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啦 > 博古店 > 第一百二十五 放火的真凶(九)
    老胡其实还有一件事是瞒着古力的。他答应了别人一定要保守这个秘密。

    他今天就要去见这个人,那个让他一直守着秘密的人。

    老胡提着一篮子食物,在陡峭的山坡上攀登着

    “唉~真是年纪大了,现在随便动一下就腰酸背痛的,再过那么几年,我走不动了,谁来照顾太太啊?”

    老胡坐在一块大石头上休息了一会后,接着往山上走去。

    在大山深处,有一间小木屋,在木屋旁边,开垦了几块泥巴地,上面种了一些平时常见的蔬菜,还种了一些地瓜。小木屋不远处,有一条小溪。当初就是因为看中了这条小溪,想着以后生活会方便一些,才选择了这个地方。再往前走一点,还有几棵果树。那些是野果,搬过来的时候,它们就已经生长在这里了。

    一个女人寂寞地在这里生活了二十多年,刚开始的时候,还有挺多人过来看她的。那些人也很有义气,肯照顾这个女人那么久。

    可是,随着日子渐渐流逝,大家也为了糊口而各散东西。现在就只剩下老胡会定期过来探望一下。

    然而老胡也老了,最近几次,看他爬上来之后,都是气喘嘘嘘的。也不知道他还能坚持多久。只怕到时候自己死在这深山老林里面,都不会有人知晓。

    老胡喘着粗气爬了上来。

    “夫人,你上次叫我买的茶叶,我已经带过来了。”

    那女子听到老胡的声音后,连忙带上了面纱,走出了房门去迎接老胡:“谢谢你,让你这样来回地跑,真是辛苦你了。”

    “能够为夫人尽一点力,我也很开心。”

    “二十多年过去了,也只有你还是不离不弃。”

    “夫人对我有恩,我岂能不顾夫人就此离去。”

    “唉~当年那场大火几乎把所有的东西都烧干净了,我虽然幸运地捡回了一条命,但也容貌尽毁,出去怕吓到别人,也只能躲在这深山老林里面过日子。”

    “其实夫人你也可以下山去生活的,你的脸用纱巾遮起来以后,看上去也和常人没什么区别。”

    “你们男人又怎么会明白我这种心里上的落差。我毕竟也曾经拥有过如花的美貌,在以前,我会天天对着镜子梳妆打扮,现在连镜子都不敢碰了,我知道的,我现在的脸和那些妖魔鬼怪没什么区别。”

    “只要夫人过得开心就好,只要我一天还走得动,我都会给夫人送东西上来的。”

    “真的太谢谢你了。”

    “想当年,太太你借了钱给我,让我解决了乡下的大问题,你的大恩大德,我一辈子都不会忘的。”

    “当年的大火过后,我非但没有死去,还幸运地带了一些首饰出来,虽然不值什么钱,但也够过日子了。况且,一个人在经历了生死以后,对这些身外物也不会太在乎了。这么多年过去,什么东西都已经看淡了,现在也只是剩下古力这个儿子,是我放心不下的。”

    “古力会幸福的。这次除了茶叶以外,我还给你准备了一些好东西。”

    老胡从篮子里面拿出来一碟点心:“山高路远,已经有些凉了,夫人你就将就着吃吧。”

    “这点心真精致。”

    老胡调皮地说道:“是你的儿媳妇做的。”

    夫人明白老胡说的是谁,她笑着回答道:“什么儿媳妇?那两个人现在也只是普通朋友而已。”

    “我看也差不多了,感情这种事情,说来就来。我看那沈小姐对阿力挺好的,不知道是不是对他有那么一点意思。”

    “自从听你说起那位沈小姐以后,以前的往事就不断地涌进了脑海里。想当年,老爷和沈大人是忘年交,阿力和沈大人孙女的年龄也相仿,我早就有意要撮合他们两个了。沈大人的孙女还真可爱,虽然我也才见过一次,但她那精灵的样子真的让我忘不了。”

    “现在这沈小姐和当年经常去找你的那个沈灵小姐长的很像,就连穿衣的风格都差不多。有时候,我甚至会怀疑,她们是不是同一个人。”

    古太太感慨地说道:“以前的那位沈小姐也是沈大人的亲戚,和小静长得像,也是正常的。只是没想到,长大后的阿力和小静居然还会再次相遇,并且成为了朋友。”

    老胡笑道:“可能这就是所谓的缘分吧。夫人你快尝尝这点心。就连阿力都夸赞说很好吃。”

    古太太拿起筷子,夹起了一块点心,塞进了面纱后面的嘴里。

    “的确很好吃,看来这小静还真是贤良淑德啊。只是怕她会嫌弃我们家的阿力。”

    “之前我也有这个担心,但从他们的相处模式来看古力也不是完全没希望的。”

    “有希望就好。”

    古太太走到了房子里面,拿出了一对耳环递给老胡。

    “你把这双耳环拿去当了,剩下的钱就等到下次再用吧。”

    “太太,你的首饰应该也用得差不多了吧。实在没有必要再这样浪费钱了。你有什么需要,就直接跟我说一声,我帮你买就是了。”

    “你的日子也不好过,我的这些首饰留着也没什么用,反正我都不带了。”

    老胡接过了耳环:“我一切都听夫人的。”

    老胡在小木屋里坐了一段时间,和古太太聊了很多有关古力的琐事。

    眼看天色不早了,老胡便起程下山,古太太把他送到了路口。

    老胡没有提起有关“放火”的事情,他觉得已经没必要再提了,像现在这样,一切都挺好的。如果有机会,他倒希望古太太和古力能够母子相认。

    古力当然不会介意母亲的相貌,至于沈小姐,她那么善良,肯定也不会介意的。

    老胡下山以后,路过当铺,马上就把那双耳环给当掉了。

    太太说的没有错,首饰放在身边也没有什么作用,捉住现钱才是最实际的,这些钱,老胡可以帮古力代为保管着,等到他将来要结婚的时候,再拿出来,这样古力就不会缺“老婆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