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啦 > 仙凡同修 > 第五章 大管事
    柳空涯从小到大都没见过娘娘真身,却是顺着郑千山的语气说下去:“禀上仙,这几年来妖狐足迹从未出过幽月谷,与前些年四处为害地方大有不同。”

    听到柳空涯这么说郑千山一拍大腿:“这妖狐果然遭了雷劫元气大伤,难怪不敢出来祸害地方,这真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一听“雷劫”二字,柳空涯就为陈娘娘担心起来,而旁边的顾景阳赶紧补充了一句:“郑上仙,确实是这么一回事,原来东面几个庄子仗着妖狐给他们撑腰租子向来都收不齐,最多只能收到一半,这几年东面那些庄子的租子都能收到七成甚至八成。”

    柳空涯总算明白这两年柳家庄日子为什么有点难过,而且他也突然想清楚为什么县城里的大老爷们总不给陈娘娘面子,实在是双方有着根本的利益冲突,县里每年征解的钱粮仙贡都是大致的定数,他听族里的老人说过,娘娘庙香火最盛的时候县里的公人到庄里的时候从来是特别客气,最多只收额定钱粮的五成,仙贡的事情更是从来不敢提。

    可是这两年陈娘娘在天虹山闭关修养,所以县里的公人就一下子得意起来,每年下乡一定要收足额定钱粮,有些时候还要乡里庄里上解仙贡。

    既然县里每年征解的钱粮仙贡都是定数,娘娘庙的香火越盛,县里能从东面几十个庄子收到的钱粮仙贡就越少,只能从其它地方找补甚至县城大老爷们自己填上这笔亏空,所以陈娘娘在县城才会被这么被排挤。

    只是一想到陈娘娘可能雷劫中受了重创,柳空涯就觉得心疼起来,而一旁的闻老头则补充道:“师傅,既然五尾妖狐在雷劫中受了重伤,这次天虹山斩妖除魔可以说是十拿九稳。”

    “没错!”郑千山异常得意地说道:“趁她病要她命,这次天虹山之行必然大有斩获,金山银山应有尽有,天材地宝绝世奇珍尽入我手,柳空涯!”

    柳空涯当即低头行礼:“上仙,小人在,您可有什么吩咐?”

    郑千山当即问道:“你可知道去百狼坡与幽月谷的道路该如何走?”

    柳空涯苦口婆心地说道:“小人探过好几回,带路绝对不成问题,但是还是请郑上仙三思而行,百狼坡真不止有百条寒狼,为了万无一失,请郑上仙还是饶路吧!”

    郑上仙却是根本没把柳空涯口中的“百条寒狼”放在眼里:“区区几百条野狼就想让本仙饶路,你只敢引路,事情若是办好了,本仙赐你一缕仙缘收你作门下弟子,让你也机会随本仙享尽仙福。”

    柳空涯却是有着自己的想法:“上仙,我本是凡夫俗子,您收我当仙家弟子我也觉得没有什么意思,不过我们东家曾经许过诺,这件事若是办成就让我当万部楼的大管事。”

    对于郑千山来说,这根本就是无足轻重的一件事,只要柳空涯把带路这件事办好就行,因此他随意地点了点头,而榻旁的闻奇文听到柳空涯这么说当即替郑千山承诺下来:“没问题,这件事小事一桩,我现在就能代顾景阳答应你!”

    柳空涯迫不及待地说道:“小人的意思是不如趁铁打铁,现在就宣布这个好消息,也让小人没有了后顾之忧,全力为上仙打开幽月谷宝藏的仙门!”

    郑千山觉得柳空涯话说得很漂亮:“行啊,小子心眼还挺多,顾景阳,这事就交给你,不就是个藏书楼的大管事吗?”

    顾景阳没想到柳空涯这么滑头,开始他许诺的只是“管事”,可是柳空涯一开口就是“大管事”,这两者完全不是一回事,在顾家的体系里大管事可是万部楼的第一把手,何况即便是那个“管事”的位置他也没当真过,柳空涯一个外人怎么能当管事更何况是主事的大管事,但是郑千山既然都已经答应下来,他只能打肿脸充胖子:“我现在就带小柳出去向大家宣布从现在开始小柳就是我们万部楼的大管事!”

    听到这锦娘柔顺无比的狐狸尾巴轻轻滑过了柳空涯的肘部,柳空涯立即明白过来:“上仙,东家,我还有一个小小的要求,我这人没有别的喜好,就喜欢看书,既然现在已经是万部楼的大管事,这次去天虹山之前能不能让我去万部楼拿几本闲书随身解解闷!”

    郑千山大笑起来:“这当然没问题,只要你服了我赏你的这枚造化丹,别说是几本闲书,就是把万部楼全搬走了都没问题!”

    语音刚落郑千山手中已经多出一枚通身墨香带着几分腥气的药丸:“张嘴!”

    锦娘柔顺无比的狐尾又是轻轻一扫,柳空涯已经明白过来,直接张开嘴巴,郑千山轻轻一弹,这枚黑色药丸立即带着重重的腥气以流星赶月之势落入柳空涯口中,刚一入口柳空涯就觉得象又苦又涩恶心想吐,药力却是第一时间化开直抵肺腑,经脉之间仿佛被刀绞过一般痛得整个人都快站不住了,郑千山却是根本不把柳空涯的难受当一回事:“柳大管事,只要办成了,我再赏你一枚清净丸,保你长命百岁,可事情若是办砸了,就别怪郑某翻脸不认人了。”

    可是柳空涯却是异常单纯地问出了问题:“如果事情办砸了,拿不到清净丹什么样结局?”

    闻老头当即笑了起来:“会怎么样?自然是药性发作五火焚身,生不如死,折腾个七七四十九天,嗯,一般人坚持不到七七四十九天就自杀。”

    闻老头想着这样怎么也能吓到了柳空涯,没想到柳空涯却是软硬不吃:“原来这样啊,请上仙放心便是,我一定尽力办事,东家,你的承诺算不算数!”

    虽然现在柳空涯的额头上豆大的汗珠还在那往下滴,但是锦娘柔顺无比的狐尾却是缠在柳空涯的手臂上绕了两圈传来了阵阵玉润清凉的感觉,让柳空涯颇为受用。

    而那边顾景阳也没想到柳空涯会这么爱书如命,但是看到柳空涯眼神如此坚定他当即答应下来:“行行行,你跟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