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perfect进化 > 第五十八章 缘由
    叶仙儿有些疑惑的打量了一会,眼里闪烁着思索的光芒。

    胡夜也没打断她的思索,而且浅笑着看着她。

    叶仙儿、冰灵、无双也许是他在这个世界第一个认识的同龄人,虽然谈不上多熟,但这种第一次还是还产生一起感情的。

    就比如一个人在成为中第一次暗恋的人,交到的第一个朋友,第一个敌人,进的第一家公司…

    这些都会在一个人心里留下深刻的记忆,或许不是很贵重,但也是不可泯灭的。

    过了一会儿,叶仙儿有些歉意的看向胡夜。

    胡夜轻笑一声,给了她一点提醒。

    “幻神界!”

    闻言,叶仙儿有继续回想起来,一个个过滤,一个个对比。

    一道身影在心中浮现,叶仙儿一拍脑袋,有些不肯定的道。

    “你是…鬼泣…?”

    见胡夜缓缓点头,叶仙儿心里一激灵,随即又有些眼神复杂的看向胡夜。

    胡夜察觉到她眼里的悲伤、痛苦、后悔,皱了皱眉,小心的问道。

    “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

    叶仙儿抿了抿嘴,好像想起了什么,眼泪止不住的就流了下来。

    这时胡夜才仔细观察起叶仙儿。

    相比在幻神界认识的她,现在的她柔弱了很多,之前那种不屈不挠的精气神已经消失殆尽,剩下的只有悲伤与无助。

    叶仙儿好像全身无力般的缓缓向后倒去,眼睛紧闭,眼泪还在流。

    深吸一口气后,叶仙儿伸手随意摸了一把眼泪,看着天花板缓缓开口。

    “死了…好多人…爸爸…妈妈都…死了…”

    叶仙儿眼里有些恐惧、害怕,还有止不住的痛苦。

    虽然叶仙儿说话断断续续,胡夜还是听清了,闻言心里一惊,眉头紧皱。

    如今联邦有严格规定,只要是人类基地的人不许互相残杀,犯者视为逆种人类,犯者必上猎杀名单。

    猎杀名单上全是逆种人类,这类人为了自己残杀同族,出卖人类信息给予高级魔兽或妖兽给人族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只要遇到,必定会灭杀。

    在人类基地被杀的几率应该不大,但如果不是在人类基地被杀,也不可能会全族人都走出人类基地,但在论坛上也没见魔兽攻城的信息啊?

    “到底怎么回事?”

    叶仙儿陷入回忆,眼神有些呆滞,缓缓开口。

    “事情要从我们通过幻神界噩梦挑战后说起。”

    “我叫叶仙儿,我的家族是西域三等家族的叶家…”

    胡夜心里一惊:“西域?那不是之前魔兽攻城…”

    “你应该知道,之前西域经历过魔兽攻城,因为我的家族距离比较远,所以侥幸躲过去了,那一次魔兽攻城导致很多家族灭亡,其中比我们家族强大很多的二等家族和一等家族,包括超级家族也陨落了。”

    “我们西域的人数也锐减了很多,我的家族也很荣幸的晋升成了二等家族。”

    “就是因为这件大事的发生,虽然我也有开启噩梦级别的挑战直播却因为这件事并没有多少人关注。”

    “通过挑战后,我成功到达九级巅峰,利用哥哥帮我准备的基因图录突破十级,又刚好获得了一份与自己非常契合的六级水系魔法…”

    “因为我是家族的庶出,从小就被家族安排了一份婚姻,但我不服,为什么我就一定要成为家族换取利益的牺牲品?我非常努力的修炼,非常努力的寻找资源提升自己,只要在十五岁前突破十级,家族就会为我退了这门婚姻。”

    “而通过挑战后我不止成功突破十级,还获得一份八级的水系魔法,现人类基地的第一份八级魔法啊!我迫不及待的叫上表弟和我一起去请求家族为我退了这门婚姻。”

    “知道我的情况后,家族非常欣然的接受了我的请求,我非常高兴,回到家中将这个消息告诉了爸爸妈妈,本来还想告诉哥哥的,但我想等消息下来后在告诉他,给他一个惊喜。”

    说到这里,叶仙儿眼里有着憧憬。

    “等啊等…家族的消息没有传来,却在那天晚上,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九只非常厉害的魔兽,”

    “我很惊恐,也很害怕,我第一个想到的是通知族长他们,但等我悄悄赶到时才发现里面全是死人…”

    “这时我想起了保卫队,赶紧打开战术手表,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战术手表竟然没有通讯信号。”

    “我知道事情不简单了!又连忙跑回去找爸爸妈妈,才到半路就遇到了表弟。”

    “表弟带着我悄悄潜回去,在后门我看到了!爸爸妈妈已经倒在地上一动不动,有一群人站在里面。”

    叶仙儿眼里全是怒火,但语气很平静。

    “我看到了那些人的标志,是之前与我有婚姻的缪家。还有一些奇怪的人,左臂袖口上有不一样的标志。”

    叶仙儿讥讽的笑着:“我名义上的未婚夫缪浪从屋内走出来,手里还拿着一件东西,那件东西是爸爸一次偶然获得的,不知道有什么用,所以就随意放在了屋里。”

    “我想不顾一切的冲进入,我想…”

    “但表弟捂住我的嘴把我打晕了,等我再次醒来时是在通往联邦学院的车上。”

    “我有些恨表弟,但也知道他是为我好,本来还有些阳光的他显得有些憔悴、痛苦。我想安慰他,但还是无法原谅他。”

    “之后我们一路无言,下车后本打算直接去寻找哥哥,就在这时两个黑衣人出现了,之前和缪浪一起出现在我家里的黑衣人穿着一模一样,就连左手袖口上的标志也一模一样。”

    “最后的结果是…表弟被他们抓走了…我飞快的奔逃,我不能浪费表弟帮我争取的这一点点的希望,最终因为体力消耗过度晕了过去…”

    说完,叶仙儿终于忍不住哭出了声…

    悲伤的气氛在屋里徘徊,胡夜看着那个痛苦的少女,走过去拍着她的肩膀。

    “哭吧…哭出来就会好受些了…”

    胡夜轻声安慰。

    看着这个少女,胡夜心底忍不住升起一阵可怜。

    曾经开朗的少女已经不在,如今哭得撕心裂肺不足矣形容。

    悲伤的气氛在蔓延!歇斯底里!

    整个人如同空了…整个人如同软了…

    哭着哭着少女又晕了过去…

    虽然少女说了所有的经历,的确很让人同情,但胡夜真的很难感同身受,毕竟不是自己经历的。

    将再次昏迷后的少女扶好睡下,尽管无法感同身受,但看见少女痛苦的样子,胡夜还是很不忍心,看着少女就算睡着了,眉间也有化不去的悲伤和泪痕,他心底一叹。

    不由在心里问自己,难道自己真的是一个铁石心肠的人吗?

    将叶仙儿安顿好,胡夜也没心情在睡下去,反正再过两个小时也该天亮了。

    他打开战术手表,进入论坛,查找关于西域发生的一切信息。

    不断翻看着,随后胡夜眉头紧皱起来。

    因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