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啦 > 仙凡同修 > 第四十二章 虎狼之酒
    而且天虹山自从陈娘娘在雷劫中受伤之后一直处于风雨招摇之中,总有乱臣贼子想借这个机会将天虹山连根拔起,若是能在针对天虹山的阴谋发动之前提前得到预警并及早处置,哪怕花上一枚筑基丹也非常值。

    因此柳空涯笑呵呵地说道:“大家太客气了,我这段时间要跟着师傅突破炼气中期估计都在百剑峰闭关,大家有什么事情可以先找白师姐!”

    虽然白秋霜是炼气八层,但是她很清楚自己与柳空涯之间的差距:“大家有什么事情只管来找我,一般的琐事就不必惊动我姑姑与柳师弟了!”

    白秋霜的姑姑就是百炼峰主白玉凰,大家哪敢惊动一位金丹修士,因此对柳空涯说的半枚筑基丹就更热心了:“还是大师兄安排得周全!”

    说到这,柳空涯又问了一个关键问题:“今天晚上这同年宴由谁来付钱?”

    玄天城入城仙贡就要一枚碎灵或十两银子,物价自然是高得出奇,更不要说今年的同年宴可是有着一百五六十人参加而且把整个鼎轩楼二楼包下来了,费用自然是一个天文数字,所以大家虽然把同年宴办起来,但是对于谁来付钱这个问题并没有达成共识。

    因此柳空涯问起这个问题,那边井大江当即问道:“柳师兄,您这是准备把今天的帐给结了?”

    柳空涯笑了起来:“我只是准备借花献佛而已,给大家一个机会!白师姐!”

    白秋霜已经明白了柳空涯的意思:“柳师弟,我已经让于老板把宝酒准备好了,现在就抬出来!”

    柳空涯点了点头,一缸酒当即被四个伙计抬上了二楼,酒缸放着有珍藏多年的老酒,在场的小修士之中不乏老酒鬼,一看就知道这至少是五十年以上的好酒,但是这样的好酒在世俗可以说是珍品,但是在玄天城却不算什么,而李玉飞正是个聪明人中的聪明人:“柳师兄,莫不成这酒中还大有玄机?”

    柳空涯笑了什么:“说是宝酒,实际却是虎狼之酒,就看大家肯不肯搏一搏!”

    柳空涯说是“虎狼之酒”,大家一下子激动起来。

    他们跟筑基、金丹甚至炼气中后期的修士不同,不怕刀口舔血不怕死里逃生,最害怕的是根本没有搏一把的机会,那边资历最深的马师兄已经说道:“柳师弟,您也不必卖关子,您跟我说说,这宝酒到底有什么妙处?”

    如果在今晚之前他根本不敢喝什么来历不明的药酒,但是柳空涯承诺了半枚筑基丹之后,他对于自己的筑基之路又充满了信心,而且柳空涯可是天虹山的少执掌,总不能随便拿点世俗间的名酒来糊弄他。

    而柳空涯笑了起来:“真是虎狼之酒,我会在酒里加点料,其中甚至包括苍炎毒果,喝了之后会有许多坏处!”

    柳空涯说得越是危险,马师兄越是敢搏一搏:“加料便加料,我只想知道酒里还有什么?”

    柳空涯却是笑了起来:“那就不可说了,这是我天虹山的不传之秘!”

    说到,柳空涯已经站了起来站到酒缸之前,接着锦娘帮他取出了一个药包,柳空涯打开药包将里面的十几味药物都倾到酒缸中去,整个酒坛一下子就变得沸腾起来,清澈如水的名酒一下子变得火红色,不一会一缸酒直接烧了起来甚至有冲天之势。

    柳空涯手一扬火势终于灭了,但原来一整缸酒一下子少了一大半,酒的颜色也从火红变成了暗红,大家觉得“虎狼之酒”这四个字的评语大致不差,也不知道柳空涯这药包里有多少虎狼之药。

    实际柳空涯扔下的这个药包是锦娘出的主意,虽然没有玄霜宝录关于灵植术的第二册,但是总纲之中仍然有很多关于灵植术的内容,甚至包括一些应急的丹方,而这个方子锦娘觉得最适合同年宴这种场合。

    正如柳空涯所说的那样,这方子是标准的“虎狼之酒”,用了十五种药性极烈的天材地宝,其中甚至有三味奇毒无比的毒药。

    但是这方子最大的好处就是便宜,而且量大管够,仙城居大不易,柳空涯作为大师兄自然有请客的义务,但真要请客至少要把从顾家那弄来的金银财宝用掉一大半,这十几味药性极烈的天材地宝产量极大,即使金子银子买不到手用一两枚碎灵也可以买回来,对于现在的柳空涯来说只是毛毛雨而已。

    而按照玄霜宝录里的记载,当十五种药物按合理比例配伍倒入酒中就能最大程度地激发炼气修士的潜力。

    当然服食之后自然有很多后患,至少一年之内不能再次晋阶,除此还会元气大伤至少要调养两三个月才行,但是玄霜宝录这个方子本来就是战场上应用的,生死关头只要实力大增活下来才是硬道理,至于什么后患完全可以拖到筑基之后,而锦娘在听说柳空涯要参加同年宴,特意帮柳空涯从玄霜宝录找到了这个方子来收买人心,还特意帮柳空涯份量调配好具体份量保证吃不死人。

    而现在马师兄已经着急上火:“柳师弟,这酒我能喝多少?”

    柳空涯当即递出了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杯子:“马师兄,来一杯!”

    马师兄不跟柳空涯客套什么,当即一饮而尽。

    这酒原来是俗世珍藏了六十年的好酒,口感极佳,但是在加入了这么多味天材地宝特别是三味剧毒之物,口感变得又辣又怪,对肠胃简直就是一种无情折磨,马师兄差点就要当场吐出来,但是他知道这不是普通药酒,强忍着不适把一整团火吞了进去。

    马师兄觉得自己整个人都燃烧起来,身子甚至有一种爆炸的感觉,柳空涯说得的“虎狼之酒”果然名不虚传,但越是如此,马师兄就越发兴奋起来:“柳师弟,如果我想再来一大杯那会怎么样?”

    锦娘已经跳到桌子上帮柳空涯取回了一个海碗,而柳空涯拿着海碗问道:“马师兄,就看敢不敢搏一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