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啦 > 博古店 > 第十三章 黄色龙凤褂(十一)
    沈静她们回到博古店后,贞贞就迫不及待地问长问短。

    “小静,你看到二少奶奶的面容了吗?和她说话了吗?她会不会很恐怖啊?”

    “就外表而言,真的和以前没什么区别,只是脸色有点苍白而已。我尝试着问了她几句话,她都没有打算聊下去。幸好安姐在那里,不然我和她就只能尴尬地站着了。”

    贞贞松了一口气:“那就好,我下次过去的时候,只要继续把她当作‘人’来看待就可以了。”

    沈静皱着眉头说道:“不过,她好像很容易就会受到刺激的样子,而且,她一旦受到刺激,情绪就会变得非常激动。她那个时候的表情会有一点可怕,我怕你会受不了。”

    “那我们尽量不要去刺激她就可以了。”

    安姐解释道:“她这种死于心病的人,情绪都会非常不稳定。而且在治疗心病的过程中,她的内心必定会受到刺激。”

    “那也没什么好怕的,每个人或多或少都会有表情狰狞的时候,只要她的外表看上去还是平常的样子就可以了。”

    沈静再次确定道:“你真的不怕吗?”

    “当然还是有一点害怕的,不过,应该可以应付。”

    安姐笑着说道:“我就说嘛,贞贞也是个勇敢的女孩子。”

    “这次真的很感谢安姐的帮忙,下次就由我和小静一起过去吧,不用劳烦安姐了。”

    “我可没帮上什么大忙。以后的事情还是要辛苦你们。”

    “不过,我们是不是应该先想好一些对策再过去?她一激动,我们就会慌。我怕到时候都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沈静说道:“我们首先要思考一下二少奶奶的心境,她为什么要自杀?”

    “她可能是受不了流言蜚语吧,小静你也知道那些仆人的言语有多难听。”

    “没那么简单吧...”

    “贞贞这个想法也没有错,正所谓‘人言可畏’,流言蜚语真的会有致命的杀伤力。”

    沈静表现出若有所思的样子:“可是,我还有另外一个看法。”

    “不妨说出来听听。”

    “我觉得二少奶奶是因为‘缺爱’才自杀的。她当初因为坚持着要穿黄色龙凤褂出嫁,和家里人的关系已经非常紧张。而婆家那边的人,虽然表面上没什么,但心里也肯定是不舒服的,只是碍于二少爷的面子,所以没有表达出来。或许可以这样说,从二少奶奶出嫁的那一刻起,真正关心她,爱护她的人就只剩二少爷一个了。”

    贞贞表达了自己的质疑:“照你这种说法,在二少爷死的时候,二少奶奶应该就会马上殉情啊,又怎么会拖了这么一段时间?”

    “二少爷刚死的时候,二少奶奶应该还是心存希望的。如果那时候有人去安慰她,关心她,或许她就不会自杀。但是,陈家上下的冷漠让二少奶奶彻底寒了心。”

    “你们两说的话都很有道理,无论是‘人言可畏’,还是陈家上下的冷漠,都可以让二少奶奶走向绝路。不过更重要的是,你们要根据二少奶奶的情况来随机应变。下次进去的时候,要尽量和二少奶奶多说话,不要怕刺激她。如果她能够把自己的负面情绪都散发来,那就更好了。如果有事情应付不了,就马上回来。”

    “知道了。”

    贞贞再次入梦时,已不再那么紧张。她从容淡定地和沈静一起来到二少奶奶身边。

    “淑娴。”贞贞轻柔地叫唤了一声。

    二少奶奶听到后,回头笑了一笑,然后继续目视前方。

    “奇怪了,我和安姐回去的时候,她还是很激动的,怎么现在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的样子。”

    “这样才好,一直都那么激动的话,我怕她会受不了。”

    “说得也是,那我们和她聊些什么好啊?”

    “一般不太熟悉的人在一起聊天,都会聊些天气之类的。”

    贞贞说完后,就走到二少奶奶身边。说了一句经典的开场白:“今天天气真好啊。”

    这句看似老土的对白,用来搭讪的效果或许是最好的。

    二少奶奶淡淡地回了一句:“是啊。”

    “你是在看风景吗?”

    “是的。”

    “这附近的风景真漂亮啊,有山有水的。”

    “是啊。”

    尽管贞贞一直在没话找话,但二少奶奶依然不能打开话匣子。贞贞只好退回到沈静的身边。

    “这根本就没法聊天。”贞贞抱怨道。

    “我之前也是这样的。直到安姐把话题扯到了龙凤褂上面,二少奶奶才会有反应,不过,她的反应有点激烈。”

    “那我们也聊点关于龙凤褂的事吧。”

    “我担心你会受不了二少奶奶的反应。”

    “没事的,在我眼中,现在的二少奶奶也是正常人一个。”

    “好的,我们现在就过去吧。”

    沈静记得二少奶奶上次提到了油菜花田,所以她这次也是从油菜花这里开始下手:“今年的油菜花好像开得特别灿烂。”

    “是啊,这颜色真好看。”二少奶奶终于多说了那么几个字。

    贞贞好像也捉到了一些门路:“二少奶奶好像很喜欢黄色?我每次见到你,你都是身穿黄色的衣服。”

    “黄色真的很好看。而且翼斌也喜欢我穿黄色的衣服。”

    “淑娴,你头上的簪子好漂亮,是二少爷送的吗?”

    “是的。”

    “我听说过二少爷很喜欢黄菊。”

    “翼斌说过,菊花是君子之花,清新脱俗。”

    聊了那么久,应该可以聊龙凤褂了吧。

    沈静用眼神向贞贞示意了一下,大概是让她做好心理准备。

    然后沈静开始了有关于龙凤褂的话题:“正因为二少爷喜欢,所以你才会让我在龙凤褂上面绣菊花?”

    “我当时没叫你绣菊花啊,只是你自己猜到而已。不过,我还是很感谢你。因为袖口上的几朵菊花,让整件龙凤褂增色不少。”

    没想到,二少奶奶居然还记得这件事情。

    “淑娴喜欢就好。”

    “可惜的是,除了我和翼斌,大家都不喜欢...”二少奶奶的神色已经开始有了变化。

    贞贞安慰道:“淑娴,其实你根本不必介意别人的眼光。”

    “我没有介意啊,我和翼斌都不会在乎别人说些什么,我们喜欢黄色龙凤褂,我要穿着它成亲。”

    “是啊,自己开心就好。”

    “我成亲那天真的很开心啊,好朋友们都很羡慕我的龙凤褂,因为她们不敢穿。她们虽然喜欢,但是都不敢穿,只有我敢。”

    “是的,淑娴最勇敢了。”

    二少奶奶听到沈静在夸她,她就像一个小孩子似得,痴痴地笑了起来。

    “对了,我还没有好好地谢谢你们,多亏了你们手艺精湛,龙凤褂才能够如此漂亮。”

    贞贞说道:“淑娴,你已经向我们道过谢了,还请我们吃了一顿饭。”

    “是哦,我请你们吃过一顿饭...还一起吃过臭豆腐...对了,臭豆腐!翼斌就是被臭豆腐摊的架子砸死的。”

    说到这里,二少奶奶哭了起来:“翼斌死了,婆婆就一直埋怨我,说我克死了自己的相公...我那么爱翼斌,怎么会克死他?她还说我没教养,她说一个真正的大家闺秀是不能在外面乱吃东西的,她说我教坏了翼斌;还让他死得那么没面子。她在冤枉我,还不给我解释,我越解释,她就骂得越凶。”

    沈静看着淑娴,有点严肃地说道:“既然你那么怕被冤枉,那你为什么不去用时间来证明自己。当时陈老夫人,正在气头上,你无论说什么,她都觉得是错的。你越说就越错。你那时候需要做的,只能是忍耐。等过了一段时间后,陈老夫人的气消了,你再去用行动证明自己是个好儿媳妇。”

    “小静,你现在跟淑娴说这些都已经没用了。”

    沈静继续坚持往下说:“我也是一个很怕被冤枉的人,但是我的脾气非常倔,如果那些被冤枉的事情没得到澄清,我是绝对不会放弃的。你怎么就甘心带着别人对你的误会去死。”

    贞贞扯了扯沈静的衣袖:“那个...小静,你是不是把话题的大方向给弄错了。二少奶奶已经死了,我们不是来劝她不要自杀的。”

    “不好意思啊,我好像也太激动了。”

    “我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啊,从小就万千宠爱集于一身。在家里,从来没有人敢说我半句。为什么嫁人之后却要受这般委屈?”

    贞贞轻轻扫了扫淑娴的背:“我明白你心里的委屈,但你也要站在你婆婆的立场上思考一下。她失去的是一个儿子,她的伤痛不会比你小。”

    “就算是这样,她也不应该把所有的过错都赖在我头上。”

    “这或许是陈老夫人的另一种精神慰藉吧。很多人在遇到不幸的时候,总会找一些可以埋怨的人和事,以便于发泄自己的情绪。”

    贞贞愤愤不平地说道:“那她也不能发泄到淑娴的身上啊。她们在那个时候都是最痛苦的人。本就应该互相慰藉的。”

    “但是,除了淑娴,陈老夫人已经没有任何可以埋怨的人了。”

    “我知道婆婆不喜欢我了,我就把自己关在了房子里,不出去。我不想看她的脸色。但是,我把自己关在房子的那段时间里。陈家上下居然没有一个人来关心我。大嫂说过以后会来看我的,但她也没有来。翼斌死后,大家都不喜欢我了。”

    “你身边不是还有两个丫头吗?那两个丫头也挺好的。”

    “你怎么知道我有两个丫头?”

    贞贞只能尴尬地回答道:“我猜的。”

    对于这个回答,二少奶奶也不深究:“那两个丫头确实不错。不过,我更需要的是家人的关心。”

    “淑娴,有时候关心与爱护这种事,并不只局限于家人。朋友也是可以依靠的对象。我也经历过绝望,在那个时候,就是贞贞陪着我的。”

    “可是,在陈家这种深宅大院里,想交个朋友也不是易事。”

    贞贞握住了淑娴的手:“谁说的,我们就是你的朋友啊。”

    沈静也过来把手握在了一起:“是啊,你还有我们。我和贞贞是真心想帮你的。”

    “淑娴,你仔细想一想,那两个侍候你的丫头,是不是和我们很像啊?”

    淑娴把眼睛闭了起来,仔细回想着:“是的,很像...”

    “因为我就是那个小春啊。”

    “我是小桃。”

    “怎么会是你们两个?你们是怎么混进陈家的?更奇怪的是,当时我怎么就察觉不到是你们呢?”

    “这个问题很难解释,不过都不重要。你只要明白我们的心意就可以了。贞贞从小到大就没干过什么粗活,为了能混进陈家做丫鬟,她可是牺牲很大的。”

    “小静也不差啊,她这种书呆子居然也能担柴挑水。我之前真是想都不敢想。”

    “说过很多次了,叫你不要用书呆子来形容我,那是‘大家闺秀’。”

    淑娴用丝巾遮住嘴巴微微一笑:“你们的感情真好。我十分羡慕。”

    “你也可以的。”

    “谢谢你们...不过,好像有什么事情不对的样子...我不是已经死了吗?为什么会在这里,你们怎么也会出现在这里,难道你们也...”

    “二少奶奶请放心,我和小静都很好。没事的。”

    “现在回想起来,其实很多事情都有点奇怪。你们莫名其妙就出现了,然后我和翼斌无论怎么找都找不到你们。但是,每次我需要帮忙的时候,你们又会出现,现在更是出现在这里。你们难道是传说中的神仙?”

    “淑娴你不要想太多了,我们只是普通人而已,至于我们为什么会出现在你身边,那一切都是缘分。”

    “说得没错,一切都是缘分。如果当初我能够发现身边的两个丫头就是你们,或许我就会有活下去的勇气了。友情真的和爱情、亲情一样重要。谢谢你们。我也要走了,但我会永远记得你们的。”

    “淑娴你要去哪里啊?”

    “去我该去的地方。”

    淑娴说完后,四周的景物就消失了。在她前面不远处,有一个散发着光亮的类似于洞口一样的东西。淑娴正在往那个洞口走去。

    在进入那个洞穴之前,二少奶奶回过身来,挥了挥手:“再见了,贞贞、小静。”

    “再见。”

    在贞贞她们背后的远处,安姐和蒋先生都站在那里。

    “怎么样啊,蒋先生,她们没有让你失望吧?”

    “虽然过程有点复杂和无聊,不过她们总算完成了第一个任务。”

    “你就不要太苛刻了。”

    “不说那么多了,快回去准备点心慰劳她们吧。”

    “有你在,我只能泡咖啡了。”

    “你为什么就不能泡绿茶呢?”

    “绿茶伤胃。”

    “咖啡还不是一样。”

    “咖啡没那么寒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