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啦 > 我有一个修真游戏世界 > 第三十七章 小人嫉恨
    大乔接过了信息端,看着信息端中的血天使源灵,不置可否。

    她把信息端递给了妹妹,“妹妹,你看你喜欢这张卡吗?不喜欢的话,自己也可以换。”

    黄衣少女接过信息端,仔细查看起自己生日礼物起来,她从小就渴望拥有自己的源灵。只是契约源灵一般需要晋入筑基境才可以,如今她终于可以拥有自己的第一只源灵了。

    还是一头人形源灵,那红色的羽毛,她越看越喜欢。

    “就这一只了吧!”黄衣少女娇声说道,“我该怎么契约这血天使呢?”

    大乔见自家妹妹认定了之后,接过了信息端,点击了购买。“你先别急着契约,我们回家之后再说。”

    大乔结束了此次抽卡,有间源石坊等会儿就会把源灵石送来。

    那一百张“废卡”,她选择的是报废处理,会压缩成一张源灵“能量卡”。

    源灵石的珍贵之处在于源灵,没有源灵的源灵石,就跟石头差不多,除了作为空卡,没有任何用处。

    至于购买的血天使源灵,随后也会送来。承载血天使的空卡,外表形状与普通灵石也差不多,都是切成了制式圆球状,方便携带。

    很快源石坊专门的人员就用托盘呈上了他们选中的源灵石,两颗婴儿拳头大小的圆球。

    两名源石坊工作人员离开后,大乔收起了两枚源灵石,对着妹妹说道。“妹妹,我们回家吧。你的契约的第一个源灵,需要先经过父亲的查看,才能让你契约。”

    黄衣小乔满脸憧憬的望着姐姐手中的源灵石,“好吧,我们就先回家吧,我已经迫不急待了。”

    欢声笑语中,两人走出了房门。

    大乔从钱包中取中一叠青元,“秦云,这是你小费,谢谢你帮我妹妹挑选的源灵。”

    秦云连忙接过青元,大致一瞧,居然有五千元,当他半月工资。

    他们这些服务小厮常规打赏,一千元也就顶天了,五千元打赏,算得上壕了。

    “小的,谢谢贵人的打赏,能为贵人服务,是小的荣幸。”秦云一副感激涕零状。

    紫衣女修点了点头,带着黄衣少女离开。

    黄衣少女路过秦云时,停了下来,对着秦云说道,“谢谢你帮我挑选的血天使,哪怕是普通血天使,我很喜欢。”

    “当不得贵人谢,能为贵人服务,是小的福分。”秦云听着黄衣少女如黄莺般的声音,头都不敢抬,他们这些凡人为修士服务,一言一行都要格外注意,更不敢打量他们的容貌。

    秦云收起了打赏,亲自把二位女修送出了门外。

    然后前往了员工区,找到了一间挂有管事名字的房间。

    “崔管事,那两位贵人走了。”

    秦云一脸狗腿像,从裤兜里掏出了自己还没揣热的五千元打赏,双手递给了崔管事。“崔管事,这是这次贵人的打赏,小的献给您了。要不是崔管事的照顾,小的就是一打杂,怎能为这些的大人物服务。”

    崔管事也只是个管秦云他们这些小喽喽的小头领,五千元打赏对于他来说,并不会嫌少。

    “你知道为什么我这么看好你吗?就是因为你不像其他人那样,不做好本职工作,整天想着攀附那些贵人,也不想想一个服务小厮,对那些修士来说有屁用。”崔管事一边数钱,一边感叹,居然有五千青元,那两位大人物真是出手大方。

    当初他选人时,也是看秦云长相不俗,才挑选到了服务部。

    而且这小子明显会来事,每月得到的所有小费,居然主动献给了他,崔管事自然明白他肯定没有私藏小费。

    被那位大乔女修士另眼相看后,每月收到的打赏也不菲,不仅没有竖起尾巴,更是如同往常一样献给了他,如此会来事的手下,他当然要关照指点。

    “秦云呀,你很不错,你放心,有机会我肯定要提拔你。”崔管事点点了头,继续说道,“我还是要提醒你一遍,那位大乔女修身份地位不凡,你服务时,一定要注意,要是有什么冒犯到贵人,我也保不住你。”

    秦云点头道,“小的一直牢记您的教诲呢,除了贵人要小的帮忙抽卡外,小的不该听的不听,不该看的不看。”

    “嗯,你可一定要牢牢记住。好了,你下去吧,有什么不懂的就来问我。”

    “好的,小的告退。”

    秦云继续开始自己服务工作,他的工作相当于宾馆服务人员。

    这磐石城虽然大,一个凡人要到一份好工作也并不是那么容易。

    由于秦云每次都要下线一年,所以他并不怎么好找工作,许多工作都是长约。

    要想打探修复气海的方法,自然就要靠近修士人群。

    磐石灵院,秦去也去过,可惜他一个气海被废的凡人,连门都不能进。

    至于结交那些筑基修士,他一个凡人与筑基修士完全是两个阶层,谈何容易。

    在源石坊找工作,就是他的尝试。

    虽然被那位叫大乔的“看中”,秦云确不敢用这等小问题去麻烦她,只能慢慢想办法。

    “小秦呀,有没有兴趣跟我学源术呀?”一位头发花白,确精神抖擞的老头叫住了秦云。

    秦云一看,正是有间源石坊坐馆源天师巫马。

    源天师是很讲究的一群人,有着种种禁忌。

    这源天师类似于现世相师类人员,似乎有查看源灵的独门秘技。

    有的顾客会请源天师帮忙挑选源灵,源天师相源一次至少收十万青元青元的相源费,源灵的好坏,他们还不负责。

    源灵不好,说明你心不诚。

    相出普通源灵,他们不会退还相源费,如果相出极品源灵,也不会接受额外谢礼。

    这巫马是有间源石坊坐馆源天师,据说每年拿着源石坊百万青元座馆费,而且每间源石坊只有一位座馆源天师。

    他每天只相三次源,顾客的三十万青元也完全揣入自己腰包,并不会交给源石坊。三次之后,再也不帮人相源,只是坐在源石坊喝茶。

    在秦云看来,这源天师完全是在骗傻子,但这些沉迷抽卡的修士确深信不疑。

    不过一个愿打,一个挨,他秦云也管不着。

    “天师,您就不要取笑小人了,小的资质驽钝,哪里是学源天师的料,再说小的才加入源石坊不久,也不敢辞职跟你学习相源之术。”秦云婉拒道,这源天师是一群神叨叨的人,他不知底细,怕泄露了自身秘密,再说他每年都要返回现世一次,哪能跟在他身边学习源术。

    是的,这源天师居然是现世古时那种师徒传承,源天师如父一般。要像伺侯自己亲爹一样,服伺老师,就是被源天师责骂打罚,也要生生受着。

    “这个你不必担心,你如果真想学的话,老朽我给源石坊打声招呼就可以了,他们也不会为难你。”巫马双眼打量着秦云,诚恳地说道,“做老朽学徒,老朽再另外给你开一份工资如何,保证不比你现在工资要少?等你以后学成了,像老朽这样随便相一次源,就有十万青元,岂不比你当服务小厮有前途得多?”

    “天师,那次小的帮贵人抽了一个五星源灵,完全是靠贵人福气。现在小的再也抽不到如此星级源灵了,小的也很惋惜,说不一定哪天贵人就不再让我帮忙了。”秦云连忙解释道,他也不知道为何这巫马源天师为何对他另眼相看,非要收他当徒弟。“再说小的年岁也不小了,加上志不在此,小的只能谢过天师美意。”

    “你这小厮要不是走狗屎运,怎么会被师尊相中,居然还不识好意……”此时巫马身后一名十六七岁少年呛声道,他正是巫马学徒,自幼拜到巫马门下。

    巫马天师完全是把当仆人使唤,完全没有教他真正相源秘术的意思。好在巫马天师门下除了他,也没有旁人,他心中还抱有希望。

    在他眼中,秦云只是服务小厮,而且年岁不小,拿什么和他比?

    要不是走狗屎运帮一位贵人抽中了一枚五星级源灵,怎么能入师尊巫马的眼。

    不知为何师尊总想收他当徒弟,看样子还是真传的那种,偏偏他还拒绝。

    这怎么能让他心里平衡,他做梦都想得到巫马的真传,而秦云确被师尊另眼相看,还一副不屑一顾的模样,只想当个服务小厮。

    一位源天师一般也只会教一位真传弟子,如果秦云真被巫马收入门墙,那他想学源术的希望,就要彻底破灭了。

    “俞童,老朽说话,有你插嘴的份吗?”巫马眉眼一斜,他当然明白俞童的小心思,但是他需要在意他的意见吗?

    收入门下之时,早已说清,并不会传授他源术,俞童自己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罢了。

    “师傅,徒儿知错了。”巫马见师傅动怒,连忙跪倒在地,边跪还狠扇自己耳光。“徒儿不该插嘴,更不该轻视师兄。”

    秦云本来就不在意这小年轻的轻视,没有想到巫马随便一呵斥,他就自己跪下来,还向他道歉,秦云连忙挥手道,“当不得如此,小的没有那个福分拜入巫马天师门下,又怎么会是你师兄呢。”

    由于巫马没发话,秦云也不敢扶他起来,只得避开他,他哪敢和天师一样受他跪拜大礼。

    “还不快起来,丢人还没有丢够吗?”巫马呵斥道,源石坊内人来人往,不少人都看向了他们。