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啦 > 五行都市 > 第八十七章 治疗建议
    “好!我就等着那么一天!”

    陈子志没料到王船如此不识好歹,甩手转身而去。

    李奇宝看着满目疮痍的饭桌,不禁摇头无语,简单吃个饭也弄成这样。

    “走吧。”

    王思雨此刻睁着美目对王船侧目相看。只觉得刚才他一番豪气冲天的话“我要走,天下何人能挡”时,那样子真的是好帅、简直是比她拍电影还有范。

    本想关心他一句,让他小心点莫少伟。可看他风淡云轻,依旧臭屁模样,瞬间就说不出口。

    不由心想,爱咋地就早点吧。大不了到时自己帮他道个歉,请莫少伟吃个饭便是。

    说道吃饭,和年轻男子吃饭好像这几年还是第一次吧,竟还被这家伙无视,真是岂有此理。

    下午几人回到四合院,李奇宝怕再闹出事,便让他和张天来在家休息。

    胡明先一步去了医院,王正恒却暗中小心翼翼的,把那酒给收好,坐着女儿的车。回去路上时,见王正恒如获至宝的不时拿起那破旧的酒瓶子看,王思雨美目惊疑,一副被打败样子:“爸爸,你别告诉我,这就是你从秦伯伯那拿到的‘好酒’?”

    “女儿,你别看这酒外表不起眼,听说这可是拿钱,买都买不到的好东西。”

    见女儿不信,也没去争辩,毕竟他也只是听说,等回去品尝品尝就知道了。

    张天来那边却是把今天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贾一通。贾一通听了,不知说什么好,最后不由苦笑:“这真是祸福相依啊!”

    可王船的事,就是他贾一通的事。不管对方什么来头,只要不是卖国杀人等大罪,出了事他绝对兜着。

    第二天一大早,胡明带着李奇宝,王船一块去了京城妇幼保健院住院楼。在六楼住院处登记后,胡明带着王船进了一个二人病房室。

    王船便看见里面的病床上躺着个枯瘦如柴的,十来岁男孩。旁边还有位四十多岁的穿着富贵的女人,此刻是愁容满面。

    “胡明,你们来了!”那女人一见胡明和李奇宝,王船进来,看向李奇宝时,更是欢喜道:“李老,你来了。”

    望向王船时,惊疑不定,不是说今天带一位神奇的医生来吗?

    胡明将他拉过一边,将王船身份说了一句。

    “小声点,那个年轻人王船,便是老李说的人。”

    经过昨天中午吃饭那件事,胡明对王船还真有些信心。特别是昨天临危不惧,波澜不惊,打人那几下更是出手如风,让人感觉这人莫测高深。

    王船见小孩已经睡着,伸手摸过小孩的右脉,看到那他几根手指时,王船皱了皱眉,小孩太瘦了,几根小手看起来就像几根细爪。

    运气体内的五行气透过小孩的脉搏细细的延伸了过去。透过胃,心,肝,脾,肾,而后经过肠道,一直到小孩的四经八脉,王船仔仔细细来回运气了十多分钟。

    随后收了手,凝神思索。旁边的李御医,不发话,胡明和他爱人万花春更是不敢多话,只是一脸希冀,眼中还是忧心忡忡的看着王船。

    还真是奇怪啊,王船有些不解。小男孩体内似乎都是完好,只是体内各种气息较为孱弱。不过他刚才运气查看时,始终觉得又有些不对,可不对在什么地方呢?

    “王船,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李奇宝见王船有些疑惑的样子,忍不住问道。

    “他体内虽然各自健全,但我总感觉差了点活力,均是各自为政,我用了多种方案,可似乎疗效不足。”

    王船听得眼前一亮,他终于发现了什么不对。李奇宝这个御医真不是盖的,这小男孩体内五行属性皆是存在。但是在体内却是无法相生,体内自然活力也就不够。

    这样也很好解释了,小孩为何营养不良。说白了就是体内各器官,不予配合,各自为政,不够协调,这吸收营养自然是吸收不了多少了。

    可是该如何着手呢?

    如果是单一方面不行,还可以用五行气加以增进改善,可现在小孩体内五行已经是一个平衡,现在主要是把它们合理的带动起来。让他们相生,互为一体。

    用五行圣水或许可以试试,但是他也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这五行圣水用了就没有,万一今后有急用怎么办。

    除非?

    胡明见王船脸上阴晴不定,不由担心问:“王船,你有办法吗?只要能救他,只要能办到的我绝不推脱。”

    “是啊,小兄弟,求求你救救我家小木啊......”万花春看了眼病床上的木木,只感觉心如刀绞,不由的泪水直落。

    “办法倒是有,不过有些麻烦。”王船终于说道。

    “真的?”胡明和万花春相视一眼,无不高声惊呼。

    “大家小声点。”李奇宝见旁边病床的人好奇看着他们,出声道。

    “王船若真有办法,你只管说出来就是。”

    李奇宝知道王船就会有办法,贾一通那绝症就能治好,这病情相比,只要用“熊汁”,再加上自己开些药方,他有把握,小孩营养不良的情况肯定会有所转变。

    但是他没料到,王船竟然对胡明说道:“让这小孩跟在我身边待一段时间,我慢慢调理,应该可以把他治好。”

    胡明,万花春面面相觑,没想到王船竟会如此建议,可这样总比没办法要好啊。

    “王船,你看让他跟你多久?还有其它什么要求没有?”

    “暂时没有,应该半年吧。”

    王船想了想。让他跟自己学习感受五行气,加上自己用五行气帮他调养,半年之内让他体内气息逐渐相生,到时候,身体自然就恢复正常了。

    “好,王船。那就麻烦你了。”万花春多少还有点犹豫,毕竟王船看起来太年轻了,胡明却是一口应承。

    李奇宝不知道王船为什么舍近求远,放着“熊汁”不用。但是他自不可能去拆王船的台。

    “妈妈。”病床上的胡木此刻睁开眼,觉得身体突然好了不少,有点劲,便撑着两手要坐起来。

    万花春立即跑过去,想帮他扶起,谁料等她这两步的时间,胡木已经撑起坐着了。

    “妈妈!我好像有劲多了!”小家伙瘦瘦的小脸满是惊喜笑容。

    李奇宝向着王船笑道:“看来,又是托你的福了。”

    胡明大吃一惊,难道就刚才那会,王船就已经帮儿子治疗了吗?可看王船刚才只是在把脉啊。

    “老胡,跟你说过,王船不是普通人。”

    李奇宝笑着解释了句,却把胡明说得更是迷惑。

    “王船,接下里你看怎么办?”李奇宝问道。

    “等我回去时,就让小家伙跟着我吧。要是不放心,让他们派个人过去照料生活起居吧。”

    又聊了几句后,王船和李奇宝先离开了医院。李奇宝本意是送王船先回四合院,张天来今天接到贾一通电话去办事了。

    王船却是想自己单独去逛逛。李奇宝虽然有些担心,但见王船执意如此,便从包里拿出2万元现金,让他随意买点东西。

    王船也没推辞,随意放进上身外套。便随着前方,随意而行。

    “今夜,我对你想入非非.......”

    每听到这电话铃声,王船都对贾菲雨无语,设置一首男儿当自强多好。电话随手接过一看,真是“心有灵犀”啊。

    “什么事?”

    “王船,我听说你昨天见到王小语了?还冲冠一怒为红颜?”贾菲雨电话里阴阳怪气挑衅道

    “快说正事吧。”王船被这娘们竟挑一些破事给打败了,也不知她是如何知道的。

    “哼,真没趣。竹冲村那凶杀案彻底破了。”贾菲雨电话里兴奋道。

    “你知道怎么回事吗?”

    “原来那真的林大山前六年就病死了。现在那林大山是他以前的一朋友乔扮。他和那丁小娥早就勾搭上了。但是丁小娥公公婆婆非常古板,要是知道林大山死了,为了孩子,也肯定不会同意她改嫁。

    于是假的林大山就去作了整容手术弄得和真的林大山相似。再回去后还故意把脸上弄伤,这下光从外表上看两人差不多。那林大山本来就老实话不多,这几年回去的也少。

    所以假的林大山竟这样瞒天过海,而且对林大山父母,还有那两孩子都不错。丁小娥也比较满意,孩子有了‘父亲’,父母有了‘孩子’。可最终还是露出马脚,被林大山大女儿先发觉,于是把怀疑告诉她爷爷奶奶,爷爷奶奶大惊之下召唤回小儿子。

    结果就是假的林大山被单独叫回来,他在无意间听到了林大山父母商量这事,听说还要去警察局报案抓他。

    结果就是他极为震惊,恼怒。觉得这几年尽心尽力做好‘父亲’,做好‘儿子’,这些都喂了狗,于是就起了歹意。当天晚上就下了毒手。没想到林小山却是当晚回来后,察觉不对先跑了。

    他追到深山把人追丢了。后面的事情你也知道,整个事情大概如此了。”

    贾菲雨一口气在电话里,将这事情前因后果说了出来。王船也没想到整个事情竟然如此复杂。

    “哼,警告你,在外面不许沾惹花花草草!”电话里贾菲雨娇哼了一句,后想不过又加了一句:“我替铁玉转话你的!”

    “对了,莫小尉说等你回来,请你吃饭。她说幸亏有你,否则在等两天,那凶手和那丁小娥便准备逃去国外务工了,手续都办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