒险。”

    “只可惜啊,我最近手头上也不是很松动....”

    老徐用体谅的语气说道:“我明白的,这年头,大家都不容易。”

    古老板用诚恳的语气说道:“虽然我手头上的钱不多。但我也愿意尽一份微薄的力。”

    “老古...”

    古老板看出了老徐内心的感激之情:“你不要感激我,能借你的钱也不多。但也好过没有吧。”

    “能够雪中送炭的。永远是最好的朋友。太谢谢你了。”

    “没事。只要你以后不要忘记我这个老朋友就好了。”

    “我会一辈子感谢你的。”

    古老板走到老徐的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不用说这些了。过两天我就会派人把钱送过去。”

    古老板就这么容易地把钱借出去了。整个对话当中,完全没有提到“抵押”和“利息”之类的字眼。

    难道自己的父亲就这么无私地把钱借给了别人?

    就连古力也不太相信。

    “这是放长线钓大鱼。现在还没有到收线的时候。”

    “这个老徐就是那大宅原本的主人吗?”

    “没错。”

    老徐知道自己借钱成功了,对着古老板千恩万谢以后,就离开了暗室。

    古力问道:“就这样结束了吗?”

    蒋先生没有回答,他反问道“你还想看看后续吗?”

    “当然想。”

    “你跟着我来。一定要紧跟着。”

    “好的。”

    蒋先生用念力把四周的景物虚化了。

    原本的暗室重新变成了一个山洞。

    蒋先生继续带着古力往洞口走去。

    重新走出洞口以后,出现在古力眼前的,依然是那间暗室。

    或许是换了一个时间吧...

    古力心里想道。

    古老板再次带着老徐走了进来。

    老徐这次看上去十分开心。

    才刚坐下来,他就笑嘻嘻地说道:“老古,这次真的多亏了你的帮忙。我才可以赚了这一笔小钱。”

    “你太客气了,我那点小钱算得上什么。都是靠你自己的本事,才会有今天的回报。”

    “这笔钱,我打算用来当本金,想继续把生意做下去。等生意做大以后,再把钱连本带利还给你行吗?”

    古老板笑了:“你干嘛这样客气?我们两人之间,还需要说什么‘利息’?那笔小钱,你想什么时候还,就什么时候还吧。”

    老徐犹豫一下后,接着说道:“可是...我听别人说过,问你借钱都需要给利息的。”

    古老板满不在乎的样子说道:“那只是别人的谣传而已。不能多信。”

    “可是这谣传对你的影响很大啊。如果不是得到你的帮忙,我也一直在误会你。”

    “清者自清,外面的谣传理它那么多做什么?”

    “古先生真阔达。”

    古老板笑着摇了摇头:“除了‘阔达’以外,我也想不到其它更好的办法了。”

    “我以后要帮你在外面多说一些好话,免得大家继续误会你。”

    “别人怎么说我,我已经不在乎了。只要好朋友不再误会我就好。”

    这一次的会面,两人并没有进行钱财方面的交易。

    古力觉得有点奇怪。

    既然今天不交易,为什么还要约到暗室里面见面?

    “会不会交易,是没有办法预料的,约到这里见面,就会万无一失。”

    这个蒋先生是不是还会读心术啊?每次都可以看穿别人内心的问题。

    “我和你们不一样。我虽然还保持着人类的样子,但已经不是人了。你们不要以常人的眼光看待我。”

    古力心里默默说道:这也能知道...

    “只要我愿意,什么东西都听得到。”

    “那你岂不是可以随时窃听别人心里的所说的话?”

    “我也是个有道德的人,虽然有这种特殊的能力,但不会随便用。”

    “那就好。”

    蒋先生问道:“怎么样?今天要先回去吗?还是直接进入下一个时空?”

    “直接去吧。我不想再浪费时间了。”

    “好,你跟在我后面就好。”

    四周的景物再次虚化成一条长长的山洞。两人也再次往山洞的出口方向飘去。

    这次的老徐,哭丧着那张脸,坐在古老板的对面。

    不用多说,肯定是生意又失败了。

    古力看着眼前的景象,不解地问道:“怎么向我爸借钱的人,生意最终都会失败,导致越陷越深。难道真的是运气问题吗?还是别有内情?”

    “看来你也学会冷静思考了。”

    “你的意思是,我的想法没有错?”

    “只要有钱有势,想暗中搞垮一个人的小生意,也不是太难的事情。古老板借了一笔小钱给老徐后,他就静观其变。老徐赚了,就会趁着势头继续把生意做下去。等他生意真的有起色了,再把他打压下去。如果老徐第一次的小生意也失败了。他就欠了古老板一笔钱,虽然只是小钱,但他毕竟欠着债,内心还是会觉得不安。就会再次问古老板借钱,想回本后,再把钱还清。无论如何,以老徐的性格,都会再次问古老板借钱的。”

    “就是说,无论这老徐接下去如何发展,我爸都会找到机会去吞掉他的房子。我爸真的有这个本事吗?每一步都算得那么清楚。”

    “这种本事很多人都有,只是大部分人不会去做。精心布一个局,利用朋友的信任,让自己的朋友一步一步陷进去。你觉得这样做好吗?”

    古力小声说道:“当然不好。我也不会这样去做的。”

    “那就对了。”

    两人停止了对话,继续观察古老板和老徐这次的会面情况。

    “我这次的亏损比之前更严重。真的很难再翻身了。”

    “只要人还活着,肯定就会有机会。别那么灰心。”

    “或许我真的不是做生意的料子。父亲留给我的产业已经败光了,还欠了一堆的外债。或许我还是出去打工比较好。”

    “你从小过得都是锦衣玉食的生活。你现在出去帮人打工,不仅精神上一时之间会没办法接受,就连体力也未必跟得上。”

    “到了这种地步,我已经没有选择,就算我不吃饭,家里的老婆孩子也要吃的。”

    “你出去打一份工,可以有多少钱?那些钱够你家人穿?还是够她们吃?你还是重新做生意比较好。你家里人也习惯了过体面的生活,落差太大,她们也会受不了。”

    “可我已经没有本钱了。”

    “我可以再借给你啊。你放心,我不会收你的利息。我们是好朋友,不会眼睁睁看着你死的。”

    老徐站起来向古老板鞠了一躬:“真是太感谢你了。”

    古老板也连忙站了起来:“你不要这么客气。”

    “你这样一再地帮我,如此的大恩大德无以为报。”

    “我都说了,老朋友之间不用说这个。不过嘛...”古老板的脸上露出了难色。

    老徐连忙问道:“不过什么?”

    “我有一个秘密,不能再对你隐瞒了。”

    “什么秘密?”

    “其实,在我的身后,还有一个幕后大老板。”

    “什么?”

    古力和老徐一起瞪大了眼睛,大声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