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啦 > 仙凡同修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元神在望
    对于火树真人与麻太济真人来说,这是最好的结局,既然是三家联手,那么雁回峰在野阳塘这座仙城的利益自然由他们这两位跟百炼峰打交道最多的金丹修士负责,到时候肯定大有好处,而且上官雪君承诺他们的丹药也有了着落。

    而在达成了这个共识之后,魏香丘很快就问起一个她一开始就特别关心的问题:“上官雪君,水轻盈,不知陈真君伤势恢复如何?”

    毕竟天虹山这位陈慧娘真君跟她的情况差不多,在天劫之下重伤未愈,这些年一直在闭关修炼,从来没在人前露过面,上官雪君与水轻盈加上白玉凰提供的天材地宝既然能医好她,自然也能医好陈慧娘,而对于天虹山来说,让陈慧娘尽快恢复是真正的重中之重,所以她想不明白上官雪君与水轻盈会为什么要专门跑一趟玄天剑宗。

    而上官雪君当即给出了一个非常明确的答复:“我们大姐的伤势已经是恢复大半了,随时随地都可以出战!”

    魏香丘第一时间就理解上官雪君话里隐藏的意思,现在魏香丘最大的问题就是不能随时随地出战,恰恰相反,由于万蝗神冥阵留下的旧伤,她现在的问题就是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不适合跟人动手,每一次出手都是她用生命去搏杀,而陈慧娘的想法仍然有伤在身,但是却选择最合适的地点与时间出手。

    因此魏香丘听到上官雪君的说法当即抱着一种怀疑态度:“果真如此?不知上官真人如何证明!”

    而水轻盈当即说道:“实际上我们大姐的问题不是如何恢复巅峰状况,而是如何尽快成就元神!”

    魏香丘觉得水轻盈的回答完全是胡说八道,即使陈慧娘原本有望元神,但在雷劫之后首先要恢复元气然后再慢慢突破考虑如何成就元神道君,但是她听到这就觉得充满了无限渴望,如果没有万蝗神冥阵的生死搏杀,她现在应当已经是一位真正的元神修士,而上官雪君与水轻盈就是用这个条件来诱惑她。

    现在玄天剑宗可是只有三位元婴真君,元神道君一位都没有,这也是玄天剑宗诸多危机的根本来源。

    想到这魏香丘突然眼睛一亮,她难得展眉一笑:“我明白了!除了野阳塘这座仙城,你们天虹山还有什么条件?”

    虽然她问的是上官雪君与水轻盈,但是目光却投向了柳空涯与他怀里不知什么时候冒出来的锦娘,不知为什么她有一种神奇的感觉,今天谈判的真正对手不是别人,正是这个炼气小修士柳空涯。

    而摸着锦娘脑袋安抚着小妮子的柳空涯大大方方地说道:“除了野阳塘这座仙城,我们天虹山还有百炼峰愿意与雁回峰展开全面合作,所以有很多事要借重魏真君,比方说要麻烦火树真人帮我们百炼峰出手一次,还有我希望能以魏真君的名义盘点一下雁回峰的藏书,还有想借重一下太济真人帮我编纂灵植全书……”

    柳空涯提出了一大堆相对琐碎的条件,都是他与百炼峰急需满足的条件。

    觉得魏香丘怎么也要跟自己讨价还价一番,却没想到魏香丘看着自己轻轻摇了摇头,然后才说道:“行,我都帮雁回峰都答应下来!”

    这就答应了?柳空涯还没想明白魏香丘为什么这么快答应,锦娘已经窜上头顶把柳空涯的头发弄得乱糟糟,他只能没话找话:“魏真君,您肯定雁回峰能答应这么多条件。”

    虽然晋阶元婴之后,魏香丘不但是雁回峰的元婴真君,而是整个玄天剑宗的元婴真君,她至少有一半的时间是用来整个玄天剑宗的事务,但是她是雁回峰出身这一点无法改变,雁回峰诸位金丹、筑基都很清楚如果没有魏香丘这位元婴真君,整个玄天剑宗的格局会彻底为之一变,雁回峰只是跟百炼峰稍强一些的存在而已,甚至有些眼红的峰头会第一时间会打击雁回峰。

    正是因为如此,几十年来雁回峰作出任何重大决策之前都要魏香丘“提一提自己的意见”,而魏香丘提出的意见从来属于“圣裁”,雁回峰上至金丹下至炼气都不敢当面顶撞,而麻太济真人当即说道:“柳小友,这件事你就只管放心吧,咱们雁回峰的事情,魏真君说了算!”

    而魏香丘在裹紧香被的同时也提出自己的意见:“玉凰真人,我还问一句,你在那种秘境之中的收获可否列一个清单出来?我这些年既收集了不少丹方,也收集了不少天材地宝,相互对照或许会有更大的收获!”

    上官雪君却是摇了摇头说道:“那就不必了”

    魏香丘却是不肯放弃这么好的机会:“相互对照之后有更多的可能,那岂不是更好?”

    上官雪君却是毫不客气地答道:“您如果晋阶元神,对我们天虹山不是好事!”

    柳空涯觉得上官雪君说得很对,现在玄天剑宗之所以千方百计拉拢天虹山,不就是因为玄天剑宗虽然有三位元婴真君,但是真正能出战的元婴真君只有两位而已,可是一旦魏香丘伤势尽复甚至晋阶成为元神道君,那自然就没有拉拢天虹山的必要。

    上官雪君说得这么直白,魏香丘只能放弃这个方面的想法:“没错,玄天剑宗是玄天剑宗,天虹山是天虹山,雁回峰是雁回峰,百炼峰是百炼峰,我是我,陈慧娘是陈慧娘,我们先合作一段时间,接下再慢慢深入地谈合作的事宜!”

    听到魏香丘这么说,火树真人与麻太济真人都是松了一口气,他们都知道魏香丘这位元婴真君一向是要求异常严格的存在,一旦有自己的想法不是三言两语所能够说服的,现在魏香丘能这么想自然是最好不过,只是魏香丘马上就问起了另一个问题:“白玉凰,你这次镇服郡县,除了火树真人之外,是不是想请上官真人与水真人一并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